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活着

活着

作者: 2016-02-25 17:15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桑南总是看着我妈,傻傻地笑,然后趁我妈不注意,又继续给我夹菜。

以前我经常打趣桑南,像他这种冬天冬泳,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不落坚持晨跑的人,得活到我坟头长草,说不定还能活蹦乱跳呢。

他总是揪着我的耳朵,在我耳旁大吼,“想要白头到老,一起跑步啊,懒虫!”

没错,我就是懒虫,跟桑南结婚三年了,我没有一次早起过。早饭都是他晨跑以后捎回来的。

热腾腾的白豆浆,坚决不放糖;一个煎饼果子两个鸡蛋,不放香菜,我吃得津津有味。

结果我这种能躺着坚决不坐着,能坐着坚决不站着的人,却在桑南的坟头拔草。

“要想白头到老,一起跑步啊。”

三年多了,一千零九十七天,我记不清他跟我说过多少次这样的话,哪怕有一次我答应了他,我都不会活得比他长。

2015年10月5日,我不是被桑南带回来的早饭香醒的,而是楼下大爷的敲门声,从此,我的世界静止了。

桑南在跑步的时候突发心脏病,不到五分钟,抢救无效死亡。

医生告诉我死因的时候,我揪着他的白大褂不放,撕心裂肺地骂他是庸医,兽医。

“你知不知道我老公是拿过马拉松冠军的人,不止一次。他还是市里冬泳协会的副会长,家里还有聘书呢,我拿给你看。”

医生没有嫌弃我在医院里发疯撒泼,他给我了一个拥抱,我很感激他。事后他跟我说,以前他也是受不了这种嘶吼,后来,在他父亲的葬礼上,他感同身受了。

半年过去了,我看到马路上有人晨跑的时候,我恨我自己,我也恨桑南,因为他一句话也没留下,就走了。

哪怕是一句话,我也想听。

我记得火化那天,我在火葬场求着师傅再等一等,我还想再看他一眼。大家都劝着我,说着“节哀顺变,入土为安”那些不痛不痒的安慰的话。我不想听,因为她们不是我,感受不到我的痛。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不喜欢先生与讨厌小姐

  

下一篇:分手癌(上)

  

本文标题:活着

原文链接:http://i.she.vc/2933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