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食蜯

食蜯

作者:鮿叔 2016-02-22 11:00 来源:鮿叔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得此物,清汤烹至开口,不具染,亥时和酒,且啖一斤!以先果腹而后为人也…从生物学角度来说,我是真分不清这蛤蜊与蛏子、青口之类的区别。但从味道上

得此物,清汤烹至开口,不具染,亥时和酒,且啖一斤!

以先果腹而后为人也…

从生物学角度来说,我是真分不清这蛤蜊与蛏子、青口之类的区别。但从味道上来说,蛤蜊无疑是最适合入汤的,那些拿来酱爆的人绝对是暴殄天物。除非是那一些冻了很久的死货,本身有些味道,而且肉质变硬或变粉,这时才需要佐料来提味。一般来说,葱姜加上嫩豆腐就足够了,豆腐汤无论是作汤还是泡饭都是上选。捞出煮好的蛤蜊晾在一边,饭后倒上二两不太烈性的酒,一边酌一边磕,恍惚的就到了半夜…

吃了一斤的蛤蜊…我觉得似乎应该说道些什么…换个不大流于风雅的说法,一般只有吃饱了撑的才会去琢磨那些抽象的问题。饱暖才能思淫欲,(这个“淫”字随与我们今日理解的有些出入,应当解释为“过分的欲望”,但确有相同之处,你也可以理解的恶俗一些,例如:吃不饱饭你上床都虚…)本来想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细想想这又不是一回事,范围太大,上层建筑不是凭空意淫,修身养性也不是凭空意淫,这都是些拙劣的借口。

都说修身养性,不过是个牌坊。

早几年和一位旧识去茶店,被问道要喝什么茶,他回答的特别有气节。

“除了毛尖,我从来不喝别的茶。”

然后列举出了毛尖的种种好处,批判了其余门类的种种不足。倒也算个痴人。而偏偏这种痴人,无论专的是哪一门,都是极受欢迎的。这个世界就是这一点比较奇怪,我在后来的某一天,看见他泡了我的滇红喝…我问他:你喝的这是什么?狗尿吗?他只会嘿嘿的傻笑。这个世界就是这一点比较奇怪,如果仔细回忆的话,几年前的那家茶店好像卖的就是毛尖,气节变成了多余且无用的奉承或是嚣张?他也从痴人变成了傻子?

人总会想表现一下,总会想要与众不同一点,天性使然,意义何在?

前几日,路过朋友新开的茶社,进去喝茶小憩,几人聊到茶叶的区别和辨别优劣的方法,各种形状的眼睛盯着我,有三角形的,矩形的,平行四边形的…

看我干嘛?

我低头抿着杯口。

在我喝来,各种茶叶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有人失望,有人大悟。

我一身轻松。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一点恻隐之心

  

下一篇:噗呵呵呵

  

本文标题:食蜯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93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