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浆果传奇

浆果传奇

作者:追风 2016-02-24 12:42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就像童年会逝去,野果也成了我身体里一小块长在味蕾上的乡愁。

兴安山野生奇果,色鲜而味酸,种类繁杂,大小不一;山间俗语接地气,拟物而命名,各予名号,别具气息。刺玫、红豆、灯笼、马林、臭李子、山丁子、软枣子、羊奶子、天天星……每一个词汇都生动感人,粗砺有质感,像兴安岭缓坡之上沉沉的雾霭,接天盖地,混杂着松香和泥土的水汽扑面而来。相比之下,英语里将这类浆果笼统称为berry,实在是极其不负责任。

既是自小生野里,自然锤炼出了刚烈的性格。赤红的菇娘,茄红的山丁子,翠绿的灯笼果,草绿的软枣子、靛青的熊瞎子果,蓝黑的臭李子,以及更多令我词语匮乏的彩色小果子……它们鲜,就鲜到欲滴,酸,就酸到极致,低调现身、小心藏匿,贪多却不易得,纵使人工培育也无法将它驯服,是真正的山野精灵。

我在《诗经》里苦苦寻觅了很久,没能找到关于它们的诗句。于是第一次吞食浆果的时机变得神秘而不可考,更不知是谁“好奇酸倒牙”,率先将野果入口的。尽管浆果种类各异,但一律的籽粒饱满、皮薄多汁,酸涩无比。自身的特点决定了它们的运输半径,又由于产期短、产量少,所以诸多果子皆不外运,是真正的“产地限定”。当地人或发酵酿酒,或熬制成酱,或用大量白糖拌匀直接吃。

吁嗟鸠兮,无食桑葚,哎呀小孩,别贪吃笃实。倒牙的滋味可不好受。昔日一排皓齿,如今早已被天然色素染成蓝黑;往日还能大嚼脆骨,如今只敢浅咬细磨,好似吞食空气。浆果好吃,却无法饕餮,想来倒是自然平衡的智慧。

童年记忆中的每一个金秋,街边总有小贩售卖山间采集的野果。各色果子以玻璃杯为单位,盛进用纸卷成的三角型小筒中。一直好奇那么小的野果是怎么一枚枚采摘的,却并不急着问,我以为野果会每年如约而知,信守我和季节最美的约。可是就像童年会逝去,野果也成了我身体里一小块长在味蕾上的乡愁。

如今旅游大热,传奇的野果作为山野特色,自然被炒得玄之又玄。更玄的是它一边产量锐减,一边却大量蜂拥上超市的货架。饮料厂收购,兑以白糖水,有了所谓的各色果汁和饮料,却失了酸涩的口感和新鲜的滋味。后来我还曾在香港的街市中发现了进口的软枣子,无奈徒有其形,终究寻不到记忆中的味道。美好的事物总让人驻足,浆果传奇一生,如今行踪难觅,却仍有传说在品咂间流传……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年兽

  

下一篇:爱你,低至尘埃

  

本文标题:浆果传奇

原文链接:http://i.she.vc/2917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