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夜飞花

夜飞花

作者:函谷关喜 2016-02-21 11:00 来源:函谷关喜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金陵城的女贼夜飞花是一个痴情女子。洪武三十年,她的情郎名落孙山。一个人坐在玄武湖畔喝闷酒,酒是江南状元红,下箸伴酒的是豆腐花生。四碟调","cover_url":null,"state":"0","parentid":"0","count_of_words":"4066","count_of_details":"1","tags":"41","channel":"2","issecret":"0","shareurl":"http://www.xiniugushi.com/read/read.html?
金陵城的女贼夜飞花是一个痴情女子。

洪武三十年,她的情郎名落孙山。一个人坐在玄武湖畔喝闷酒,酒是江南状元红,下箸伴酒的是豆腐花生。四碟调料,镇江的醋,杭州的盐,常熟的油,苏州的酱,唯独没有北地的火燎之物。

他恨北方士子,落花时节雨纷纷,独占鳌头不是君。他酒后愤骂主考官畏惧流言,洪武皇帝不识大才,到手的功名飞了。那帮山东侉子操棒子舞刀弄枪大闹金陵抱不平。圣心独断,折了两个礼部考官,江南才子一败涂地,成为了笑柄。

昔年贾岛僧敲月下门,引来韩愈一抒胸怀。他不曾金榜题名,只有对月遣怀,趴在凉亭的石台上醉酒不省。

情郎颠七倒八,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金盆洗手多年,她生疏秀气的十指纹路交隔,僵硬疲沓。二十五六年纪,眉间和眼尾渐渐愁绪生成。于是买了田宅,开了一间租书铺子。

去岁中元,她粗布裙钗拿了鸡毛掸子挥去书上浮尘,他就不声不响坐在枣木硬板凳上翻阅孔孟。疏淡的俊目,文弱的样貌,得闲的飘逸。风度数魏晋,他隐有陶渊明风范,夜飞花不觉少女怀春,情根深中。

子时夜凉,她一身夜行衣卓立在菩提树虬枝叶茂间,目中透着猫眼般琉璃色,瑟瑟寒风,风卷落叶,甚嚣尘上。金陵城东南角角突的城墙像朱洪武地包天的下巴,执拗固执不近人情。她两颗黑中带一点碧绿的眼珠子发出幽幽的清光。她有着搀杂鲜卑族并不纯粹的胡人后裔身份,使她发乎情,止乎礼。她眸子堪破夜空星辰,那颗摇摇欲坠的紫微星。她微微叹气。

情郎不知她的芳心有属,她是开书屋的老板娘,他是租书的秀才。书页哗哗,阳光静好,人淡如菊。情郎眼里是世俗的功名,她的眸处男耕女织。两人南辕北辙的不相干,她依旧洒扫除尘,他沉湎功名富贵。

直到天子剥夺他进士及第,天子门生的殊荣。他绑束头发的青色儒巾沾染了酒气,脸有两团胭脂红,衣襟袖管里污秽的肉渍,混合猪头肉和牛脊的遒劲,往日清贫的秀才开了荤戒,眼高于顶的自尊荡然无存,悠悠恍恍地一路寻着记忆来到夜飞花的书屋。物是人非,夜飞花吩咐伙计打烊关门。门板合起来,大屋仿佛是四面不透风的困字。大红烛火照耀,人面桃花,夜飞花说,秀才公,我陪你喝酒。

月上柳梢,人约黄昏。

秀才公固是情郎,而黑衣僧帽的和尚原是旧识,挚友和酒客。

他提着一盏西瓜皮的绿灯笼走在露结凝霜的街头,玄武湖畔渔火闪灭,杨柳依依,佳人遗世而独立。他醉眼朦胧,恍惚间夜飞花轻绽的笑容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墨菊,此生唯一。

十年前,她不辞而别。他无奈北上求闻达。犹是如今这般月色,他曾颇为自负夸下海口说:来日登临相位,必是诰命一品。她浅笑不答。

回到她家后院,他坐在古槐树下,灶间生火烧水,她下厨做了一盘青椒炒肚丝,一碟凉拌黄瓜,一壶温热的黄酒。两人推杯换盏席间不语,酒入愁肠,直把两个洒脱的人儿闷做葫芦,借酒浇愁愁更愁。

她说:既然去了,又何必留恋。

原来他和她蜜里调油的日子终是浅薄,她浮华雍容的浓妆只在正午的堂前会客宴宾,丝竹管乐,歌舞表演。等曲终人散,她伊是苏州绸缎商桂老爷的府上歌姬,闲暇时光,顾影自怜,铜镜里金钗银鬓哀叹年华似水。她厅堂里独舞成魅,满座喝彩,眉目传情,欲一亲芳泽。她挑剔的扬眉,水袖轻纱,回旋舞步,眼里余光一位面有戚戚的贵公子郁郁不乐,那时他未有看破红尘,活脱脱是洛阳纸贵的陈子昂。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这个冬天不太冷

  

下一篇:科学的归科学,信仰的归信仰,民科并不缺一个道歉

  

本文标题:夜飞花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79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