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小镇月光

小镇月光

作者:一/壹/1 2016-02-22 21:01 来源:一/壹/1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悠悠的小镇以十字路口为划分线,北边是老工业区以及拥挤的工人宿舍区;西边是废品回收区,常年弥漫着淡淡的铁锈味;东边的高中带动了繁华的商铺;还有

悠悠的小镇以十字路口为划分线,北边是老工业区以及拥挤的工人宿舍区;西边是废品回收区,常年弥漫着淡淡的铁锈味;东边的高中带动了繁华的商铺;还有南边有各种小吃的老街;哦,还有通向南新区的大马路,恰如老太婆手里的衣服,洗了又洗,修了又修。

我和二子,婕,还有丽姐一起见证了那条马路每年的尘土飞扬,亦如那条路见证了我们的成长。

我们的父母都是北边工厂里的工人,一同住在一排拥挤的平房宿舍。虽说没有现代公寓的舒适宽敞,但人们在一起互帮互助,和睦融洽。小巷中永远充满了欢声和笑语,就连那阳光,都满是温暖的味道。

我们一批人出生正值厂里的鼎盛时期,二十多个同龄孩子每天聚在一起无所事事,四处溜达。上树掏蛋,下河摸鱼;翻过墙头,烤过山芋;偷过小店阿姨的玩具飞机,踩过烦人老太婆种的青菜、花生;还喜欢用脏兮兮的小手去挑逗厂里所有的狗。

但二子从来不摸,因为他特别怕狗,怕到叫妈妈的那种。记得有一次,二子在巷子里跑,我在后面追,婕追我,丽姐追婕。

突然,巷口出现了一只小狗,二子吓得赶紧回头,一下子撞到我身上,,然后我撞倒婕,婕撞倒丽姐,就像多米诺骨牌,顺势而倒。

恍惚间,我们的快乐,我们的过去就这样到了下区,最终烂在黑黝黝的地里,埋没了没人知晓的这段岁月里。

我以为我们可以就这样一起翻滚爬打一辈子,但现实总是无情地推动我们,分道扬镳,渐行渐远。

应该是我们刚上小学的时候,厂里越来越不景气,大量的工人下岗,我们的小巷里也完全没有了当初的生气。

随着外出打工人员的渐渐增多,各家之间似乎都有了一层无形的屏障,断绝了彼此之间的来往。

终于有一天,婕的父母率先讲自己家垒起两道高墙,彻底将小巷断成两截,然后,越来越多的人给自己家筑起了围墙,一排十几户人家,如今只剩中间几家关系好的连在一起,其余的,呆在一方安静的天地,极少来往,再也听不到消息。

印象中就这样过了好几年,其间我和婕,丽姐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少,甚至每年过年时的聚会,也越来越没意思,越来越不想聚,最终不再谈及。所幸,我还有二子。

二子并不是我弟弟,但我俩之间还没有院墙的阻隔,整天堆在一起,玩的跟亲弟兄一般,因此被父母们戏称为大子,二子,而我们也欣然接受这个绰号,以后直接以兄弟相称。经常一起抱着军旗大杀特杀,然后我在输多赢少的败局下恼羞成怒,把一脸贱笑的二子一把扔到床上。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了很久,直到后来我进入镇上的初中,每天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往返于学校与家之间。至此,我和丽姐,婕的联系才有所好转。

初一时,经常会在路上或者校园里遇到丽姐,偶尔中午还一起去上学,找她借书什么的。初二时,丽姐去了另一个小镇念高中,基本上一个月才回来一次,丽姐去上高中后就基本没什么联系了,只知道那里很乱。

我总跟她一见面就拌嘴,一直到现在她已为人母也不肯歇战。我妈总说我俩不懂事,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但我总觉得,这是我们感情的亲密的独特方式,我们彼此挖苦,是因为我们彼此坚信不会伤害到对方,所有的嘲笑也不过是玩笑而已,谁也不会生谁的气。如果哪天我俩不吵嘴,那只能证明我们不再那么亲近了。对吧,丽姐?

初三时婕和二子也进了这所学校,再一次见到婕时突然有一种惊为天人的感觉,几年不见小丫头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怦然心动中再加上看了基本害人不浅的言情小说,我似乎激发了对恋爱的渴望,思前想后果断觉得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婕正是我的不二人选,于是果断决定把下半辈子托付给她了。

但有句话说的好,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当我还傻傻在家苦坐,在听到她家门响之际迅速出门拿车,还要摆出一副好巧的表情时;当我还苦苦酝酿向她袒露心迹时,我发现我的行动效率永远赶不上她男友的更换频率。

就在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365天里,我没能找到一次机会。带着这个遗憾进入镇上那所以严格著称的高中,淹没在茫茫题海中,再也无暇顾及这份稚嫩的情感。

其实现在想来,当初虽搞得那么痴迷,但又有多喜欢她呢?借用塞尚对他妻子的那句话说:“我正百无聊赖,而你正在美丽。

”婕只是恰好满足了我在青春期骚动的臆想而已,而这种热情,早晚有冷却的一天。

升高二那年,学校为了提供中考考场,难得地放了我们几天假。临考前一天,我第一次用自行车载上婕,把她送去学校,陪她在校门口等待她的现任男友。

他很瘦,跟我差不多高,站在那里和她很搭。

我重重地拍了拍那家伙的肩说:“小伙子,我看好你哦!”然后大笑而去。

我能感到我当时是多么的落寞,即使我笑得那么大声。我除了保持那一脸的贱笑,又能做什么?一直习惯于只把开心的笑脸展现给所有人看,不敢表现出自己的情感,害怕受伤,久而久之,于是发现面具戴久了就真的拿不下来了,仿佛真的无忧无虑,没心没肺,像小丑一样。

呵呵呵。

。。。。

而就在那一年的春天,二子的父母闹离婚,无人看管的二子在关键的初三下学期自我放纵,整天踢球、玩手机、泡网吧、逃课。老师念在他的家庭原因,没有过多管制,让他越发不可收拾。邻里的大婶们都说是二子的父母害了他,但我总觉得,这只是恰好给了他一个顺理成章去堕落的理由。

或许我这说法太冷血了,但原谅我,我太了解他了。无论是和他下棋时明明不相上下却偏要在人前炫耀说将我完虐;还是除夕之夜熬夜替他画画以博女孩子欢心,而他在一边熟练地玩着我的电脑,最后连声谢都没有;亦或那次带他去我老家玩,跟我妹妹发生争执后大怒而去,愤然将我奶奶甩下湿滑的田地。

我总是习惯于以一个大哥哥的形象去对他无微不至的保护,而满墙的奖状和父母的溺爱令他一向高傲自满。他曾经偷过我三次钱:第一次,他喊一人在家的我出去玩,趁我玩得正欢之际,先行离去。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那时年少

  

下一篇:【42更】林非异闻录4:无间

  

本文标题:小镇月光

原文链接:http://i.she.vc/2903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