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边缘(中)

边缘(中)

作者:刘蓝之 2016-02-25 09:27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原来谁缺了谁都能独自过活,只是这自由却来得这般孤独。

5

高三下学期开学没多久,蓝之把一箱书稿带至一片空地,用偷来的打火机放了一把大火。那日吹东风,风势大,烧得烟尘四起,我们脸颊通红,炙热得像烧焦的土地,颓唐得与世间格格不入。蓝之在那里哭,像是冬至日给至亲之人上坟。

“我觉得此生已将才华耗尽。”

我站在那里,不说话,觉得这么静静地坐着是最好的方式。那时她写了很多稿子,投去杂志社,都鲜有人问津,我无言以对,任何言语此时此刻都显得乏味无力,蓝之读书不比我少,连劝勉都多余。那日有三两白鸽飞过,衔着我们的怀念奔往不知名远方。我与她一同恸哭,起初是小声啜泣,后来逐渐声响变大,直至最终嚎啕,两个人竟这样肆无忌惮。

后来我与她回忆这场景,她说那不过是我臆想的幻觉。我抗议,详尽描述那日热烈的大火,如何肆虐地映照彼此柔软内心,她却是笑,“那又如何,人生本就不过是一场幻觉。”

我便投降,多少人寂静无名,写作一生,到了晚年甚至死后才突然名声鹊起,蓝之才写三四年,加起来字可有百万?我不知梦想放弃可以这样轻易,她又是笑,“林无忧,你没有资格,因为你连梦想都不曾有过。”

我扇她一巴掌,她那夸张廉价的耳环被扯落在地,留下血肉模糊的耳朵,触目惊心,那一刻她极像梵高,眼睛里满是对世界的震惊与绝望,看得我心疼不已。

我把脸别过去,不敢直视。蓝之,你并不知,这些年,你就是我的梦想。你去何方,我总是尾随其后,你做何事,我也只是默默陪伴,但今日你怎么这样伤人。

“刘蓝之,你的本命与我相克,我们不适合做朋友。”

我一把扯下右耳耳钉,掷在地上,好痛,竟比打耳洞痛一万倍,可我强忍着泪水与撕裂的嘴脸,仓皇地笑。终于这一刻,我与她站在同一起点上了。

我开始每日沉浸在教室里读书,连课间操也躲着不下去,逃避一切与蓝之交集的可能。不知是不是初三那年的经验积累,竟也相安无事。原来谁缺了谁都能独自过活,只是这自由却来得这般孤独。

那时起我们正式诀别。据说忘掉一场感情的最好方式是投入另一场,我想我们也概莫能外。于是在这兵荒马乱的高三,我依旧在附近技校交了一个小男友。他很痞气,染黄发,抽硬中华,破洞牛仔裤偏挂上聒噪的狗链子,一无是处。可他喜欢我,表白那天又恰有应景大雨,撑开的花伞下他吻了我,那吻太甜蜜,叫我一下就沉溺。

男友中午会接我与他一同吃饭,除了蓝之。我在这学校的朋友少得可怜,谁让我以前把时间都赠与她。我每日在门口笑吟吟地等他,他一只手就可以搂过我的腰,将围巾系在我的脖子上,揉我的头发。我心里觉得无趣,这段恋情注定无疾而终。

半年之后,终于有一日遇见蓝之,她变化这样大,瘦得像吸了鸦片,剪了短发,干净利落,穿黑色皮衣,蹬牛皮小靴。我早知道蓝之是美女,可脸上BB霜涂得太白太厚,她总是做些欲盖弥彰的糊涂事。

我帮他们介绍,男友脸上露出谄媚笑容,蓝之懒散散地应,我心中大呼不好,虽已猜到了结局,也没想到来得这样早。一周之后的晚自习,果然看见他们在幽深小巷,我的小男友把蓝之抵在墙上,右手抚摸她的胸部,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地挨在一块似要融化。果然胸大的女人做小三都容易。

“蓝之,你竟对我这样恨。”我把她从黑暗里拉回灯光下,映射出她的脸色苍白。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那本叫做青春的书

  

下一篇:神灯里的自由

  

本文标题:边缘(中)

原文链接:http://i.she.vc/2925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