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雄鱼头

雄鱼头

作者:廖美丽 2016-02-24 18:33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在那个贫穷的年代,鱼不仅代表着维持生计的来源,更是一餐奢侈的美味佳肴。

听母亲说,当年与父亲结婚,算八字的先生曾说过,母亲是劳苦命,父亲是享福种。但父亲却不承认,要说享福,他认为自己享的福气最多的就是吃。外婆和舅舅们在西洞庭湖一直以捕鱼为生,甚至母亲在嫁给父亲之前,从未离开过渔船。

“岳母娘看郎崽子,越看越顺眼。”当年母亲过门之后,外婆总是隔三差五地喊父母回娘家吃鱼。在那个贫穷的年代,鱼不仅代表着维持生计的来源,更是一餐奢侈的美味佳肴。舅舅们从西洞庭湖里捕回来的瓦子、刁子鱼、胖头鱼、鲶子鱼、雄鱼、草鱼等等,除了剔出要拿到集市上卖钱的一部分,剩下的会挑回家,交给外婆。

外婆的院子外,总是挂满了各种干鱼。阳春,有柴火踏得喷香的火焙鱼;炎夏,有晒干的小河虾;晚秋,有风吹干的坨坨鱼;寒冬,则有用木屑熏制的腊鱼。父亲在这充满着鱼腥味的家庭里,美滋滋地尝遍了西洞庭湖里的鱼种。他的身材就像那甑钵,由小到大,成了一个圆滚滚的体型。

说到吃鱼,我曾写过不少的题材,却从未写过朴实平凡的雄鱼。而雄鱼,恰恰是父亲最爱吃的鱼种。母亲是家中剖鱼的高手,任何鱼在她手中,可切块、可切片、可花刀,甚至还能让鱼与骨头完美地分离。我十岁不到,母亲就教会我剖鱼,后来还得到了母亲的真传,学会了杀鸡宰鸭,甚至能独自宰杀一只鳖。

雄鱼头煮百叶丝,是家乡的一道家常菜。大家爱吃它的原因也很简单,一条鱼可以分两次吃,鱼头做火锅,鱼尾可煎炸,下饭吃。

另外,雄鱼皮糙肉粗,用最简单的材料烹饪即可。剖鱼的时候,一定要鱼腹腔内壁上的那层薄薄的黑膜用菜刀刮干净,不然鱼做出来会有股土腥味。老姜切大块,紫苏和大蒜叶备好,母亲煎鱼从来只用茶油,茶油煎鱼香,并且没有那么容易粘锅。

铁锅烧旺,将姜块扔进油锅里沸腾,再将清洗干净的雄鱼头下锅轰炸,至鱼两边煎制金黄色。然后,浇入沸腾的开水,猛火煮鱼。如果是大湖来的鱼,用味精简直是糟蹋了鱼本身的鲜味,只需要喷点白酒和撒些细盐,然后切些朝天椒增味即可。出锅之前,再撒上碎紫苏和大蒜叶。

冬天,一家人围着热气腾腾的饭桌,先用勺挖上一碗鱼汤暖暖身,那白如乳汁的鱼汤,鲜得眉头都要快下来了。它们是如此珍贵啊,还没有受到筷子与口水的玷污。酒精炉子舔着甑钵,鱼肉在无数个沸腾的泡泡中被筷子夹走。只听见长辈们的酒杯在碰撞着,女人们边吐着鱼刺,边唠家常。

雄鱼头的美妙,在于它处处皆好吃。每一根鱼骨上都裹着一层皮,并且没有一点杂质,味道鲜到唯美的境地。特别是鱼脑,更是鱼之精华,牙齿稍有野蛮地啃啮掉鱼骨头,便可欢天喜地地吸吮鱼脑了。鱼虽不聪明,但是它的脑子可以让你变得更聪明,不管效果如何,我宁愿相信这个说法。

煮得浓郁的汤汁,用来下百叶丝,最合适不过了。被焯过的百叶丝只要在汤汁里稍稍煮一下,便可快速捞出来。豆腐干的脆嫩裹着粘稠的汤汁,将鱼汤的精华吸个饱满,吃在嘴里,五味齐全:鲜、香、嫩、滑、辣。小孩子最喜欢抢着捞鱼汤里的百叶丝,然后卷在筷子上吃,或是像嗦米粉似的吃,只听见一群熊小孩发出“滋溜滋溜”的满足声。

但说到吃雄鱼最深刻的事儿,大概只是父亲最有发言权。2010年,居住在美国的小哥哥回长沙了,说是要带姑妈姑父去上海世博会游玩,父亲也被邀请一同前往。临走前,他只是含糊地与母亲打了声招呼,拿了两件衣服就匆匆离去。

这一去便是一周,父亲未曾打过一个电话回来,他不在家,倒是清静了许多。唯独母亲生着闷气,时不时地骂上两句,怪父亲连句平安都不报一声。周六的凌晨,父亲从上海打来了电话,意思是明天会到长沙,叫母亲好生煮一锅米饭,做几个菜。

父亲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风尘仆仆地进了家门。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有饭呷冇?我快饿死了。”

母亲从厨房里端来了一大甄钵的雄鱼头煮白豆腐,又装了一大碗米饭。父亲独自一人就着甄钵里的汤汁菜肴,把电饭煲里的米饭吃得干干净净,然后埋着头,野蛮地吸允着雄鱼头里的鱼脑,吃光了甄钵里的残杂碎肉,心满意足,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起身走进房间呼呼大睡。

后来听母亲说,父亲被小哥哥邀请去上海世博会,主要是照顾姑妈姑父。照片里,只看见臃肿衰老的父亲身上挂满了行李,也不晓得从哪里弄来了一辆轮椅,父亲一会儿推着姑妈,一会儿推着姑父。汗湿的T恤,略有些苍老的脸,看着让人心疼。最是可恶的是,小哥哥嫌长途电话贵,竟不肯让父亲打电话回家保平安。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藜蒿炒腊肉

  

下一篇:被人嫌弃的红薯的一生

  

本文标题:雄鱼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921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