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二胡老于

二胡老于

作者:少女阿C 2016-02-23 21:48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你水平若真是到家,琴是不会亏待你的。从来啊,只有人对不起琴,没有琴对不起人。

桦县的大雪在那一天下得很厚,雪底下埋着的都是随时让人滑倒的冰,连成一片。我和莉姐两个人抬着电视台的摄像机和话筒,从头发丝紧张到脚趾尖,生怕把这好几万的家伙什儿砸喽。

这份实习工作是父母托人找的,在县城电视台帮忙跑跑腿,说出来也不是什么太光彩的活计。本科念了快一半了,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做,日子就从看美剧和刷网页的指尖流过。

有时候看着莉姐,恍惚就看到了几年之后的我,新闻专业毕业,找份工资微薄还算稳定的小电视台工作,嫁人,养膘,永远没有播音员那样好看的上镜脸,还要灰头土脸地扛机器做民工。别人问起来,做什么工作的。答曰,官方喉舌。

对于这片土地的感情很复杂,我热爱它也痛恨它。我热爱她总是在人生走入坑洼时告诉我哪里是归宿,痛恨它消磨我本可无限远大的理想;热爱我在这里遇到的会在记忆里永不消失的个体,痛恨那些个体并没能在我的生命中停驻。

当目光从紧张的脚尖收回,已经进了龙泉饭店的大门。龙泉是这里最大的饭店,有钱人家的结婚宴席和大单位的年会都是在这儿办的。莉姐接到的任务是采访退休老干部文艺汇演,会场里除了我和莉姐都是年过半百的长者。

跟着莉姐拍摄那么多次,也摸索到了一定的套路了。出采访到了目的地先找负责人,所谓“擒贼先擒王”,找到负责人,拿到流程文件,回头写新闻稿的时候就会方便许多。按道理我都会紧跟着莉姐的脚步凑过去学习打交道的技巧,但这一次我无论如何都迈不动步了。

站在距离我不足十米的正前方的,正是我的二胡老师,老于。

老于教我二胡的第一年还不是老于,顶多算个于叔,在文化馆做副馆长。四十多岁,地中海式周边支援中央发型,面部持续泛着一层神采奕奕的光彩。穿的皮鞋和他的脸一样油光锃亮。能在打拍子的时候,用不同的皮鞋踩出同样的声响,像踢踏舞那么响。

我用的第一把二胡是梨木的,八百元整。拿到那把琴的时候,多少有点不知足。琴体颜色太浅,雕花不够精致,琴头也是个秃杆,最挑品质的那块蛇皮区域也是普普通通的样子。

老于抿着泡了五回的毛尖,弹掉指尖长白山的烟灰。悠悠地说,你给齐白石一根铅笔,照样画得出惊世骇俗的东西来。你水平若真是到家,琴是不会亏待你的。从来啊,只有人对不起琴,没有琴对不起人。

刚开始学那会儿,徒弟里除了我只有一个姓赵的男生。老于叫我俩比着学,很快我就练到四级的水平。赵同学成天戴着七彩骷髅的耳钉唱《寂寞沙洲冷》,尽管他妈给老于送了几条好烟,他还是半途而废了。“半途而废”、“浅尝辄止”,对于那会儿的我来说是很可怕的词,这源于我当老师的母亲总是给我灌输一些《感悟生活》《智慧背囊》里头的鸡汤哲言。“成功者总是为困难找方法,失败者总是为困难找借口”,诸如此类的。

经由这种胡编乱造的哲理荼毒,尽管我天生对民乐没太大热情,还是硬着头皮凭着自己的美好乐感坚持下来了。赵同学离开之后,老于愈发地器重我。那架势,恨不得把生平所学都运功传授给我。有次我娘去给我交学费的时候,老于竟开口说道,“咳,就算是不给钱也一样教哇,这小姑娘有天赋啊”。中午来不及回家吃饭的时候,老于也诚邀我去他家蹭饭,叫师娘做了一大桌子菜,活活把我的肚子撑成了个皮球。

有时候老于也抿着茶问我一些矫情的问题。

“你以后会不会忘了我啊?”

“那咋会?!等我长大了肯定对你老好了,爸妈第一你第二。给你买像墙壁那么大的电视机,液晶的!”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陷落(情色)

  

下一篇:我和邵毛毛的日与夜(番外)

  

本文标题:二胡老于

原文链接:http://i.she.vc/2915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