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窥视

窥视

作者:鮿叔 2016-02-22 11:00 来源:鮿叔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博客上的发布时间:2013-02-1902:10男孩遇到一些小问题。就像他那个同桌一样,遇到一些磕磕碰碰或着急上火的时候,伤口的结痂,或脸上

博客上的发布时间: 2013-02-19 02:10

男孩遇到一些小问题。

就像他那个同桌一样,遇到一些磕磕碰碰或着急上火的时候,伤口的结痂,或脸上的痘痘,都会被他抠下塞进嘴中吃掉…他寻思着,大家对于乐趣的处理方式是否也像这样?创造乐趣,再自产自销,一定都是这样自私的作法。

若不是这样,那他为什么从未在自己的生活中发现过“乐趣”?

1.

这个老女人端坐在讲台前,讲桌遮住了她的大半个身子,她的一只手正愤怒的挥舞着,另一只手却藏在桌子下面,同桌的孩子说,那是她在抠脚…

这孩子说了大量的谎,早就失了底线,多的连他自己都模糊了。这些谎言就像一颗卸下了所有的力的弹球,好似永远也不会静止,将脑壳里的物件儿捅了无数个对穿,思维自然就不清晰了。也难怪老女人会生气…又或许她并没有生气。生气这种事也可以一心两用吗?我从来就没遇到过一个人,是可以一边发脾气一边抠脚的…没人愿意相信那孩子所说的,但很明显,在这个空间里的所有人都闻到了…

一只猫伏在老女人面前的桌案上,眼也不睁,正慵懒的打着哈欠。

讲桌底部是空的,第一排的女孩使坏,伸脚勾出了老师的鞋子,踢到了第二排,第二排的孩子又将这只鞋搓到第三排,就这样一排一排的向后传。可传到一半的时候,所有参与者的表情都变得很怪异,额头渗着汗。这味道…真是造孽…

那只鞋在这个本就拥挤的空间里的所造成的破坏性,不亚于一整瓶的tear gas。部分的学生开始掩着面嚎啕大哭…

这让老女人觉得很欣慰,一定是自己所说的话在这些个小傻逼的心灵里引起震颤了,可那几个孩子怎么在呕吐呢?是不是震颤的太厉害了…

老女人摆出一副慈祥的神情,正准备走过去关心一下…

哎?鞋呢?

刚才明明是脱在这儿了,这下怎么办?坚决不能动,这会儿起身多尴尬…

呕吐的学生越来越多了,余下的一个个两眼噙泪,脸色发乌,神情凄凉又平静。

一个尴尬且迷茫的老女人,一群恐惧又无力承担后果的孩子,这之间就像有一颗爆掉的水雷,再大的冲击也都是涟漪状的。双方自此开始了无形的,漫长的,而又无知的对决。

老歌唱的好啊…

是空空荡荡…

却嗡嗡作响…

一不明物体打碎了窗子,贯穿了老女人的头部,老女人栽倒,白炽灯下,黑色的血流进了墙角的阴影中。

猫受到了惊吓,跳下讲台跑了出去。

对决结束…

孩子们的嘴角挂着残留的呕吐物,尖叫着跑出教室。

2.

地震人带着猫来了,他拎起几个人,把他们装进小箱子里带走了,整个过程所花费的时间出奇的短。

老实在这里呆着!他对这几个人说。然后又回到刚才去过的地方

箱子里的人也根本不想出来,虽然这里又黑又挤,但毕竟是在核心处,以此为核心的世界早就颠倒了。

突然有人问:你在看什么呢?

另一个回答说:箱子上有个洞。

3.

男孩遇到一些小问题…

老女人领着他进了一间小屋,脱掉自己的衣服给男孩看。

男孩心想…不好…见到了不得了的东西。可这又像有一股不明力量,男孩竟忘了转身就跑…就让门前出现一只大水蛭好了,幽深恶臭的腔体,成百上千的利齿层层重叠,不明位置的心脏,又或许根本就没有心脏。几乎没有弱点,自然也就没有胜算,逃走的话一定会被那利齿撕的粉碎,一块一块的掉入那灌满胃液的腔体中消化成渣滓,排泄出来后被小推车拉走用来种大麻…那才是“误区”。

男孩认真的思索着,那女人却从未注意到门前的水蛭。

你的大脑冲进偏僻的无人区了。女孩说:哪有什么水蛭。

哎?男孩问:老女人哪去了?

女孩答:一开始就没有什么老女人。

不对,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有“东西”在干涉预想的生活进程。

倘若在烤面包机中插入面包片,压动侧面杠杆,当“叮”的一声响起时,机器弹出的一定是烤好的面包片。而这次却不一样,一定是在放入与弹出的过程中,介入了某样“东西”。放入的面包片是老女人,弹出的也应当是老女人。

男孩慢慢站直身子,伸展着自己身上的每一处器官,确认它们完整无误。

老女人哪去了?他将目光移向门前那片区域,大水蛭也不见了。

女孩问他:你到底还做不做?

他脖颈后面的肌肉一紧,拔腿跑了出去。

4.

一个住满了猴子的森林,猴子消失后,人类住了进来,铺了公路,建起了房子。人消失之后,猴子们又重新出现在这片土地上。总是会有另外一样东西来及时的填补了这段空白。有些事情,完整的永远完整,空白的也不一定永远空白。

男孩坐在门前的砖堆上,这里每天都会有一辆满载着木质椅子的车经过。

人们辛苦的制作了这数百把椅子,然后另一些辛苦的人会坐在这数百把椅子上…

人们坐在椅子上,而不是砖上…

砖堆后面响起了一声猫叫。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被人拎了起来。

5.

老头拖着一只黑色的拉杆箱,猫走在他的前面,一对乳房左右摆动着,恰好与老头的步调吻合。

“喵…”猫绕道老头身后,蹭着他的裤脚。

前面有一个老女人。老头挽起衣袖,从她的身后向她缓缓的伸出手。

啪!

老头的手被另一只手重重的拍下。他吃了一惊,抬头看见面前的这个老女人,此时正愤怒的注视着他。

老头懵了…他从未碰到过这种情况。他调整情绪,再次向老女人伸出了手。

啪!

这一巴掌可是打在了脸上。

操!老变态!女人大声骂道。

这是老头生平头一次对一件事感到极端的恼火,若是如他所想,他就是作为一个媒介存在的,对其余的事一概不知晓也不过问,只是一个没有思想,没有意识的介质。竟然会也感到恼火?

老头张开双手,对着老女人扑了过去。

流氓!老女人一拳将他打翻在地。老头想翻身起来,却被她骑在身上卡住了脖子。

这不可能!他的头脑里一片混乱。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意识渐渐模糊了…

老女人将他已经僵硬的身体拖到路边的沟渠中,俯身抱起那只猫,头也不回的走了。

6.

男孩透过箱子上的洞向外望。

旁边的几人问:看到什么了吗?

一个老女人,真的是那个老女人。

这是教室,是我的教室,同学们都怎么了?表情看上去好痛苦。

咳咳…咳…

有痰卡住了。

别别别!余下的几人嚷道:这个箱子是公共区域,要吐的话就吐到外面去!

男孩无奈,将嘴贴上箱子里的那个洞,深吸一口气…

咳……啐!

感觉好受多了。

那口痰“来路不明”的痰打碎了窗子,穿过了老女人的头部…

箱子外传来学生们的尖叫声。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爱情故事

  

下一篇:迷信

  

本文标题:窥视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94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