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为什么那么多人离开家乡去往大城市

为什么那么多人离开家乡去往大城市

作者:八佰伴 2016-02-25 13:21 来源:谈客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常会为家乡发生的变化而感到欢喜,但有时总会感觉缺了点什么。

一个大学毕业女孩的故事。

裸辞之后,我回了一趟家。我的家乡是在一个小镇里,这几年,每次回到家乡我都会感觉家乡发生着变化。这或许是跟我一年才回一次家有关吧,对于一点点细微的变化都能感受很深。小镇子上的变化有很多,比如说,街道变宽了,修了很多新楼房了,不准随地摆摊了,车子不能乱停了,开了好几家大超市了,夜市也热闹了。还有,过年时,开小车的人多起来了,常会把这个小镇堵的水泄不通,但以前我印象中的小镇连一辆像样点的车子都见不到。

我常会为家乡发生的变化而感到欢喜,但有时总会感觉缺了点什么。

就在那次回家,我见到了L。L是我的同学,那时我们就在这小镇上上初中,她跟我同班。那时,在我的眼里,L是我们班的班花,她的五官长很标致,话不多也不少,刚好是我心中那种文雅的妹子。

我与L相约在小镇的一家面馆,她要我请她吃面条。这是我欠她的。因为我开了一个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每次都会找她要她拍的照片,然后配上我自己写的文字发出去。那时,她说要报酬,要我请她吃饭。不过那时我们都相隔太远,见不到面。

L在大学学的是艺术专业,她拍了很多不错的照片,在照片里,她的生活是很文艺多彩的。那时,我和她保持着很多互动,她发在朋友圈里的照片,我都会评头论足一番。有时,她去某个地方写生,拍了照片,会微信里发消息给我:喂,小子,最近拍了几张不错的照片,发给你看看,给你养养眼。然后就是一大波图片,把我的流量损耗殆尽。

我和L在面馆里面对面坐着。她要了一份面条,我没有要,我说才和家人吃完饭,吃不下。L吃面条时很文雅,和我在微信中聊天时的那副汉子样完全不同。L问怎么回家了。我说看老板不爽,炒老板鱿鱼了。L听了,差点把吃进口里的面条喷了出来,说,丫的,混不下去就混不下,还说炒老板鱿鱼。

那天,我与L聊了很多。从初中聊到大学,从大学聊到工作,这才发觉我们都在时光里发生着各自的变化。L毕业后,回来小镇,在小镇上当上了初中老师,这是她老爸逼她回来的,说妹子找份安稳的工作过就可以了。但L说,她很不满意,她不想在这样的小镇里待一辈子,她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出逃。L教书的地方就是我们当年读书的地方,当年很多教我们的老师都还在,而L却和当年教我们的老师成为了同事。

L说,她现在的日子就是一滩死水,看不到半点流动的希望,每天上完那几节课就不知道干嘛了。有时,还会被那群学生气死。她说现在的学生非常调皮,根本就不像我们当初那样老实巴交的。只要一下没看着他们,他们就会打起架来,学习也不努力,整天就想着如何偷懒耍滑。我问L教的是什么。她说是美术。她说想起这个就来气,像她这么一个拥有艺术情怀的人,居然待在这种没有艺术情操的地方。我说可以自己去拍照片啊。L说,要是在这里拿着一个单反,在街上拍,肯定会被别人当作怪物来看待,你以为这是在那些大城市啊。

L说,她和她男朋友分手后,她期待在毕业后还可以再谈一场浪漫的恋爱,现在是完全没希望了。现在她接触到人不是上了年纪的人,就是还没成年的人。在街上逛一圈,遇见的不是小屁孩,就是老头子。现在她老爸老妈准备给她安排相亲,相亲的对象根本就不懂什么是浪漫。

以前,初中时,不觉得什么,现在到外面逛了一圈再回来,体会到外面的世界了,就觉得这里什么都不好。有时,想去看一场电影,却找不到一家像样的电影院。有时,好不容易在街上看见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可是不是那种左青龙右白虎的街头小混混就是那种长得歪瓜裂枣的水货。L说,再这样待下去,她迟早也会变成学校旁边那个操着粗犷嗓门、只知道洗尿布、换尿布、说人长短的小卖部阿姨的。她说她宁可在大城市流浪,也不愿意变成这个样子。

那天,我听着L诉说着她在这个我熟悉又陌生的家乡小镇的生活。我看着面馆外面的马路上来来往往的小孩与老人和来来往往的货车,以及货车过后扬起的巨大灰尘。我才意识到小镇真正缺少了什么——就是那么一群年轻人,那么一种年轻的气息。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星期一

  

下一篇:一场假冒伪劣的同居

  

本文标题:为什么那么多人离开家乡去往大城市

原文链接:http://i.she.vc/2931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