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猫

作者:鮿叔 2016-02-22 11:00 来源:鮿叔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猫睛石,珠宝中难得的名贵品种,随着光线的强弱变化着,灵活而明亮…朋友的父亲早年独自一人跑到了斯里兰卡的西南部小镇,做着珠宝生意,听闻是专收

猫睛石,珠宝中难得的名贵品种,随着光线的强弱变化着,灵活而明亮…朋友的父亲早年独自一人跑到了斯里兰卡的西南部小镇,做着珠宝生意,听闻是专收这类东西,地方小,很快也算是做出了点名堂,在那一带很快的出了名,附近的人都听说过有个做珠宝生意的东方人。

“有时候那么一想,印象中的长相好似都不那么清晰了…”朋友拜托说。“如是恰好路过,时间充裕的话,还请去看看吧。毕竟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人,总是有兴趣想知道他一个人过得怎么样。”

说来倒是真有那么个机遇来着,就那么在印度半岛边缘散着步,眼看着那个热带岛屿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但无论是凭着个人喜好还是直觉来说,都实在是无法对这么个岛屿产生太大的兴趣,更何况当时并不知道朋友的父亲会一个人居住在这么个看似毫不起眼的地方。

“如果有机会话当然没什么问题。”我回答说。

朋友有些惨然的笑了笑。“那便好…父亲走的很是仓促,他的居住地也是后来才得知的。大概是时隔两三周之后了,家里收到了那边寄来了的明信片,上面仅仅署上了姓名,连一句值得回忆的话都未曾留下,没有什么可以考证的线索,所以对于他离去的原因我是着实摸不着头脑。”他翻出那张明信片递给我,上面绘着那座岛屿,镶嵌在辽阔的印度洋中。

“家父可曾养猫?”

朋友大概是被我这突发奇想的一句问话打断了思路,但他很快就回答说“家中曾有一只苏格兰褶耳猫,父亲对其倒很是喜爱,这次离开,想必也一定是带在身边了。”

朋友大概是对托我探望他父亲之事并未抱有太大的期望,而自己却也是顺口承诺下来,从未想过要将此事认真的铭记于心。此后又闲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我便匆匆地告辞离去了。

偶然也会回想起那次对话,记起斯里兰卡偏僻的小镇里住着朋友失踪多年的父亲。

朋友在这之后害了一场大病,我听说后,便撇下了近期的事务赶去看他。

“小病而已,又劳烦你来探我。”朋友开了房门,见来人是我,脸上露出欣喜之色,转身便要去沏茶。

我叫他不必如此客气。想要伸手扶他坐下休息,哪知他利索的转过身自行坐下了。活脱脱一个身体健康的正常人,与外面所流传的,说他虚弱的卧床不起的传言很是不符。

“恰巧是有些话想与你说。”朋友并未去理会我疑惑的眼神,兀自说道“上次咱们见面之后,回忆起了一些事情,忆起了父亲离去的那日”他仰面倚在沙发的靠背上,似是在自言自语。“我就那样张开双臂阻拦在门口,父亲什么也没有说,身上依旧穿着他那件旧夹克,手上没有拿着任何行李,但我知道他要离开了,就是那么一种直觉告诉我,父亲要走了,而且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停顿了一下,大概是在脑中思考着如何组织语言。“那是一种坚决的、不可违背的目光,父亲就那样的看着我,脚步继续向前迈动。他断定我会让开…我让开了…”

第二日在家中收到了朋友逝世的消息。清晨,女佣照例去打扫房间,发现他倒在卫生间的浴盆中,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生命体征。前一日说的那些话,成为了他最后的遗言。

现如今,距离那件事也有些日子了…我也遵守承诺去到了那个小镇。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却是从不曾见过朋友的父亲…

当我一路询问终于找到了那个住所的时候,发现房门大开着,屋内空无一人,一只苏格兰褶耳猫正蜷缩在栅栏的角落里打着哈欠。那可真算得上是一只很老的猫了,连打哈欠的动作都显得极为迟缓。

它发现了我这个不速之客,缓缓的站起身,疑惑又戒备地望着我。

“打扰了。”我微微鞠躬,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温和淳朴。“是受了朋友之托来拜访的。”

褶耳猫收起了戒备的神态,不再理会我这个陌生人,慢慢迈着步子像栅栏外走去。

我尴尬的站在原地。“请等一等。”我说。蹲下了身子想用手去拦截。谁知它并未停下来,也没有减慢前进的速度,而是将目光全部集中在了我身上,凄楚的目光中却透着庄严、坚决的神色。

它断定我会让开…

我让开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一相堂异梦志——孢子

  

下一篇:跳兔子舞的兔子

  

本文标题: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93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