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寻找失去之魔玺城

寻找失去之魔玺城

作者:仁谷 2016-02-21 16:00 来源:仁谷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  一栋古老的旧别墅伫立在山崖巅峰的地方,高5米,宽3米的大门厚重地耸立着,给予人一丝威压。两旁需5人合抱的大树藤蔓缠绕着大门,门上
   一

  一栋古老的旧别墅伫立在山崖巅峰的地方,高5米,宽3米的大门厚重地耸立着,给予人一丝威压。两旁需5人合抱的大树藤蔓缠绕着大门,门上刻着密密麻麻的卡甘拉魔法文字,在两米高的地方凸起一个格格不入的太极圆盘。别墅的周围荒无人烟,甚至没有野兽的出没,只有生机茂密的植物。

  一个少女,紫色的长发,黑色风衣,泰然地走到大门口。身体微微浮起,少女抬起右手按在太极圆盘上,口中低吟着咒语。以圆盘为中心向各个纹路传输能量,顿时卡甘拉魔法文字都亮起来了。大门缓缓打开,里面的光蔓延了出来,少女步履坚定地走进去,慢慢被光吞噬。

  一声苍老的声音响起:“善良和智慧将会使你得到失去的东西。”

       二

  魔玺城,拥有50万人口的大城市,原本只是几千人的小镇,但是因为卡甘拉魔法学院的建设而变得繁荣。后来改名为魔玺城很少人清楚卡甘拉学院为何要建在这原本破败的小镇上。

这一天大街小巷比平常更加拥挤,喧呦声处处皆是。因为今天是招生日子头一天。

  魔玺城的城门有4个穿着一级魔法星袍手拿执咒棒的年轻人。紫色的魔法袍上中间有一颗星星,这代表着他们的等级,但是值得他们骄傲的是星袍,这是卡甘拉魔法学院特有的一种金蚕天丝制作而成的,可以抵御物理攻击,增进魔法,但重要的是证明了他们已经成为卡甘拉魔法学院的一份子,这是无比的荣誉和自信。

  在这阿谷鲁大地,有四所魔法学院,卡甘拉魔法学院是后来者居上,原因是有一位十级的魔法师院长。尤其是在与暗黑巫族一战更是让人觉得深不可测,而其他的学院都是历史悠久有强大底蕴的老牌学院。这让后来者居上的卡甘拉魔法学院更加的神秘,卡甘拉魔法学院每年只招收500名学生,想必都是精英中的佼佼者。但是每次的测试结果却总是出人意料,并并非所有佼佼者能够入选。

  “啊天,你对这次测试有把握没有?”火红色头发,一身炫酷劲装的少年对旁边衣冠楚楚的兄弟问道。

  “测试只是证明实力而已,我觉得卡甘拉学院应该没有那么简单。”这位被称做啊天的少年回答道,淡蓝色头发,白色长衬,袖口微卷,棕色西装裤。一副成熟帅气的简单服装,很快的吸引路边的少女。

  “啊彦,进入这里你的品行要注意一下了,直觉告诉我,测试已经开始了。”南桓天认真的说道。

  “不会吧。”西门彦虽然不怎么想相信这测试那么奇葩,不过他却信任南桓天。

      三

  “你看看那个女的。”街边,一个少女说道。

  “嘎,那是什么打扮?”少年顺着目光看去说道。

  “一看你们就是来卡甘拉学院考核的学生吧,现在很多很厉害的魔法师都是很奇怪的,可别乱说错话了。”一位中年偏老的旅店老板站在门口说道。

  “厉害?老头你才别吓唬我们,我们可是有推荐函的,再厉害也未必进得去。”少女骄傲地摆了摆手中的红色推荐书信。

  “唉。”中年老板无奈地摇了摇头。

此时很多本城人和来此考核的少男少女,就连学院的学都注意到城门口那名行装怪异的少女。

  紫色头发、紫色瞳孔、黑风衣、黑披风、黑靴子。风衣把整个娇躯裹得严严实实,甚至遮着嘴巴部分。双手自然垂直在臀部两旁,却被风衣长袖掩盖。腰挺得直直的,披风和头发在风中微微飘起,俨然一副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场景。

  少女微抬起头朝向天空眼睛却闭上,轻轻地吐了一口气,此时才露出嘴角。单单这副容颜,就让不少人垂涎了。

  “慕黎,妈妈只能帮你那么多了,以后的路希望你能坚强地走下去。”少妇苍白的容颜泪水纵横,用仅剩之力执行传送咒语将慕黎送到指定的位置。

  “妈妈….不要…..我要和妈妈在一起…..”话语未落,传送之光便将小女孩送到了一栋古老残旧的别墅门口。

  一位风足残年的老者悄无声息地站在小女孩旁边,低吟卡甘拉咒语,一束圣洁的光芒笼罩了小女孩,“希望你的成长不要因为仇恨。”

  “……”

  少女睁开了眼睛,刚刚一幕幕小时候的画面在脑海里回放了一遍。收养她的老者说不要心怀仇恨地成长,但是她又怎么能够忘记善良的母亲为了保护她在族人的残害下的那副容颜。母亲在众人面前跪下磕头,但是父亲却联合那些人要将她抓起来铲除,原因是她体质特殊,用来献祭是最好的贡品。却借口说是异种需要铲除。她永远忘记不了曾经族人那狰狞的面孔,所有人都联合起来对付她们母女,昔日的朋友、玩伴都没有站在她身边,她失望,甚至是绝望。但母亲死前的那一刻,她却坚定了心,有朝一日,她会回来的。

  是的,十年后她回去了,整个族在半个小时内消失得干干净净。

老者得知却没有半点责备的意思似乎早已经知道这样的结果,“既然你已经没有仇恨了,你应该去寻找你应该拥有的东西。”

  “我应该拥有的已经被扼杀在那年了。”少女平淡的面孔回答道。

  “你只看见大地的一角,有一个办法却能够让你失而复得。”老者说道。

  “什么?”少女顿时眼睛恢复色彩。

  “去魔玺城的卡甘拉魔法学院。”老者说完边消失了。

  最后只是空洞地留下了另一句话。

  “你说那女孩怎么神神的…”西门彦见那少女抬头朝着天空静静地站在那里,邪邪地翘着嘴角说道。

  “唔…这个女孩,你千万别惹。”南桓天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

  “怎么了?”西门彦本来有点意思的,但是听南桓天这么一说,顿时打消念头。

  “说不出,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南桓天说道。

  “不管,先通过考核再说。”西门彦说道。

  两人又继续朝卡甘拉学院走去。卡甘拉魔法学院在魔玺城的尾部,一块森林茂密的地盘。随后少女也回神了,继续往目的地前进。

      四

  街边各种形形色色的人,来考核的学生异常地多,就为了挤那几个名额。

“小丫头听话,快跟我们走,你妈妈那笔医药费就不用算了。”一个颧骨突出,眼睛无神的男人扯着一个7岁大的小女孩说道,旁边站着4个身强力壮的打手其中一个眼角还有一块刀疤。

  “你说过要治好我妈妈的,但是没有治好,我不能跟你走,我要照顾妈妈!”小女孩带着倔强又哀求的语气说道。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男人一把扯过小女孩的头发,嘴却不停地喘气。

  小女孩吃痛地咬了咬牙,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附近都是普通人,看见那4个打手都不敢上前了。但看客中不乏来考核的学生,却没有半个人上前。每个人都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地绕道而走或者看一下便走开了。

  “啊彦,我们上去看看。”南桓天说道。

  “哎,这种见惯不惯了,你看都没有人管,我们凑个什么热闹啊?”西门彦只顾说道,南桓天却走了上去。西门彦见劝说没用只能跟上去了。

  “这位大婶,请问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南桓天礼貌地问道。

  “哎,这个小女孩被那酒鬼骗了一笔医药费,那钱是他父亲砸锅卖铁换来的,最后他父亲在山上砍木材的时候不小心摔下来,当场死亡。要是真被酒鬼抓去可能是被卖去做小女人了。可怜这孩子啊…..”中年大婶也是无奈地说道。

  “各位伯伯婶婶哥哥姐姐帮帮忙啊。”小女孩手无缚鸡之力的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路边的人身上。

  “小丫头片子,真不知好歹。”醉鬼男子说完,扬起手,准备给她一巴掌。

  “咔嚓。”众人都未反应,一束血液喷洒出来,一支断手掌悄然落下,紧紧一瞬间。

  “啊——”男子盯着抬起的手许久,发现手掌却不见了,顿时发疯似的狂喊。

所有人都惊慌了,朝着一个方向看去。是她!是那个行装怪异的少女。一些考核生惊恐地揣测着少女的实力,出手掩耳迅雷令人咂舌,这似乎超出了平常人,虽然都差不多年龄,实力却大径不同。

  4个打手顿时不敢有所行动,实在是太诡异了,没有任何的征兆就这样的发生了。况且这是魔法师,不是随便能够打倒的。

  “滚,或者,死。”少女冷淡地说道。

  4个打手立即带着那个因断手掌而发疯的男人跑了。

  “姐姐…谢谢你。”小女孩虽然满眼恐惧地看着少女,但是却依然很感激她。

少女没有表示什么,转头便从人们让出的一条路走出去。

  “没想到那少女有那么恐怖的实力,不过心肠不错。”西门彦说道。

  南桓天却没回答他,直径朝少女走去:“你就这样走了,那伙人要是再回来,她就更惨了。”

  少女听到这句话,停下了脚步。要是平常的事情,她绝对不是去管,但是她看见小女孩,却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那你说怎么办?”少女转过头来问道。第一次有同龄人敢与她直视。穿着简单,外貌还行,至少没有让她看见第一眼想打人的冲动,这是少女看见南桓天的第一印象。

  “帮人帮到底吧。”南桓天直视这少女深无见底的紫色瞳孔。

  少女却出乎意料地笑了,这是她十年来第一次听过最好笑的话,“帮人帮到底?”从来没有在她面前出现的字眼。

南桓天无法看透这个女孩,但是他说的实话,只要那男人回来小女孩肯定遭殃。

  “行,那些人死了就一了百了。”少女依旧平淡近乎无所谓的语气说道。

  周围的人听了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有人敢出来讽刺她。

  “以暴制暴就能解决问题?何况他们也有自己的家庭,出于生计每个人都是很无奈地。”南桓天说道。众人却暗暗咂舌,这少年脑子秀逗了?还敢一直问,帮完事就走人呗,那么多话。

  少女却意外地顺着他的问题问道:“你直说怎么办吧。”

  南桓天没有直接回答,转头走进小女孩的屋子。

  “你妈妈呢?”南桓天问小女孩。

小女孩犹豫了一下,才带着他走进一间不起眼只是一副破旧的门帘遮住的房间。床上一个病榻榻的妇女昏睡不醒。

  “妈妈已经几天没醒了……”小女孩轻声地说道,随即又补充了一句,“但是她还有呼吸,你看。”小女孩走到床前,俯下身子,把手放在妇女的鼻前。一丝丝微弱的气息传到小女孩的手指上,她不由自主地高兴着。

  但众人却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即使现在还没有死,但是也活不长了,除非医系的魔法师才能说有办法救治一下。但这么可能,即使有也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而且有那么容易找得到?

  南桓天二话不说,走上前去。右手放在妇女的额头上方,双眼紧闭。

“万物润母之水精灵,请用我体内圣洁的水源,以你为媒介,执行传输之治愈法则吧!”南桓天底吟咒语,右手慢慢浮出蓝色的亮光,手心朝下缓缓地从额头扫到脚,妇女苍白的脸色渐渐红润,眼底那层黑色素慢慢变淡。

  不少跟进来的看客都有些惊讶。

水系魔法师?竟然还可以不用执咒棒?少女心想。

  西门彦扬着嘴角在一边看着。

  “咳咳…”妇女轻轻咳嗽了两声,缓缓地睁开眼睛,看见那么多人围绕在她周围不免有些吃惊,但马上她就发现自己竟然恢复意识了。

  “小晰这是….怎么一回事?”当妇女看见她的女儿她才放心了下来。

“妈妈,是这位大哥哥救你的。”小女孩也就是小晰,她拉着南桓天的手说对着她母亲说道。

  “这位少年,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啊!”妇女边说边拉开被子准备起来道谢。

  “这位阿姨,不用急着感谢,我只是先净化了您身体里的血液排出一些长期留在体内的毒素。往后您还得自己好好调理才能真正恢复。”南桓天赶紧说道。

  “还是真的要感谢你啊,你看我这也没什么东西可以报答你,我这里有条我丈夫留给我的纪念项链。”妇女边说边伸进怀里取出那条磨得发白的项链。

  “阿姨不用客气,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即使是别人我也会这么做的,既然您醒了,那我们先走了,我们还得赶路,有机会再来看望您。”南桓天说完就走出屋子。

  三人头一次走在一块出来。

  “虽然救了她,但是他们也会回来讨债,还不如直接杀了更直接。”少女说道。

  “世界有那么多的坏人,你能杀光?”南桓天问道。

  “世界上有那么多可怜人,你能全救?”少女反问道。

  南桓天挠了挠后脑勺:“这似乎陷进了死循环啊…不过我留了一道咒语,只要他们遇到危险,咒语会自动铲除敌人。“

少女一听,忍不住惊讶,但马上点头说了声“好”。

  随后三人便走进一条小巷里。

      五

  “大哥,你说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啊。”说话便是4个打手中唯一眼角有刀疤的那个男人。

  “他们应该是要去卡甘拉魔法学院考核的学生。”被称做大哥的男人说道。

  “那他们就是魔法师了?”刀疤男子说道。

  “应该就是,这种人我们惹不起,走,这笔生意先放放,回去找大祭司商量下一步。”为首男人说道

  一伙人便都撤走了。

  慕黎、南桓天、西门彦躲在小巷里听得一清二楚。

  “阿天,我还以为你什么时候变成8级魔法师了竟然可以执行护身之神。原来是吓唬他们的,不过没想到他们后天竟然还有大祭司这种后台。”西门彦说道。

  “嘿嘿,我才几级你也是知道的。既然她们没事了,我们就走吧。这位小姐也是要去考核的学生吗?”南桓天问道。

慕黎点了一下头。

  “那一起走吗?”南桓天邀请道。

  “不用了。”慕黎说道。

  说完,她便自己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南桓天和西门彦倒是无所谓地继续赶路。

  卡甘拉魔法学院有一条规矩就是前往考核的学生从踏进城门开始就要用步行到学院,遇到的一切事情自行解决。这是从头走到尾所以造成很多人都得日夜兼程,最快也需要7天才能到达。而且在进入森林地盘的时候还需要经过一个峡谷。

  傍晚,是所有旅店最火热的时候。

旅店的大厅坐满了准备吃饭的人,大部分都是前来考核的学生,看着络绎不绝的人,店主都开心死了。之前旅店还有包厢,但是想想包厢最后就5个人还占那么大的位置,还不如拆了都做大厅一样的,然后价钱和包厢一样的价格,管你坐不坐,其他的旅店也肯定是人满为患了。

  “胖老板,螃蟹怎么还没上啊。”一名少年喊道。

  “呦,您稍等哈,马上就来。”这家店的名字叫“胖胖鲜旅店”,老板也是和肥头大耳的中年人,食客自然而然地称他为胖老板。

  南桓天和西门彦走了几家旅店,大部分都满人了。

  “这家,人似乎太多了吧…”南桓天走到胖胖鲜旅店的门口一怔。

  胖老板一看又有客人了,急忙放下手下的活,走到南桓天的跟前。“哈,这位先生,住店吗?小店以海鲜为名,别看小店挤,其实这只是看起来罢了,走进去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有感觉哦。”胖老板卖关子似的说道。

  南桓天看胖老板说话那么蹩脚有点无语,倒是西门彦被胖老板忽悠上了。

  “两位真是太幸运,正好我们最后只剩下两间空房,两位不要的话,我想待会肯定也有人会来的吧。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胖老板又说道。

  胖老板看准了天色已晚,这两个人八成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旅店,又欲擒故纵的忽悠道。

  “行,说那么多废话干啥不就找个客源嘛。”西门彦倒是不客气地说道。

  南桓天和西门彦说完便走进去。“亚克,带两位先生去登记西门房,然后去大厅吃饭。”胖老板满不在乎西门彦说的话,吩咐好服务员便又两眼放光的在外面寻找客人。

  真不知道那女孩现在住哪了?南桓天不由自主地想起白天那个少女。

  这一大厅至少也有上百人,男男女女有的混桌吃有点各自形成自己的小圈子。这魔玺城有几十家旅店,如果都爆满的话,那这次来考核的学生岂不是破万了?几万人挤500个名额……让人头有点大了。

  南桓天旁边几桌人都灌起酒来了。

“嘿。我说你跟我们一起去学院,在卡甘拉峡谷遇到危险还可以互相帮助呢。”少年脖子上带了一条老粗的金项链,脸有点醉酒的红晕,手悄悄在吃旁边那位少女的豆腐。

  “这…容我和几位姐妹考虑一下。”少女拿开那少年的手,跟左边的女孩交流了一下。出门在外女孩子也很不方便。

  “我去…这不是变相强迫人家吗。”西门彦遇到美女被禽兽吃豆腐了就老大不爽了。

  那位少女讨论完,便转过去对醉酒的少年说道:“真是抱歉呐,几位姐妹不想麻烦凯少了,我们就看看有没有运气闯一闯了。”少女很婉转的说道。

  这种拒绝的理由,谁都听得懂,不过就是好让对方下个台阶。少年一听,借着酒劲,一把抓过少女的手腕,说道:“要不是本少看你们漂亮,爽本少这一晚,你们过卡甘峡谷我们还可以帮你们,你们竟然不领情。”说完,拿起旁边之前有加过药粉的酒要往少女的嘴边灌下去。少女的其他姐妹,却被凯少的几个狗腿子拦住了,连执咒棒也来不及拿。

  “妖冶之火,吞噬万物,请以我体内爆裂的火焰,以你为媒介,执行吞噬火球吧。”西门彦低吟咒语。手掌一挥,随即三颗火球百发百中地击落酒杯,又打飞了凯少。

  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即使是魔法师中招也会带来巨大的伤害。

  “你…你是四级魔法师?”凯少看见西门彦没有拿执咒棒便能轻易地使出攻击,甚是惊讶。他是临城城主的儿子,自小被有魔法药水和药物进行魔法泡治,目前是三级,可以勉勉强强不用执法棒,但是在其他食客的眼里已经是很牛逼的存在了,没想到这个出手的少年,竟然是四级魔法师?!

  所有人被这边的打闹吓了一跳,顿时寂静下来了。

  “欺负女孩算什么?”西门彦扬起嘴角问道。英雄救美的事情西门彦最喜欢做了,何况是美女呢。

  “你…你偷袭又算什么?”凯少说话多少有点没有底气,但是面子也要做足,何况这边又有许多人认识他知道他的身份。

  “你是认为你正面对战能够打赢我咯?”西门彦依然讽刺的微笑着。他没有否认凯少说他是四级魔法师的缘故就在这里发挥作用了。三级打得过四级?每一级的实力差别都是很大的。

  “你知道我是谁吗?”凯少实力不够,只能搬出他自己的身份了。兰凯迪斯城的城主是一位7级魔法师,还有一位8级魔法师大祭司。

  “我管你祖宗十八代是谁。靠爹靠娘都不是好汉,小子滚回家多练练吧。”西门彦往前踏了一步,俯视着凯少。

  “咕噜”凯少吞了吞口水:“走,小子走着瞧。”旁边的小弟赶紧扶起凯少跑了。

  “啪 啪 啪。”突然想起三声鼓掌声。随后便整个大厅响起雷声般掌声。

  “啊彦,干得不错哦。”南桓天拍了拍西门彦的肩膀。随后那伙少女便来道谢。

  “你也用不着鼓掌啊…”西门彦老大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怎么说他也是有目的地的,为了一择芳香嘛。

  “可不是我拍掌的。”南桓天说着,便看向一边、

  “嘎,怎么是她?”西门彦顺着目光看过去,吓了一跳。

  冷漠的慕黎竟然会为她鼓掌。

  南桓天和西门彦回到座位上朝慕黎笑了笑点头。

  夜晚,所谓明月思故乡。不少人便出来后花园泡茶吃夜宵,更多人去了屋顶和天台。虽是短短两三天天,却让他们无不想念家。但对于一些自行领悟的魔法师倒是一种千载难逢的历练机会。

少女紫色的长发在微风中缓缓飘动,眼睛无神地盯着一个方向,心情有些复杂。曾经她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报仇。而现在她却不清楚自己的目的,有点散乱,越是这样她越是想得很多。今天发生的事历历在目,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看到别人被帮助后的笑容自己也很开心。还记得老者曾说过:“只有自己亲身去经历你才能明白更多。”看来是的。

隔天一大早,许多人便在大厅里面吃早餐了。

  南桓天和西门彦一眼就看见紫发少女,同时她也发现了,相互点头招呼了一下就在邻桌坐下了。

  一个早上很多人都在准备三四天的干粮。因为下一站是卡甘拉峡谷。

  紫发少女已经习惯一个人的旅程,出发前没跟南桓天西门彦打声招呼背着包袱就走了。

  卡甘拉峡谷是因为卡甘拉魔法学院建造而跟着命名的。传说学院建造的时候最大的阻碍就是这个峡谷,里面有很多的野兽,还是暗黑巫族的巫气存在。曾出动所有的魔法师才收服了这个峡谷。当然,还有一些未知的秘密等待着每一批的学员去探索。

  峡谷入口有5个5级魔法师,1个8级魔法师,不管所有的早到或者晚到的学员都停下来了。

  “这里,我有件事情先通知大家。”那位八级魔法师,站在刚设好的高台上说道,“这个峡谷存在许多未知的东西,历届来都有许多学员在里面失踪或者死亡甚至有的生死未卜。这个峡谷曾经是暗黑巫族的地方,但是多年前学院里出动了所有的魔法师净化了一遍,但是依然有不详的东西。历练虽然重要但是,但生命更重要,希望大家好好考虑一下。”

话闭,底下便喧哗了起来,有的想退缩,有点想寻找刺激,有的在利弊权衡比较中等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大家先静静,当然我说的是比较严重的一面,但是在峡谷里获得的东西归个人所有,并且能活下来,表现良好的人都是能够进入学院深造,成为保护大地的魔法师!”八级魔法师说道。

这句话让许多犹豫不决的人准备放手一搏。不过也有许多人结伴而行地退出了,人明显逐渐变少了,这样也少了很多竞争力。

  “在途中,我们也会尽全力保住大家的生命。这是一颗信号珠。”八级魔法师手中出现了一颗黄色的珠子,“遇到危机生命的时候,可及时捏爆,我们会立即赶到,如果未能赶到希望你们各自能够多扛一会儿。如果大家能够团结在一起胜算就更大了。“

顿时底下的人都各自寻找伙伴了。

紫发少女独自一个人坐在树上,而南桓天和西门彦因为昨晚的事件让大家钦慕不已。

  “过5分钟后就从我身后进入,可以有的人会碰到迷乱雾区,不要慌,这个本身没有太大的伤害只不过是把人分散开来。总之一切要小心。”八级魔法师补充道。

  这让很多结伴的人有一些苦恼了。南桓天和西门彦倒是有点开心,这样一来就可以不用一大群跟着他们了,而他们两个有办法让自己找到对方,只要在路上碰见其他人就救助一把,但是自己未必就能够自保,一切视情况而定。

短短5分钟就过去了。

  “该放弃的人已经放弃了,现在还有谁想放弃的还可以站出来,不会有人嘲笑你的,因为这是你自己的生命。”八级魔法师又一次游说道。

只不过现在的人都想通了,没有半个人站出来。

  “那好,希望马到成功。”八级魔法师说完便退开。

  先是两三波人走了进去,便看不见人影了。但是又没有传出声响证明他们是否安全。陆陆续续地开始有大批的人走进去了,很多人的实力只是一级二级魔法师之间。

  “我们走吧。”南桓天说完,便朝在树上的紫发少女看了一眼。

果不出八级魔法师所说的,这大雾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啊天,你说着大雾怎么形成的啊?会不会是巫气太甚了?”西门彦没事找个话题说说。

  等许久,却没有人应答他。

  “我去,那么快就不见了,真没办法…”西门彦无奈地想到。但是只要走出这里他就有办法找到南桓天。

紫发少女走进这大雾里,闭上了眼睛。口中低吟:“万物之友,峡谷之神,请以我体内的五行之力,以你为媒介,执行天眼。”紫发少女虽然闭上眼睛,但是却对周围的环境一清二楚,前后面是什么人,她都一目了然。而对方却像无头苍蝇一样自己摸索路线。

  过了两个时辰左右,才有人走出来。竟是南桓天,接下来才是紫发少女,但却不在同一个地方。

  “呼,啊天,你怎么那么快,这大雾也是挺怪的。”西门彦有些抱怨道。

  “走吧,少废话了,那么慢还有借口。”南桓天笑了笑说道。

  本以为大峡谷只有一条路,但是,这峡谷也真够奇葩的,主干路上的两侧又有许许多多的分支。整体就像一条蜈蚣一样。

  “你说这里有没有死路?”西门彦问道。

  “又不是迷宫怎么会有死路?”南桓天直接否认了西门彦的话。

  “啪”的一声,西门彦的手打在南桓天身上,“这里怎么还有蚊子啊?还老肥了,吸血吸了那么多,胖了飞不了了吧。”西门彦玩弄着蚊子说道。

  “怪多血的,赶紧擦一下吧。”南桓天说道。

  “啊——”。峡谷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怎么回事。”所有人都顿时惊慌失措。有第一个人遇险,那么就一定会有下一个。

  “南哥,终于找到你了。”一个黄色头发少年看见南桓天兴高采烈地说道,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

  可就在这一瞬间,一个黑影略过,黄色头发少年就不见了。南桓天和西门彦大惊失色,那是什么鬼东西。随后伴来的是一声惊悚的惨叫。这连让人捏爆信号珠的机会都没有。

  周围静下来了,南桓天和西门彦背靠背,用百分百的注意力在提防着,刚刚就在他们眼前发生,可想而知那怪物就在他们附近。他们虽然也是心惊胆战,但是不想那么快就放弃。而此时伴随着许多人无缘无故地消失,大部分人都毅然决然地捏爆信号珠,并且被安全地出峡谷了。

  “咻——咻”。几个飞影在南桓天附近蹭来蹭去。

  “我去!还不止一只!”西门彦说道。

这是,也过来了一个人影。速度异常地快,但是后面却也是跟着几只怪物。

  “那人是谁啊,那么倒霉。”西门彦看了看前方的黑影子问道。

  紫发少女在听到有人尖叫的时候就碰上了怪物,还不是一只,只好走为上策,没想到它们还紧追不舍。

  “我说,执行土盾!”紫发少女手掌一挥,地面就突起一块石头挡住了后面的怪物,但是也只能挡几秒钟,不过这几秒钟也够及时逃跑了,在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东西的情况下出手很难有把握。正好她也看到了前方的两个人,细一看,竟然是认识的。

  “小心!”

  “水的掌控者,请以我体内圣洁的水源,以你为媒介,执行凝固!”南桓天以为快的速度低吟咒语。

  紫发少女背后一只黑乎乎的虚影打手停在了她的肩膀上方几寸的地方,如果被抓到,及时逃脱可能也要浮付出一只手的代价。

  紫发少女有惊无险地躲过一次,她朝南桓天点头了一下,但是突然眉头一皱朝南桓天方向手掌一挥,“我说,执行金属重击。”南桓天大惊失色,她不会是要恩将仇报吧?

  只听见“砰”的一声,一只怪物从南桓天背后变成一团黑雾消失了。这是南桓天才明白自己误会了。

  西门彦忙的不可开交,“这些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啊。”他的衣服上出现了不少的抓痕。

  “很可能是被暗黑巫族遗留下的巫气感染的野兽。”紫发少女猜测道。

  “先解决再说吧。”南桓天一看这么多头都大了。

  虽然三个中,两个人是4级魔法师,一个5级魔法师,对付这些被巫气侵蚀的傀儡野兽虽然吃力,但是他们还是有一些底牌的。

  “水神,请以我为媒介,执行毁灭。”南桓天开始放大招了。

  “火神,请以我为媒介,执行毁灭。”西门彦也放出自己最强的绝招了。

  紫发少女看着他们堪比6级魔法师水平的魔法攻击,不免有些惊讶。“五行相融,五行圣光,毁灭五煞。”紫发少女的周围出现了五种颜色的光芒,她手掌一挥,五色光芒瞬间暴涨,被照到的所有怪物都被灭得一干二净。

  南桓天和西门彦两眼放光,没想到她比想象中的更加厉害。

  终于铲除光了,他们三人不免有些乏力,各相视一笑,坐在了一颗大树下休息。

  “你好,我叫南桓天。”

  “我叫西门彦。”

  “慕黎。”

  经过这一战,他们终于真正互相认识了。慕黎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冷淡,只是她经历了别人从不会经历的一些事情,让她看清看淡了很多。但是这几天下来,她却发现这个世界还是另一面的,就发生在这两个年轻人身上。

  “以后一起并肩作战吧。”南桓天很高兴地说道。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寂寞的茶花

  

下一篇:只因为我跟你很好

  

本文标题:寻找失去之魔玺城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89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