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一个自恋者的独白

一个自恋者的独白

作者:林歌 2016-02-21 11:00 来源:林歌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这个人很平凡,可是,又很特别,所以,我是一个特别平凡的人,平凡到把自己扔到人群中都不会让人注意到,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我这号人存在。尽管如
我这个人很平凡,可是,又很特别,所以,我是一个特别平凡的人,平凡到把自己扔到人群中都不会让人注意到,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我这号人存在。

尽管如此,我却一点儿也不自卑。不仅不自卑,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自恋,自恋得不卑不亢,就好像我是这大千世界中的绝版好男人一样。当然,自恋的意思,并不是指自己真的要跟自己恋爱,假如这样的话,那就跟XX(此处为敏感词)没什么区别了。我讨厌XX(此处为敏感词)。

一直觉得,假如男人为了避免受到爱情的伤害宁愿单身一辈子,有需要的时候只能靠XX(此处为敏感词)来解决问题的话,那恐怕就要辜负了上帝为男人们造出这么一大堆漂亮姑娘的苦心了。谁敢辜负上帝的苦心,那简直就是自讨苦吃。用达尔文进化论的观点来看待男女之间的关系的时候,可能你就会发现,其实,上帝创造一样东西出来,都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这就好比说,上帝创造了粮食是让我们充饥的,创造了房子是让我们来住的,创造了女人理所当然的是让我们不再XX(此处为敏感词)的。既然上帝已经为我们考虑得那么周到,为什么还要辜负上帝的这一片好心呢。

当然了,我之所以这么说,并不是说我好色,而是我已经进入了青春期。其实,在这个世界上,好色的人并不是最无耻的,因为他们好色得光明正大,好色得不卑不亢,见到了漂亮的姑娘就粘了上去,完全表现了出来,让人能够对他们的好色举动有所防备。怕就怕在,你的心里明明好色的要命,却要偏偏装出一副不近女色的圣人模样。这样的人可能就会被人称之为闷骚了。

说句实话,我就是属于闷骚类型的人,而且闷骚得有点儿下流。比方说,在上政治课的时候,别人都在认真唯物论和辩证法之间的关系,而我则趴在课桌上,用手捂着脸,透过手指缝,偷偷地研究坐在前排那个小姑娘的身体结构,希望从中可以找到我所希望得到的答案:大家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为什么他们可以叫做姑娘,我们就不能叫姑娘。经过几个礼拜的研究之后,终于得出结论,姑娘之所以叫做姑娘,是因为她们的上面比我们多出那么一点点,而下面则比我们少了那么一点点。在政治课上竟然偷偷地研究这个,请你们不要说我无耻,也不要说我下流,我只是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好奇,如此而已。

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正处于青春期的男人,又有几个不无耻,不下流的?其实,你们也别跟我装正经,大家都是男人,估计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平凡的男人在青春期的时候,一般都是无欲无求的,只不过是稍微有点儿喜欢看漂亮的姑娘,如此而已。我虽然很平凡,可是,我却从不掩饰自己对漂亮姑娘的喜欢。否则,准有人会说我又在假正经了。

在这个世界上,最让人讨厌的恐怕就是那些假正经的家伙了,虽然我也曾经假正经过那么一阵子,不过,我现在已经改邪归正了。

但很明显的是,在我们这个以含蓄为美的古老国度里,假正经是最受欢迎的人,因为他在假装正经的时候,总会皱着眉头,一本正经,把自己弄成一副哈姆雷特的样子,净以为自己真是王子了,认为天底下所有的公主都喜欢他们了,其实,恶心。话虽然这么说,可是,现在的很多女孩子却偏偏就是喜欢假正经的人,因为她们认为,只有忧郁的男孩子才是世界上最有品位,最有气质的男人。只可惜的是,当我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已经改邪归正,不再假装正经了。

当初,我喜欢隔壁班的一个女孩子。那个时候,大家刚刚上中学,属于发育阶段,思想还没有完全成熟,所以,从理论上讲,我还不大明白“喜欢”这个词的真正含义,净以为人家长得漂亮,自己就一定非要去喜欢人家,否则,就对不起她那张漂亮的脸蛋了。现在,当我以过来人的身份去看待那时候的“喜欢”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那个时候其实是真的很喜欢人家。虽然还不大确定自己究竟喜欢人家哪个方面,但是,我却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只要一见到她,甚至是不见到她,只要一闭上眼睛想起她,内心就会涌起一阵莫名的冲动,这种冲动就像是老鼠见到大米的时候那样,不吃到嘴里誓不罢休。

我想,这是爱情前的最大征兆。而陷入爱情旋涡之中的人,最明显的特征就是,会在一些不适当的时候做一些最不适当的事。比方说,上课的时候,听得正入神,却突然想去嘘嘘了,于是,连声招呼都没有跟老师打就直奔厕所,结果跑到厕所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于是,站在那里苦思冥想,想到最后终于想起来自己是来撒尿的,于是解开腰带开始办事。

事还没有办完,却又莫名奇妙地想起她,想着,想着,于是乎,就把撒尿的事情给忘记了,于是乎,连裤子都忘了提,直接从厕所里走出来了,尿的痕迹淋漓了很长的一段距离。

至于说那个让我心动的姑娘的样子,现在虽然谈不上记忆犹新,但是,还记得个大致轮廓。假如没有猜错的话,那个时候,她应该是一副圆圆的面孔,白皙的皮肤,长长的头发,喜欢扎着两个小辫子,从后面一看,像是个男孩子,可是,转到前面一看,哇,又变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女孩子,漂亮的女孩子。关于这一点,所有见过她的男生都可以为我作证。

平日里,我们这些小男生总会聚在一起对班上的姑娘指指点点,关于她的传闻,有的说她很特别,有的说她很漂亮,所以我作了个总结,她特别漂亮。对于特别漂亮的女孩子,我总得给她取一个漂亮的名字吧。漂亮的姑娘总是要有一个漂亮的名字的,这在所有的言情小说当中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真理,就像是男主角和女主角一定要发生一番轰轰烈烈的爱情一样。尽管这不是一个言情小说,尽管她注定无法成为我这部小说的女主角,尽管她原来的名字不仅不美丽,而且还俗气得吓人,但是,作为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女子,我想,我有责任要给她取一个美丽的名字。

我又是翻唐诗,又是翻宋词,结果翻来翻去,脑子所涌出来的却全都是“茄子”这个词。不可否认的是,我喜欢吃茄子,无论是红烧的还是清蒸的,都喜欢到不可自拔,就像猫爱吃鱼,老鼠爱吃大米一样。所以,在这里我就暂且称那个姑娘为茄子吧。我得承认,这确实不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但是,在那个时候,她却可以和茄子一起并入我最喜欢的东西范围之内,足以证明她对我的重要程度。

所以,茄子就茄子吧。想想也真够好笑的,自己的初恋留在自己最深刻记忆中的,竟然是一只茄子。

关于我和茄子的那场恋爱,说起来真是有点儿天方夜谭。

在遇到茄子之前,我还没有谈过什么正儿八经的恋爱,顶多也就是小打小闹,玩玩过家家而已。

为什么没有谈过恋爱呢?因为我很害羞呀,为什么会害羞呢?因为我性格内向呀,为什么性格内向呢?因为我胆子很小呀,为什么胆子很小呢?因为我是个平凡的男孩子呀,为什么是个男孩子呢?这个我怎么知道,问我爹妈去。所以,和茄子的那场恋爱,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了我的初恋。在初次见到茄子的时候,我就产生了一种被强烈电流给击中了感觉,把我一下子从喜马拉雅山的高峰给击到了太平洋底,如堕五里雾中,晕晕乎乎的,就跟做了场梦见到了传说中的公主似的。我相信,那个时候茄子应该和我有同样的感觉。

关于这一点,不是我自做多情,这完全可以从茄子和我在交往中看出来,比方说,她在和我说话的时候所显现出来的那种温柔的眼神,比如说,在遇到熟人的时候,故意在脸上表现出来的那种骄傲而又得意的神情,比方说,私底下她对我的那几篇狗屁不通的文章的赞不绝口,比方说……在这之后还有十万八千个比方说,就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呀,所以,从这种种迹象表明,茄子也喜欢我,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喜欢。

这种自以为是的推论,让我很快地就沉浸到所谓的爱河当中而不可自拔,心猿意马,意乱情迷,无论何时,无论何地,脑子里老是幻想着一些和茄子所经历的浪漫场面:夜晚来临的时候,我们在落满花瓣的林荫小道上悠闲地散步,在洒满月光的河面上泛舟,在春光明媚的大草原上奔跑,在平静的沙滩上谈情。每当幻想到其中最精彩的部分的时候,我总是会忍不住地笑出来声来,那些肆意妄为的哈哈大笑声响彻云霄,整个班级开始鸡犬不宁。可是,正在我得意忘形的时候,讲台上那位早已怒不可遏的老师,就会揪掉一截粉笔,朝我狠狠地轰炸过来,把我从幻想轰炸回现实。

这个时候,才忽然清醒,哦,眼前既没有林荫小道,也没有草原沙滩,更谈不上和茄子亲密相处的场面,只有大家齐刷刷地投射过来的异样的眼神。至于说茄子是不是真的喜欢我,我还没有从她那里得到过亲口地证实,而我也没有在她的面前有过任何喜欢她的暗示。我只是想把这份真正的喜欢深深地埋藏在内心深处,就像是火山在积聚能量一般,等到了适当的时候,它就会一下子迸发出来,挡也挡不住,不用我再说什么,茄子也就自然地知道我是喜欢她的了。所谓水到渠成,船到桥头自然直,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比如,天黑以后

  

下一篇:少年游戏

  

本文标题:一个自恋者的独白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79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