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山湖往事》5更:雁栖湖军营

《山湖往事》5更:雁栖湖军营

作者:看风景的蜗牛君 2016-02-24 01:51 来源:看风景的蜗牛君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楔子许多年后回首这个故事,我隐约觉察到,自己走过每一步的背后,似乎都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推着我前行,或许它的名字就叫做“命运”。不过即便时空
楔子

许多年后回首这个故事,我隐约觉察到,自己走过每一步的背后,似乎都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推着我前行,或许它的名字就叫做“命运”。不过即便时空倒流,我还是会选择同样的道路。毕竟,我是个好奇心很强的人。

一、野长城

北京最北面的区叫怀柔区,怀柔最北面的镇子叫怀北镇,镇子的北面有个村子叫怀北庄。村庄里有个小火车站,村民要去北京城,可以搭乘火车,“况且况且”两个小时就到北京北站了。不搭乘火车也行,先搭黑面的到汽车站,再坐公共汽车进城直接到东直门,时间也差不多。

刚下校车,把行李扔在学校门口的时候,我的心都凉了半截。毕竟我从家乘高铁到北京,六七百公里也才花了两个多小时,这学校到底建到什么鬼地方来了呀。

等到过了几天雾霾散去,奇迹般地蓝了天,我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从宿舍一出来,我赫然望到前方的山上那几条蜿蜒的脉络,竟然是清晰可辨的长城。

我从来没登过长城,甚至见都是第一次。这可把我激动坏了,立刻就想要出校门而去。在门口遇到了巡逻的门卫,干脆利索地把我赶了回来。现在校区还没有完全建好,外面施工车辆很多,为了保障安全,我们出入都得要请假条才行。

果然,第一次班会上,班主任就传达了学校指示,不仅严禁私自出校,更是严肃地告诉我们绝不能去爬北面山上的野长城。所谓的“野长城”,就是指这些荒山上没人维护修缮的长城。不仅没有路上去,而且因为年久失修,不少地方地基都塌陷了,非常危险。

单是“长城”二字已经够吸引人的了,还是“野长城”,真是更刺激了。我们一群人嘴上答应的好好的,心里却早已乐开了花,班会一结束就三五结队开始筹划什么时候去“探险”。

其实在我们眼里,老师的担心大可不必。都已经是研究生了,不会那么鲁莽的。而且怎么瞧这几座小山头都很矮,又不会迷路,能有什么危险呢?顶多摔一跤擦破点皮罢了。

于是周末一到,我们一行八人就悄悄地溜了出去。当然了,八个人队伍已经很庞大了,走正门肯定不行。我们早就侦查好了,校园最北面正好有一段围墙根本没合拢,施工的工人们一直在进进出出,他们也对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出了校门,叽叽喳喳说说笑笑,走了半个多小时却还没到。俗话说“望山跑死马”,看不出来这山还挺远的。后来无意中走进了当地人的山楂林,被当成偷果子的,看门的狼狗眼看就要放出来了。解释了半天,人家才相信我们不是城里来偷果子的,是旁边学校的学生。

看林子的老汉姓穆,看我们不是坏人,于是给每人摘了一把山楂尝鲜。他说这些年,城里有些人心眼都学坏了,周末开了车从市区来,趁人不注意到处转悠,秋天摘山楂掰玉米,夏天撕麦穗扯樱桃,被人撞见了就说来采摘园玩迷了路,气人得很。

送我们出去的路上,听说我们要去野长城,老穆连连摆手:“别去别去,没啥意思还怕出事儿。”

我们不禁笑了,问能出啥事儿?

老穆说,出事儿倒也不频繁,主要是事儿发生在他身边了。隔壁果园住着两口子,姓张。十几年前他们有个儿子与我们差不多大,跑到山上野长城去玩,晚上一直没回来,不知怎么的了人就没了。后来全村人疯了似的一起去找,派出所也请调了不少民警一起来找,连续搜山两天两夜,几座小山都翻遍了,也没看到人影。结果第三天早晨,孩子自己回来了,问他去哪儿了,他也想不起来,身上除了一些擦伤,也没什么别的伤痕。去医院全面检查了一下,只是说有些脑震荡,没什么大碍。

我们几个人听了,相视一笑。我说:“这孩子后来肯定是跑到别的地方去玩了两天两夜,没敢告诉爸妈罢了。毕竟惊动了这么多人找他,说出实情少不了挨顿揍。”

老穆听了我的话,连连摆手,“要是真这样就好了。张家这孩子本来特别活泼,隔着老远就喊我大爷,朝我问好。可是自从回来之后,整个人就变了,不爱说话,不爱出门,甚至连饭都不爱吃了。”

我皱了皱眉头:“是不是到别处玩受了什么刺激啊?和女朋友分手了什么的?二十几岁的年纪特别容易这样,失个恋就跟丢了魂儿似的。”

“看来你很懂啊!”大条听了就看着我乐。

大条是和我一起出来的同学。之所以叫他大条,是因为他长得高大,心思也特备粗,所以我们给他取了个外号就叫“大条”。

我提起脚就要踹,他跳起来就要躲,我俩都笑着打闹起来。

老穆看着我们,摇了摇头说:“那还能一直闷不做声啊?以前他也和你们一样爱玩闹,可是这十几年了,我就没见他走快过,一直是慢吞吞的低头走路,常年坐在果园里发呆。哎,可怜啊!”

我们离开了老穆的果园,半个小时后终于到了山脚下。说是没人的荒山,其实还是有几条上山的小路,应该是早年被摘野果的人一步一步踩出来的。但是这些路全都被人堵死了,每个口子都有一个带着红袖章的大妈,见到我们就赶。

看来是没办法了,已经到了午餐时间,我们没吃早餐,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都饿坏了。临近找了一家餐馆,就坐下来吃午餐。

餐馆不大,其实就是那种典型的北方民居,把南屋和西屋改成了就餐的地方,北屋正房依旧居住。老板姓李,人很热情,一直给我们推荐怀柔特产的虹鳟鱼。

客人不多,老板就坐下来陪我们聊天。他说这个馆子主要是供假期来采摘园玩的城里人吃饭的,每年草莓樱桃熟了的时候人都多得很,秋季相对少一些。听说我们要去野长城却被赶了回来,老板哈哈大笑起来。

“就是为了防你们的!你们学校的领导特意来村里嘱咐的,不能让孩子上山,怕出事儿。你们都是栋梁,摔断胳膊腿的就麻烦了。村里这才组织了一批大妈去守着,否则谁愿意没事儿在那堵着呀。”李老板告诉我们说。

“看来今天这趟是白跑了。”我们垂头丧气地说。

不一会儿菜就上桌了,我们狼吞虎咽地吃光了,虹鳟鱼味道真是不错,价钱也不贵。结账的时候,李老板说:“你们要是想去玩,我倒是有办法。”

我们本来都已经决定打道回府了,一听这话顿时又来了兴致,急忙问什么办法。

李老板也不回答,反而先问我们:“觉得今儿中午吃的怎么样?”

凌玲立刻说:“饭菜都好,要是下午去玩,待会儿晚饭肯定还在这吃呢!”凌玲是我们中最聪明的姑娘,我们几个一听也明白了,连忙附和。

大条顿时就急了,说:“不是说好了晚上回宿舍煮火锅吗?底料都买好了啊!”

“改天再煮嘛!”我们连忙踢了大条一脚。

李老板看着凌玲说:“那些大妈大婶都是我们本村人,总能给我个面子。待会我带你们去,就说你是我表妹,这些都是你从市区带来的同学。别提是旁边这个学校的不就行了嘛!”

我们一听,此计可行。于是结完账,立刻跟着李老板朝山脚下走去。

李老板和一个大妈软磨硬泡了两分钟,大妈终于同意了,我们立刻往里走。李老板嘱咐我们说:“走几步看看就行了,塌了的地方就别过去了,注意安全。”我们急忙答应了下来。

野长城果然是年久失修了,不少地方都塌陷了,形成一个一个的深坑。甚至有些地方整段都塌了下去,只能慢慢地在其间攀爬。幸好山不算高,所以即便完全塌了的地方也不难爬。

走到了第三个城楼,我们几个人都累的气喘吁吁,只好坐下来休息。凌玲走了出去,到旁边垛口上拍照,我也跟了出去,沿途看看风景。

“你说这些长城真的没人修过吗?”凌玲抬起头问我。

“肯定的呀,有人修过的话,那还能这么多塌掉的地方。”我笑着回答。

“可是你没注意到,沿途不少地方砖墙缝隙里有水泥吗?”凌玲再次问我。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又看了看身边的这些砖,点点头说:“好像是水泥……不过也有可能长得像水泥而已,毕竟我们不是读建筑学的,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材料哪能分得清呢。”

凌玲不置可否地朝我笑笑,说:“替我拍张照吧!”然后她就爬到了垛口上。

我慌忙想拉她下来,却没来得及。她看到我着急,笑着说:“这么宽的墙,你还怕我掉下去不成?”

我看了看砖墙,是挺宽的。于是放了心,自己也爬上了一个垛口,给她拍照。

她摆了很多精灵古怪的姿势让我拍,拍完照片,我把手机递给她看。她从墙上凑到我身边来,发现屏幕被阳光照亮很难看的请,于是我俩转了个身,背对着太阳翻看照片。有些表情和动作特别有趣,我俩笑得前仰后合,前仰后合,前仰后合……

然后,我们甚至都忘了背后除了太阳,还是山崖。一个不小心,凌玲的身体翻了下去,我一瞬间抓住她的胳膊,希望把她拉住,结果重心不稳,也跟着翻了下去。

(《山湖往事》 是个新的科幻故事,现在只是有个大体的故事轮廓,估计要写很久。而且以我对自己的了解,不排除断更的可能。如果断了千万别骂我,骂我也别让我知道。故事中涉及的地点和情节纯属开脑洞,千万别当真……)

二、医院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医院的病床上。想要挣扎着坐起身,却发现自己头痛欲裂,勉强抬起头睁开眼睛看了看,发现自己的胳膊腿上既没打石膏也没扎绷带。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努力地回想这一切,头却愈发疼得厉害。刚准备再次沉沉昏睡过去,猛地听到了妈妈的呼喊。努力歪了歪头,再次睁开眼睛,发现爸爸妈妈真的到了我身边。她按了一下床头的呼唤铃,不一会儿医生和护士走了进来,开始问我一些简单的问题。我很不耐烦地告诉他们虽然自己头很疼,但智商还正常,树上骑个猴其实是一个猴,于谦的三大爱好是抽烟喝酒烫头。妈妈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露出了笑容。

“好好回答医生的问题,别扯这些有的没的。”她说了我一句,但语气里全无责备。

“应该没事了,再休息几天就可以了。头部没有损伤,急救时腿上的止血措施虽然简单,但做得很好,这小子很走运呢。”医生笑着对妈妈说。

医生又叮嘱了妈妈几句,就出去了。我昏昏沉沉又不知睡了多久,醒来后感觉头疼缓解多了。

吃过午餐,我坐起来和爸爸妈妈聊天。他们问我怎么摔下去的,我只好一五一十地回答。妈妈听到我在学校不听老师的话,感觉很生气。刚要训斥我,被爸爸拦住了。我知道呵斥总是免不了的,只是早晚的问题,他们也是为我好。聊了一会儿,爸爸出门去给我买点爱吃的水果,妈妈去医生办公室问什么时候能出院,剩我一个人百无聊赖,只好取出kindle看小说。

正看着呢,病房门开了,凌玲也穿着病号服走了进来。她打了声招呼,就坐到我旁边空着的病床上,拿眼睛扫了扫我,噗嗤一声笑了:“听医生说摔下来的时候我把你当肉垫了,所以你伤的比我重呢。怎么样?有没有残疾啊?”

“胳膊断了腿折了,你看着办吧。”

“我去淘宝给你订了个拖板车,将来去天桥要饭什么的比较方便。看你这体型,小号的车就行了吧?”她继续说。

“将来你好好练习手机贴膜的手艺,我去要饭的时候旁边还能有个熟人聊天。”到这时候她都不忘记嘲笑我个子矮,真是太贱了。

我突然想起了一些事,于是认真地问她:“我睡着的时候好像在做梦,梦到一个长长的幽深的走廊,一个女医生推着我往前走,走廊的灯还一闪一闪的……你有没有印象?”

“你脑子摔坏了吧?你都说自己做了个梦,还问我有没有印象。”

“不是,我是说感觉像是做了个梦,但又不像是个梦,很真实。我大多数时候做完梦,都只能记得模糊的情节和场景,但是梦里人长什么样子却一点都想不起来。但是这个梦——或许不是个梦——里面的女医生,我闭上眼睛竟然可以回忆出大概的轮廓……”我边思索边说着。

“是不是个大美女啊?”她伸手从我的床头塑料袋里取出了个橘子,开始剥着吃。

“不是,就是一个很平常的中年妇女长相,四十多岁的样子,穿着白大褂……”我努力回忆着。

“看不出来,你口味挺偏啊!”凌玲打断了我的思绪,突然乐了起来。

“你呀,思想龌龊!”我只好瞪了她一眼,不再说话。

正说着话,病房门开了,几个同学走了进来,竟然是一起去野长城的那群人。

大条看我坐着没什么事了,特别开心:“我给你说啊,本来咱们要挨处分了,后来院长听说你伤的还挺重昏迷着,就把处分免了,让咱们每人在班里做个检讨算了。幸亏你这昏迷了你说是不是?”

众人踢了大条一脚,他也觉察到有些不对,于是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这伤没白受啊……”

“我懂我懂。”我连忙打断他的话,否则大条这家伙指不定就把我说到火葬场八宝山去了呢。

“对了,我腿上的止血是你们谁做的呀?刚才医生还在夸呢。”我岔开了话题。

一群人相互看看,纷纷摇头。“估计是医生吧,我们都是工科生,哪会这个。”大条说。

“那给我俩讲讲是怎么把我们救上来的吧。”凌玲说。

大家七嘴八舌地开始讲起那天发生的事。他们在城楼里休息,似乎突然听到我和凌玲的一声叫喊,于是跑出来找,却没有找到我们的踪迹。他们趴在垛口上往下看,紧挨着的小山崖一侧树枝有折断的痕迹,但是看不见下面的情景。他们就开始想办法下去,却始终没有主意。一时慌了神,只好打电话给班主任,班主任又联系了院长,最后向警方求援,这才来了警察从山脚下另外的路一点一点进去,把我俩救出来,前前后后花了五个多小时。

“你是说五个多小时,才把我们救出来?”我听了不禁紧锁眉头。

“对啊,快要把我们急死了。”

“可是医生说,幸亏我刚受伤时候有人给我的腿做了紧急止血,否则失血过多人早就死了,不死腿也废了。”我问道。

“这不可能,你俩三点多掉下去的,救上来的时候肯定八点以后了。”大条这一点倒是记得非常清楚。

“估计是我妈吓唬我的吧。她也只是转述医生的话,故意吓我也是有可能的,让我长记性呢。”我觉得自己太神经过敏了,于是也抛开乱七八糟的想法,笑着对大家说。

“你俩怎么就这么巧,都摔晕了呢?感觉想要晕过去还是很难的呀!”大条问。

“你从上面摔下来试试!”我扯了一块橘子皮朝他扔了过去。

“其实我刚摔下来并没有昏过去,只是觉得全身疼得很,动不了。但过了不知多久,突然感觉听到了‘嗡’的一声,我就晕过去了。”凌玲说。

“我好像也听到了‘嗡’的一声,然后就晕过去了。”我也若有所思地说。

“对对对,你不仅听到‘嗡’的一声,你还梦到寂静岭和女医生了呢!”凌玲向大家开玩笑地讲述了我做的那个梦,大家也哄笑着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构想我和女医生的故事剧情。

三天之后,医生经过检查认为我没什么问题了,于是办理了出院手续。爸爸妈妈也反复叮嘱我好好读书不要闯祸之后,回了老家。

回到学校,我们一行八人在班会上作了检讨。然后我和凌玲抽了个周末诚恳感谢了老师和民警,同时接受了一番新的教育。种种琐事不再详述,繁忙的学习生活慢慢进入正轨。

三、张家人

研究生的第一个学期,我选修了一门社会调查课。这门课很有趣,因为我们将会分组进行一次真正的调查。我们班选修了这门课的,除了我还有大条和凌玲。于是在分组的时候,我们自然待在了一起。

我们组抽中的调查题目是“怀北镇采摘园收入情况调查”,简单地说就是到学校周围的各个果园去走访一下,与老乡们聊聊天,了解一下大家的收入水平。在老师和村委会的帮助下,我们拿到了十户村民的简单信息,开始展开调查。

从十二月份开始,我们陆陆续续花了几周的时间走访了九户村民。有的热情好客,有的冷淡而客气,但都顺利完成了调研。刚过元旦,我们就前往最后一户人家。这家人姓张,打听了多次找到他们的果园,这才赫然发现,竟然是上次偶遇的老穆提到过的张家。

我们三个走进果园,正遇到张大爷。因为之前电话联系过,所以很顺利地解释清楚了我们的来意。老张把我们领进果园深处,我们看到有一幢房子,面积不小,除了正房居住,其他房间也改成了吃饭的地方,看来是用来招待客人的。

老张和我们坐在正房的客厅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他不是很擅长聊天,作为一个长辈,在我们几个学生面前反而显得很拘谨。尤其是最后与我们一起拍合照的时候,他在椅子上腰背挺得很直,很认真的样子。

调研访谈完成,我们起身准备离开。张大爷一再挽留我们一起吃午饭。这种情况我们之前也遇到过,特别热情的人家留我们吃饭,老师特意强调,不能留。刚要告辞,突然两个人提着大包小包走了进来,老张连忙去接。介绍之后我们才知道,原来这是老张的老婆和孩子张怀京去超市买东西回来了。我想了想,不再推辞,答应留了下来。大条还在倔强地推辞着,被凌玲狠狠地瞪了一眼之后,便不再说话。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高校男子记事薄(2.19更新)

  

下一篇:流星流星等等我

  

本文标题:《山湖往事》5更:雁栖湖军营

原文链接:http://i.she.vc/2916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