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和我的表妹

我和我的表妹

作者:恶童小柒 2016-02-23 01:00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如果我知道舅妈家里把孩子惯成这幅德行,我是绝对不会跑到他们家趟这趟浑水的,舅妈说她小,你要让着她点。

 

1

我们家经商,小时候我就被送到舅妈家生活过一段时间,记得我刚来的那一天,表妹兴高采烈,欢呼雀跃,把我和我妈手里的东西全部迎在手里,然后拿回自己的房间再也不出来,舅妈尴尬地对我妈说:“哎呀,小孩子不懂事,不懂事,咱们里面坐。”

当时我的小暴脾气就上来了,哦,她小她不懂事,您大您还不懂事儿吗?这样目无尊长的小犊子您都不收拾这不是助纣为虐,纵虎归山吗?

可是一想到我还要在这里生活个多半拉月,我就犹豫了,毕竟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软,毕竟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再给人惹毛了在饭里给我下点砒霜就更得不偿失了,为了顾全大局,我只能忍辱负重,忍气吞声。

送走了我妈以后,我假借玩耍之名去讨伐里屋的小犊子,才发现了令我惊讶的一面,这家伙把我妈送来的所有营养快线全都标上了号码,今天喝几号,明天喝几号,然后跟我约法三章,少了一瓶就要跟我急,我大呼,这可是我妈买的啊!小犊子却也振振有词,你吃我们家的饭,就得听我的!我一时语塞,于是乎,我这个哥哥又一次莫名其妙地败下阵来。

如果我知道舅妈家里把孩子惯成这幅德行,我是绝对不会跑到他们家趟这趟浑水的,舅妈说她小,你要让着她点,所以从那以后我就过上了水深火热的生活。

小犊子喜欢玩骑大马,我就趴在地上给她当马;小犊子假装自己是商人,我就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给她当看店的大蟾蜍;小犊子成富婆了,我就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假装自己是一条贵宾或者是腊肠。有时候我会问她:“尊敬的富婆大人,你们家的大马,蟾蜍,贵宾腊肠,怎么都长得一个模样?”

我妹妹义正言辞地对我说:“你懂什么,我们有钱人就是喜欢整容!”

后来我们经常在一起玩过家家游戏,当时在场的小孩少说有六七个人,并且都知道我是她哥哥,可是这货硬要我演她的儿子,我永远忘不了我那一句妈叫出来以后心里是有多尴尬和难堪,可是能怎么办?我妹妹从小娇生惯养唯我独尊,我寄人篱下无依无靠,也只能鞍前马后,惟命是从,于是乎,我们这个奇葩的“重组家庭”就诞生了。

“妈,你这粥和的有点稀了。”我指着他们和稀泥的土坑,这帮脑残非说那是锅里煮着的稀饭,我要是不赞同他们说的话就会被家法处置。

“乖儿子,妈妈特意给你熬的粥,趁热喝了吧,啊……”妹妹用花盆里铲土的小铲子把稀泥往我的嘴里送,里面还有一只被他们称为“面条”的蚯蚓。我顿时泪流满面,蛋疼无比,我说:“妈你对我真的是太好了,儿子不饿,这口粥说什么都要给你喝。”

妹妹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对啊,两个人怎么一起喝?儿子,快去找两个碗来,你我共饮。我终于得到了机会逃脱,“得嘞,妈,我这就去找两个啤酒瓶盖,要葱吗?我再去拔几根草过来,你等着…….”

再后来。妹妹入戏太深,这一句儿子就再也改不过来了,我舅妈一连纠正了好几天也没有效果,最后也只能作罢。

我妈来接我的那天刚进门就懵逼了,直听见妹妹在屋子里躺着大喊:“儿子,把五号饮品给妈妈送进来。”我再一次见到了我的亲生母亲时,忽然有一种香港回归,祖国统一的自豪感,《七子之歌》在我的脑海里响起,让我差点喜极而泣,想到这些日子敌人的严刑拷打,强行逼供,我的内心更是此起彼伏,于是乎我做出了个决定,再也不来他们家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江湖此去,后会无期!

  

下一篇:海的那边有片泥潭

  

本文标题:我和我的表妹

原文链接:http://i.she.vc/2905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