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的鸡贼相公

我的鸡贼相公

作者:黄裳瑾瑜 2016-02-23 12:29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然后,他……他他他,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他居然从袍袖里掏出了一杆秤!一个堂堂七尺男儿,随身带着一杆秤……

清晨,天色刚亮,窗户纸微微透出点光,睡在地铺上的相公便披衣起来了。

我听见动静,半梦半醒地撑开一丝眼皮,瞧见他打开房门,瘦长的身躯在微凉清光中,薄得像张纸片。

他轻手轻脚地合上门,影子映在窗纸上,一路走远。

我还有些瞌睡,可不能再睡了,只要眼皮一合上,那我跟踪他的计划一准儿要泡汤。为了这个计划,我已经等了足足三个月,我可没有耐心再等三个月。于是,我拍打着自己的脸颊,让自己清醒。然后,我一边穿着衣裳一边打开门,沿着他离去的方向追踪过去。

下人们还都没起呢,院子里的花盆、栽种的植物、水磨青砖的照壁,在天光中半隐半现,隐约能够看见轮廓。我估摸着是卯时一刻。

这么早,他要去哪?去做什么?

自嫁给相公到现在,已经快一年了,虽然还算是新婚的小夫妻,可我们彼此并不陌生。与一般拜堂前从未见过面的夫妻不同,我与相公,在成亲之前就是认识的。

我家相公姓蓝,名璘色,字玉阁。

蓝璘色,他爹娘给他取了一个很温雅的俊秀名字,我猜一定是盼望他能做个温雅如玉的公子,可惜被他给糟蹋了。在这望河镇上,方圆几里的人都只管他叫蓝吝啬,此外,他还有个响当当的外号——铁公鸡。后来我又给他重命名了一个新的外号——鸡贼。

这与我们的相识有关。

我娘家在铁旗杆镇,与望河镇有着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距离。铁旗杆镇跟望河镇的民风民情却是迥然不同的。铁旗杆镇的民风比较彪悍,因为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而望河镇的民风比较柔软,颇有些江南的味道。我娘家是开镖局的,铁旗镖局,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的,不比京城的镇远、威武镖局差。我上头是三个哥哥,我是老幺,又是个闺女,而且模样长得也可人,自然受尽万千宠爱。被爹娘宠、哥哥们宠、镖师和爹的徒弟们宠……可以这么说,在铁旗杆镇,我就相当于皇姑了。

第一次跟相公见面,是在我行及笄礼的那天。那天,我满头浓密的发被一支金镶玉的簪子挽了起来,束成我梦寐以求的桃尖顶髻,然后我被爹娘牵着,领到一个高瘦的年轻后生面前。那个后生便是如今我的相公,当时我唤他蓝哥哥,爹娘叫他玉阁,但不到一个时辰,爹娘便改口叫他“贤婿”了。三个时辰之后,我也从蓝哥哥改叫他鸡贼了。

第一次见到相公时,我对他印象还是挺不错的。他个子挺高,肩膀挺宽,腰背挺直,穿的是洗的有些发白的青色布袍,全身上下没有一点装饰,虽然寒酸了点,但好在他长得还行,还可以说是朴素清隽。

他看见我的时候,对我微微一笑,我对他很有好感,觉得很亲切,没有那种第一次见面的拘谨。

爹娘对他的态度透着一股古怪的亲热,跟他客气地交谈了一会儿后,娘亲将我拉到一旁,问我觉得他怎么样,我年幼无知,没听出娘亲当时语中的含义,傻傻点头说好,于是乎,一失言成千古恨,从那天起,我就有了一个鸡贼的相公!那时的我,真是好傻好天真。我恨!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落日迷谈

  

下一篇:胖子高冷贵的爱情

  

本文标题:我的鸡贼相公

原文链接:http://i.she.vc/2910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