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盲人乐团

盲人乐团

作者:鮿叔 2016-02-22 11:01 来源:鮿叔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话脏口重…在博客上的发布时间:2012-11-2501:20(你他妈的眼瞎了吗!?)1.落我在路边下了车,听见司机嘴中嘟囔着。“不说是瞎子吗

话脏口重…

在博客上的发布时间: 2012-11-25 01:20

(你他妈的眼瞎了吗!?)

1.落

我在路边下了车,听见司机嘴中嘟囔着。

“不说是瞎子吗…他妈的骗谁啊…”

然后是发动机的震动声,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那司机带着一阵怨气跑远了。

这事我没有骗他,我是真的看不到。只不过对于这条走过了三年的路,每一个转弯都太过熟悉,他如果在哪里绕了路,我自然能觉察的到。

当然,那微小的震颤也被我捕捉到了。

我在身体腾空的同时也听到了那个司机的惨叫声,大概是连同整个小镇也开始坠落了,我眼前隐约看到一些模糊的光亮。这镇上的灯光霎时如同那种飞行表演所用的的彩色烟雾一般,数千架“飞机”呼啸着冲向了地心…

真他妈壮烈,如果我能看到的话…

我愿意回忆起之前的一些事,在这一切尚未坍塌崩溃之前的一些事…

比如一些那个什么的…比如一些别的什么的?

……………………………………………………………………………………………………………………………

2.祸事

这个小镇就如同某个成年人的脸,早就定下了形了,镇上的一切都如同我刚出生时的那样,也如同我的父辈刚出生的年月,胡同口摊煎饼的瘸子,西街那个卖蜂窝煤的哑巴,杂货铺子里那个曾被机器轧断了手指的老板娘…我曾为此疑惑过很长一段日子,打我小时起,这些人就是一些老家伙了,他们经历的年月大概和这小镇的的历史一样长吧…若我是他们,大概早就死了许久了…

父亲从不允许我单独出门,大概是这个小镇对于我而言太过危险了,镇上有瘸子、哑巴和老板娘,他们都活了那么久,成了精了,这都是父亲出门前告诉我的。

结果他再也没回来。

我终于可以单独出门了。

听邻居姓刘的大伯说,父亲被一辆货车撞倒,生生的从腿和手上碾了过去,人当场就没了气了…话自然也说不出来了。外面果然危险…

镇上有瘸子、哑巴和断手指的老板娘,我又看不到,我是个瞎子,无视者无畏,不是无知。

“若真碰上祸事,绕道而行不就置身事外了…”我短期寄宿在姓刘的这个家庭里,就像一棵树上扎着的一朵香菇。

“事外事外…”邻居大伯敲着桌子嚷嚷。“一事之外必是另一事之内,绕道?道都没有,绕到哪儿去?”

后来我发现,他说的这些话还真有那么点道理。我向他人转述的时候是这样解释的:祸事不是一个个的环形,接壤的地方会留有空隙。祸事是一个个大小相等正方形,接缝严严实实的,一个挨着一个,都说那是一连串的,也就是这么回事…

当然…我相信他在说那句话的时候想不到这么多,只是随口讲讲,他自己大概也不明白,故作高深罢了…

我并不感谢他说的这些。这些话非但不会起到任何的警示作用,反而大大刺激了我的好奇心,越发的使我想去了解这将要到来的一连串祸事究竟是什么…人对真正的未知是不会恐惧的,因为它实在太过抽象,抽象到不是那么的容易理解,人在这之中他容易犯迷糊,恐惧情绪就很自然的被忽略了。

好奇心大都会战胜恐惧,恰巧,我还没闹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说什么?”这家的女儿问我。

“我什么都没说。”

我不知道她听到了什么,但这声音一定是从那台5.5英寸的黑白电视中传来的,在这个并不怎么宽阔的空间里萦绕不去,也可能是墙壁另一边的什么。这些响动让她感到焦虑…我尽量的将动作放轻,呼吸放慢,努力不发出任何声响,避免她将情绪迁怒于我,事实上这只是我的想象罢了。她不会像我一样听到这么细微的声音,她当然也不会无故的对我产生敌意,她是个柔顺的人,尽管有些敏感…

“那这是什么?”

“哦…什么?”呼吸速度的节制让我有些头晕。

“就是那种声音…”她深吸一口气,将它的音量放大了数倍。“逼!!!!!!!!”

后来有人告诉我,那声音的确是电视发出的…叫做“高频噪声”…

“听了让人烦躁。”她说。

“我憋得头晕。”我说。

“眼花吗?”

“花…”

“看不到也会花?”

“明显会…”

……………………………………………………………………………………………………………………………

3.骗子

摩擦是种态度…

视觉的缺失使得我在日常生活中更为小心谨慎,但这不代表我就痛恨现在的生活状态,不不不,我对现在的生活状态很满意。我只是…因为看不到,所以碰到非生命体或是不会说话的东西,就先要试探性的摸一摸。

凡事都有第一次嘛…那孩子让我躺在床上,脱下了我的裤子,事后告诉她爸,她被我非礼了…其实我完全看不到她做了什么,我甚至怀疑那是不是她的生殖器,听说一个掏空的香蕉皮也能模拟出那种触感。

我被她爸揍了个半死。

这女孩实在是不实诚,而且一开始就预备好了这场戏,占了最前排的位置。虽然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有烦心的事,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事…找妓女去啊!就算正忙着干嘴上的活,就算完全听不明白…也总是在嗯嗯啊啊回应你吧。想明白了也不过就是这么回事,我们所遇到大部分的麻烦事,不过就是一个话唠碰上了一个白痴…

“你再加一百,我用嘴帮你…”一女的骑在我身上,两只手不停的在我身上游走。

“省省吧,我连逼都分不出来,谁知道你那是不是嘴。”

“说什么?”

“没什么…”

……………………………………………………………………………………………………………………………

4.瞎

我真的把手给打疼了才停下来。

我试过了,知道他已经没了气,死了。

这人是谁呢?

我看不到,只能用手摸来辨认,可他的脸已经被打烂了,完全脱了形。

走吧,此地不宜久留了…

九五年三月十五日,我徒手打死了一个半路袭击我的人。

那年我儿子刚满三岁。他真的足够聪明,三岁就已经认识很多字了。

“儿子,来给爸爸读读今天的报纸。”

“八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

“不用了,我想了解的不是这个…你直接告诉爸爸好了,今天的报纸上还没有这里死人之类的消息吗?”

儿子花了几分钟翻动着报纸。“没有。”他说。

这就很奇怪了…我确认过很多次,那个人确实是死了。他大概是坐在地上,向后倚着墙,头才刚与我的裆部平行,又也许不是坐在地上,而是个侏儒什么的。不管是什么,他死了,这是毋庸置疑的。没道理会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尸体,注意到了一定会报警的,为什么都十二天过去了还是没有消息。

都十二天了,我抱着儿子让他坐在我的膝盖上。

屋内的气温有些高,我用融化的松脂涂在儿子的脸上,以防他的皮肤因为干燥而开裂…

也可能他不是坐在地上…

也许他也不是什么侏儒…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措辞不够严谨

  

下一篇:这么孤独着

  

本文标题:盲人乐团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95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