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藜蒿炒腊肉

藜蒿炒腊肉

作者:廖美丽 2016-02-24 18:33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咸香柔软的腊肉,愈发衬托出藜蒿特立独行的香气。吃上一口,唇齿生香,脆嫩爽口。

在西洞庭,藜蒿并非叫藜蒿,而是叫“泥蒿”。原因很简单,因为它生长在湖边的草滩上,或是稻田边的水沟旁。

野生藜蒿的模样并不好看,却很好辨认,与大棚里种植的藜蒿相比,更加矮小粗壮,且乱蓬蓬的缠绕在一起,香气浓郁。

一到立春,母亲总是一人独自回到西洞庭湖,一来看望外婆,二来去菜市场采购各种新鲜的蔬菜鱼肉,其中就少不了藜蒿、蕨、藠头叶和椿。

家乡有句俗语:“一月藜,二月蒿,三月四月做柴烧。”吃藜蒿,也得看时节,立春的时候是可以吃的菜蔬,过了时节就只能当柴烧的杆子了。

对于吃藜蒿,总有点像是在赶时间,藜蒿脱离了泥土和水,会在最快的时间内老去。每天清晨,母亲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塑料袋里的藜蒿倒在盆子里,均匀地喷上水,然后装进袋子里扎紧。

母亲总是将根茎上的嫩叶摘除,然后放在一边,将嫩茎掐成一小段一小段,清水冲洗之后,在撒了少许细盐的清水里浸泡几分钟。

过年吃剩的腊肉,还挂在厨房的抽烟机顶头,是外婆家杀的年猪肉。腊肉这种东西,最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晾晒得越久就越能催生出令人垂涎欲滴的模样。黑白分明,白是腊肉的脂肪部位,黑是腊肉的精华部位。

腊肉稍稍清洗干净,在沸腾的水中翻滚着。然后趁热捞出来,被粗鲁地扔在顶板上,滚刀切成大小均匀的片块。

铁锅烧热之后,不倒茶籽油,母亲而是将额外切出来的肥肉下锅快速翻炒。旺火舔舐着铁锅,逼出了油脂,再倒入剩下的腊肉一起翻炒。最后将洗净的藜蒿合着腊肉爆炒,撒上细盐、味精,再挖上一小勺剁椒,便大功告成。

藜蒿的香气,是独特的,仿佛蕴含了春天万物初始的精气,也洋溢着绿水的清澈。母亲说,野菜多费油,腊肉正好可以滋润。

经过一个冬天的沉淀,藜蒿在春天变得更加肥壮脆嫩,只要轻轻一折即断。不过藜蒿的香气又是极端的,如同野葱、香菜,带着强烈的辛香。喜欢的人爱不释口,不喜欢的人捂鼻逃走,受不了一股子“泥腥味”太冲。吃藜蒿,还得需有些勇气。

满盘皆是草根!咸香柔软的腊肉,愈发衬托出藜蒿特立独行的香气。吃上一口,唇齿生香,脆嫩爽口,且有一股特别的清香味道诱人食欲,令人大快朵颐。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女朋友好不好,打开方式更重要

  

下一篇:雄鱼头

  

本文标题:藜蒿炒腊肉

原文链接:http://i.she.vc/2921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