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终章(第十五更)

终章(第十五更)

作者:维尼吴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2016-02-24 01:49 来源:维尼吴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Chapter1序曲  现在我也依然记得  那天目睹过的雪白  第一次触碰到你嘴唇的暖度也不曾忘记  “这场雪会停么?”  “
Chapter1 序曲

  现在我也依然记得

  那天目睹过的雪白

  第一次触碰到你嘴唇的暖度也不曾忘记

  “这场雪会停么?”

  “不好说。这才刚开始下呢。”

  “不好说?”

  “天气预报刚说了得下一段时间呢。等春天?得熬过去再说。”

  老玉这么说的时候,正站在雕花的窗前看着外面。远处的天空持续着阴霾,灰黑色的云遮住了月光,在天空上方停止了滚动,如同浪潮久久汹涌着,却还是搁浅在陆地的尾端。看起来天空很低很低,云层覆盖着这座城市,世界在铺天盖地的雪花中静默着,呼吸着。云层的徐徐翻涌中偶尔可以窥见一轮残月,当它出现头顶的时候,夜色已经悄然接近,外面泡桐树街路上的路灯跳闪了几下纷纷亮了起来。云层很快盖过了月色,一直不曾停止的,是雪。

  白色的雪。无声无息淹没世界。

  我微微一叹,低头不经意间看到和风檀木桌上的小花瓶,上面插着一枝我不曾见过的花。形状小巧别致,令人耳目一新,色泽更是柔和鲜明,像是三月晖光,见着便觉心中渐暖。

  “天堂鸟,没见过?”穿着独特制服的老玉顺着我的眼神看去,轻笑着,“看上去强韧锋利,内里也如外表那样意料中地很好养。只要室温保持在五度左右,即使是冬季,这么一株也可以养到五十天之久。”

  老玉收起视线,看着我面前早已空掉的杯子,里面残留的咖啡味道在风流庵的空气中散开来:“一蹴,还要续杯么。”

  “嗯。”

  “那么稍等一下吧。”

  老玉朝我笑笑,熟练地端走杯子,往厨房走去。

  脚步声远去后周遭渐渐沉默,空气里充满了空调运作时发出的低低鸣响。冬天的风流庵暖风一直开得很足,我刚喝下一杯热饮,这个时候热劲上来了,将我的额头逼出一层薄薄的汗珠。我只好取下围巾,顺手搭在进门时脱下的外套上。

外套吊在墙上的衣架上,和围巾一起安静地待着。黑色的外套和白色的围巾对比鲜明。看得我有点发愣。

  “一蹴,需要再点些什么吗?”身边一个柔柔的女声。

  “不需要了。我最近肠胃不太好。另外——谢谢,小菲。”我反应过来,对这个女招待笑笑。她也回应我一个近乎安慰的微笑,笑起来脸上两个小酒窝显得特别可爱。

  “一蹴真是太客气了,最近这个寡言的你让人觉得有点不适应。其实……作为朋友大家都很担心你呢。有什么烦心事请一定说出来。”

  我轻轻摇头,挤出笑容:“哪有你们想得那么复杂,我只是冬天到了懒得说话而已。你去忙你的吧。我没事。”

  我再看看窗外,从天而降的积雪,心安理得地铺在马路上,掩盖了这个冬季所有的思念和纠结。

  只是在期待不久的春天——所有的结果,都能与积雪的融化一同降临。

  我收回视线,站起身来穿好外套就走。

  我退出餐厅带上门的瞬间听见了店长老玉讶异的声音“咦,一蹴呢?”,小菲连忙解释我刚出了店门。我心下略有些愧疚,只好探出半个身子隔着厚厚的玻璃向他们挥挥手,表示我先走了且实在抱歉,然后看见老玉手持一杯斟满的新饮,热气四溢,他看到我的表情只好耸耸肩,有点无奈又有点释怀地摇摇头。

  其实我也有点儿赶时间。出了门,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

  五点二十五。

  “得快点啊。”我戴上了帽子,呼出一口白色水汽,拔腿便往下一处地方赶去。

  我抬头再看看这漫天雪花,一脚陷进松软的积雪里。

  路上稀稀拉拉散着几个行人,全部都一副恨不得缩进衣服里永远不出来的样子,裹紧了衣领和围巾。寒风扬起雪花点缀,在厚厚的羽绒服上迅速结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冰渣。人们迅速地消失在楼栋里、店铺中。也有不少衣冠楚楚的上班族在这个时候窝在自己车里,惬意地慢慢往回走着,一层窗分离开来的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温暖轻松嘲笑着寒冷刺骨,而飘雪寒夜却在对峙着明净愉悦。我出神地想着,一路小跑着加快了步伐。宽阔的道路上赶路的所有人都以奇怪的目光看着这个急匆匆往大雪深处撞的小子,估计是不理解为什么这样的人会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冒着危险出门,还跑得那么急促放肆。

  路过宽窄巷子,我在空荡荡马路旁稍微停顿了一会儿。放眼望去,依稀可见远处的人民公园。我还记得我最初来成都的时候,最喜欢在风和日丽的下午往这一带溜达,有事和几个搞街头表演的音乐人一起,提着小提琴在这里即兴表演一曲,赚几个赞许的目光和口哨。而现在那些路灯光色阴冷,风一吹,身上的热量一瞬就蒸发掉了。积雪掩盖了一切,人群,热闹,车水马龙,以及本该属于此处的记忆和痕迹。

  对面就是地铁站,站台入口处耸立起了大将军的巨大充气人偶。立在寒风中裹满了一身的雪花,但依然可以比较清晰地分辨得出他夸张的发髻和熟悉的拔刀姿态。底座音响放起欢快的歌,提醒着我又是快要到新年的节奏。我下意识地捏紧了箱子的提手,跟着调子嘴角哼出声来。

  大将军还英姿威武,地铁站寥寥数人。

  跨年夜的音乐会,算起来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我购票刷卡,一路少见的排队情况消失,很顺利地进了站台。

  下一班大概在五分钟之后进站。我脑子里各种念头转来转去,空荡荡的站台,孤零零的铁轨,对面广告牌上的新书已经卖断货,白色灯光洒落一地,光滑的地板上依稀映出我一张疲惫的脸。

  “嗤——”减速的声音响起,由远及近。

  地铁轰隆隆地作响、摇晃。

  现在我坐在空荡荡的长椅上,掏出烟盒却发现地铁里面不允许抽烟,只好伸长了脖子在左左右右的车厢张望,隔了很远才有稀疏的人影。离我最近的女生坐在斜对面,只能依稀看个大概,二十岁不到的样子,双马尾娇俏可爱,正同样无聊地玩着手机,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上翘。

  绯音以前笑起来的时候,涂了唇膏的嘴角也这样上翘。

  我长出一口气,掏出手机,解锁。在这个寒冷而又寂寞的冬季里等待可真是一件要命的事情,可要到十多分钟以后我才能到终点站。这个点得找点事情做……除了怀念风流庵的咖啡滋味,还可以掏出很久不曾响起声音的手机。

  麻利地在通讯薄里找到了那个号码,在短信框里晃荡了一圈,终于挤出了几个字:“今天天气很烂啊,雪下好大。”

  看了半晌才觉得不大对劲,这不是废话吗。

  挠挠头,重写了一条:“在吗?”

  想了想还是很奇怪,又不是在用聊天工具。

  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绞尽脑汁又抠出几个字来:“你在干什么呢?”

  这口吻还是没抓住重点,然后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好久,还是缓缓按下了删除键将文字一个个消掉。

  有点小沮丧,想了半天居然连一个合格的短信都编不出来。我有点累了,无奈地退出编辑。最后我还是没有将手机揣进裤兜里,只是靠在长椅上望着窄窄的屏幕发起呆来。

  不知过了多久,又下意识点开信箱,我中午收到的那条短信内容是:

  “刚刚结束。谢谢你的提醒,路上我会注意安全的。回见。发件人:绯音”

  绯音。我默念着这个名字,轻轻叹息。

  对面的电视屏幕忽然切换了画面,无数的广告后忽然冒出一段磅礴大气的音乐,不久后转为一段钢琴独奏。我抬头,换面很快切换成了一个弹钢琴的女孩子,披散着瀑布般的长发着一身精致优雅的晚礼服,漂亮的脸蛋上永远挂着几分淡漠的笑。黑白键在她手中像是魔术一般不断变化着,在柔和及刚强的风格之间,把握得游刃有余,琴键中溢出的音符构筑成了旋律,在之前一众演奏者和管弦乐器的衬托之下显得尤其引人注目。

  “拉赫曼尼诺夫。钢琴协奏曲第2号,C小调 Op.18 第1乐章。”我看着那个女孩子的脸有点怔住,嘴里却下意识念出了曲目。

  “CUBIC交响乐团,今年跨年音乐会的冠军热门……成都最年轻也是最棒的管弦乐团……留学英国皇家音乐学院,作为新人曾在举世闻名的英国利兹国际钢琴比赛中进入十强名单,被音乐界誉为未来之星的绯音女士……作为团长……奉献国内首场演奏……”

  “CUBIC有什么了不起……最有实力的可是传奇乐团BRAVO,谁知道这个新冒出来的乐团是什么名堂。”我还没来得及针对这条傲气十足的广告说点什么,斜对面的那个女生就自言自语抢先发表意见。

  “唔?居然是BRAVO的粉丝?”我略微讶异。

  没想到那个女生的听力好到出奇,我的喃喃一字不漏地被她听了去:“你也是?”

  “啊?”

  声音甜美糯软,听着极为受用——但怎么就那么熟悉呢?

  而我正打算好好看看对方的脸的时候,她却率先发难了——

  “啊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

  惊慌中抬起头,两道目光碰个正着。我见着一张很青春飞扬的脸蛋。

  一张和声音极其相符的脸蛋儿映入眼中,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的。和绯音的眼睛不一样,没有那种丹凤眼似的狭长,圆圆亮亮的,搭配着她那有些婴儿肥的脸蛋,活像二次元中的萌化女主角穿越到了三次元。

  “是你?”

  “是你!”

  一对灵动狡黠的眼对上一对愕然失措的眼。

  尚可可稍微愣了愣,立刻转惊为喜,脸上笑容却如三月春花盛开:“原来是姜学长!怪不得我之前看你背影觉得有点眼熟呢!”

  “我说是谁声音怎么那么熟悉……是你啊。”我按住额头,有点失笑。

  “为什么不是我?不过怎么又是你啊?”尚可可瞪圆了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噢!”

  “什么叫又是?好像我经常碰见你似的。还有小小年纪不要乱用奇怪的句子好吗。”我说:“你怎么在这里?别老扯着我。”

  尚可可正扯着我的衣袖跳啊跳的,长长的头发和可爱的双马尾一起一落。我注意到她厚厚的羽绒服之下露出一点白色毛衣,下身一件棕色短裙从衣服长长的下端直抵膝盖。脖子上一件红似火焰的围巾随着她的蹦跳而起落。她说:“我要去排练啊。”

  “这么冷的天这么大的雪,连课都不用上了你还要排练什么啊。没劲。”

  她依然扯着我的衣袖:“那你又是在干嘛。都说了这么恶劣的天气了。”

  “我?我也排练啊。”

  “胡说,你今天请假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她一副“早看穿你啦”的神情。

  我说:“你怎么知道?”

  “大名鼎鼎的‘魔术VIOLIN’先生,你就算手上开了一条小口或者眼角有点血丝那帮女生都会议论纷纷八卦不已,何况是请假这种‘大事’。我想不知道都很困难啊。”她摊手。

  “哪有那么夸张。”

  尚可可眼睛眯起来:“夸张?只有更夸张没有最夸张。作为BRAVO的首席,姜学长别低估自己的能量。你的粉丝可是号称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两圈的哟。”

  “呸。我又不是香飘飘。”

  她扑哧一声笑出来。

  “倒是你,也不知道这时候还那么执着去排练为了什么。你看看,小皮靴挺漂亮的,一沾上雪立刻就扣分了。”

  她倒是毫不在意地笑,继续扯住我的衣袖:“喂,本美女就算扣分也还是美女。再说你请假了还跑出来这不也是顶着风冒着雪么。”

  “我有事啊。”我看着她喜气洋洋的样子忍不住打击她:“别只许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我出来喝咖啡不成么。”

  “是是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咖啡狂魔。”她白我一眼。

  “嘁,”我看着她,“你管我?”

  尚可可张了张嘴刚要说点什么,忽然地铁震动了一下,灯黑了一瞬重又亮了起来,直直对上她略微讶异的眼,我堪堪回过神来。

  “靠。”

  抓了抓头,我也没再理会对面有点发愣的尚可可,掏出手机直接写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我现在要去你们学校办点事,要不要顺便给你带点什么?” 地铁播音紧接着响起来:“各位乘客,各位乘客,由于下雪天气导致部分线路出现故障,本次地铁将在成渝立交站停止运行,请您携带好随身物品,准备下车。”

  地铁随着话语立即开始减速,我脑袋里猛然一个空白,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她的排练还差半个钟头就要开始,这下子赶不上了。车一停,我立刻猫着腰往外冲,成渝立交高架桥上没有一辆车,整个站台外空荡荡地看不见什么人影,好像这个世界随着这一场雪陷入了沉睡。

  我悍然短跑健将,来不及多想积雪和沉睡的魔法,提着箱子飞也似地冲,雪地上留下一串又一串深浅不一的脚印,雪花之间挤压摩擦的声音咯吱咯吱。

  “呼呼……”冷气挤压出肺里面的所有暖意,白色的水汽从嘴巴里冒出来哼哧哼哧。我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在喊我名字。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反相亲大作战(2.23更新)

  

下一篇:高校男子记事薄(2.19更新)

  

本文标题:终章(第十五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916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