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迟迟不肯冬眠的熊

迟迟不肯冬眠的熊

作者:煎故事的cos 2016-02-25 04:15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白玫,人不如其名。一点没有白玫瑰的纯洁无暇。普普通通的人,普普通通的外貌,如果承载了一个过誉的名字其实也没有多好。

1

白玫将自己裹得紧紧的,一件粉色的羽绒服鼓鼓囊囊。寒风凛冽,白玫戴上毛茸茸的羽绒服的帽子,手一直往袖管里缩,抽了抽冻得发红的鼻子。这该死的冬天。

白玫,人不如其名。一点没有白玫瑰的纯洁无暇。普普通通的人,普普通通的外貌,如果承载了一个过誉的名字其实也没有多好。

就在白玫低着头走的时候,戴景臣悄悄地走近,猛地在白玫的头上爆了一下。“诶,很痛嘞!”“哎呦,很痛嘞!”男生学女生特有的语调尖声尖气地说话。白玫不自觉地嘟起嘴,瞪大眼睛,斜上方45度,以一副冬天的熊在幸福地冬眠却被吵醒的那种表情看着戴景臣。

戴景臣看着女生弹珠一样剔透的眼珠,也许是因为刚刚爆她头的力气太大导致她“泪眼朦胧”,也许是因为风把她的眼睛也吹得冷了,她的一对眸子水灵灵的,浅褐色,单纯得有点像动物。

“你戴美瞳了?”戴景臣凑近问。白玫收回嘟着的嘴,嘴角往右一撇,“没有,姐天生丽质。”戴景臣装作被吓到的样子,仰天长笑三大声后,把自己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掌捂在女生的双眼上。

“啊,你神经病啊你干嘛?!”突然迫近的黑暗和身旁离得如此近的男生的气息,脸上柔嫩的皮肤触到男生手套毛绒绒的触感,有点痒。女生心里有点乱,急忙挣扎着。

戴景臣说:“我的手掌有毛呀,你要是眼睛冷的话,我帮你捂着。”顿了顿,看女生停下挣扎的动作呆立在那,嘴角荡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有点像初春的阳光挂在树梢。戴景臣又清了清嗓子,狠下心抬起捂在女生眼睛上的手,又猛然爆了女生的脑袋一下。“傻瓜玫,你能不能不要每次冬天都缩成这个样子啊,我是担心你缩着缩着明年春天会变矮!”

女生嘴角的笑消失了,开始咬牙切齿。慢慢地睁开眼,适应这世界的亮光,却看到男生迈着大长腿跑开的身影,也只能无可奈何。

语文课上,女生左手撑着脸颊,认真地记着作文的好词好句的笔记。前排原本端正坐着的戴景臣突然回过头来,嬉皮笑脸地说,“白玫,你看李大诗人的这句诗是不是写的刚好就是我们俩?”

“咦,什么时候你也会读诗了呀,我看看是什么诗,是指攻打胡人势不两立的诗吗?”女生一句话截然而止,眼睛盯在男生拿过来的本子的字上。

本子泛着淡淡的薄荷香,有点泛黄的纸上,男生一手清丽俊逸的好字:“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郞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女生看着这行字,感到它有魔力般,一下子将两个人带回到了山村里那段童年时光。本子上的香味也仿佛变成了奶奶家门前那一树槐花的味道。

2

白玫和戴景臣是高中同班同学,还是前后桌。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还是彼此幼时的玩伴。白玫的奶奶家和戴景臣的外婆家隔得很近,两个小孩从不会说话走路的时光再到小学都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不过上了不同的初中就不再联系,直至升入省内这一所教学优良的高中。

小时候,白玫喜欢穿一件白底,上面散落着一些有点手绘感觉的小花的裙子。外婆家的槐树那时候花儿开得真盛啊,缀满白花的槐树散发着素雅的清香,把白玫的裙子都染香了。戴景臣就常隔着槐树外的栅栏叫喊白玫一起去玩耍。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的尼泊尔少年

  

下一篇:《智障少女依轩》

  

本文标题:迟迟不肯冬眠的熊

原文链接:http://i.she.vc/2924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