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海的那边有片泥潭

海的那边有片泥潭

作者:恶童小柒 2016-02-23 01:00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转过头来,为自己龌龊的想法感到惭愧,脏兮兮的海螺怎么可能漂亮,这一定是幻觉。

小时候,离我家不远处有一片海,步行十分钟,一面蔚蓝宽广的巨型魔镜就慢慢浮现在眼前。从小时候我就相信地球是圆的,住在海边的同学会体会到那种海面慢慢出现的即视感,和海风轻扫过脸颊时的气流。

那片海承载着我童年时期几乎所有的乐趣。

小时候不会水,站在海边捡死掉的贝壳海草,偶尔遇到小型的螺类都会兴奋地双眼冒光。后来长大,会时不时地潜入浅水中看看海底的景象,顺便拽上来几只小海星,小水母什么的。那时候没有什么小伙伴,大海就是我唯一的朋友,海螺里的声音,就是大海对我的问候。

或许是大海觉得我太孤单了,她给我找了一个小伙伴。那天我独自在海边玩耍,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一直跟在我屁股后面,只可惜这个伙伴和大海一样不会说话,她是一个聋哑人,是一个要多脏有多脏的脏孩子,海边人来人往的大人们瞧都不想正眼瞧她。她叫什么呢?她从来没有开口告诉过我,我也无从得知。

那年刚上初中,学校物理课上讲过骨传导,声音是可以在空气,液体,固体三种状态中传导,我们所说的聋子耳膜受损,丧失了在空气中捕捉音波的能力,但是却可以通过固体传导,而人体骨骼就是良好的介质,很多助听器就是用这个原理制成的。

我知道有这种事情的时候异常兴奋,那天晚上当我用海螺顶住她的耳骨轻轻吹响时,女孩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我不知道她能不能听到,但从那个表情判断,我的方法应该成功了。我自然不会给她取名为骨传导,虽然女孩浑身上下脏得好像刚从烂泥里爬出来,但毕竟是一位小女孩,我给她取名海螺。

当我把这两个字的音调吹给她听时,她竟然冲我点头了!我兴奋得两天都睡不着觉,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失眠,像一个久克不愈的顽疾,没有缘由的就来了。

海螺的父母应该是海边打渔的,这片海周围有很多渔船和渔家,他们都和海螺一样,浑身都是脏兮兮的淤泥。海螺长得很小,如果她上学的话应该是小学的年纪,但我作为大哥哥是不会欺负她的。

上初中的我已经可以熟练地摸小鱼小虾了,每次退潮海边的淤泥都会暴露出无数的螃蟹洞,每次赶海满载而归我都会分给海螺,但是海螺从来不要。我把一只小虾用海水清洗干净直接扔到了嘴里,海螺做出呕吐状,我想这个小姑娘应该不是本地土生土长的海边人。

那天晚上,作为土生土长海边人的我肚里一阵翻江倒海,拉了好几个小时,我承认这样不健康,就像海螺那天和我比划的一样。

认识海螺后,每天放学我都会去海边溜达,每次夜色降临,就会遇到同样在海边溜达的海螺。她还穿着那件破旧得不成样子的牛仔连体裤,浑身招牌式的烂泥。

我兴奋地朝海螺比划,大体意思就是:“从同学那里听说沿海岸线一直走一直走走到尽头,会看到一望无际的淤泥,里面有很多很多超级大的大螃蟹,比海边的大多了,像市场上买的那么大!”也不知道海螺能不能听懂,我拉着海螺就往那边跑。

在那之前我从没想过这片海有尽头,听老人说这片海不大,类似于一个人工围城的海湾,供人休闲旅游之用。海的尽头当然有,是一片填海盖楼的工地。至于一望无际的烂泥坑老人们没有提起过,倒是同学的爸爸经常骑自行车带儿子去,每次回来都能拿到满满一桶子大螃蟹,羡慕死我们这群人。

同学说:“那片淤泥地罕有人至,螃蟹自然疯长。”我心动不已。

我拉着海螺尽情地奔跑,海螺的手好凉,比夜晚轻抚而过的风还凉。天色已晚,我们越往那边跑越黑,越往那边跑越静,海螺挣脱了我的手,示意不要往前面走了。她指了指天空表示天色已晚,我特别失望:“海螺,你真是个胆小鬼啊!”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和我的表妹

  

下一篇:大姐

  

本文标题:海的那边有片泥潭

原文链接:http://i.she.vc/2905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