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隐在我的城

隐在我的城

作者:林歌 2016-02-21 11:00 来源:林歌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有一种说法,每一颗年轻不羁的身体里面,都住着一颗文艺范儿的心。年轻的时候,喜欢装出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为赋新愁强说词,好像全天下的人都不如自
有一种说法,每一颗年轻不羁的身体里面,都住着一颗文艺范儿的心。年轻的时候,喜欢装出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为赋新愁强说词,好像全天下的人都不如自己的法眼。年龄渐长的时候,愈加无法忍受都市的喧嚣,希望寻找一处陶渊明式的世外桃源去隐居。正所谓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城,找个小城镇去隔离大城市的喧嚣,寻找心灵深处的桃花源还是可以的,所以,韩寒写了他那篇颇受争议的《小镇生活》,隐居不成,只能在小说中过他的隐居生活。

古城是这样颇具文艺范儿适合隐居的地方。一湖清水抱古城,一条青石板铺就的石径缓缓绕城而过,一条挂满红色灯笼的老街道,一座座饱经沧桑的老建筑,一群载入史册的古名人……一切,都美到了极致。这个温润如玉如谦谦君子般的古城,没有小家碧玉般静谧的江南古镇的靡靡雨烟,只有静谧、安宁、祥和,以及让人忍不住流泪的沧桑。灰墙、红瓦、木隔扇窗、青石板路、大红的灯笼、木雕、深巷、八关斋、壮悔堂、桃花扇、保持着北方最传统风味的古城、流传在街头巷尾的古老诗篇,都将从千年前就绽放开来的文艺范儿都演绎得如诗如画、如梦如歌、荡气回肠……

我曾经在《一个地方,两个姑娘》中这样描述商丘:“当我沿着这座城池古老的街道散步的时候,几乎都可以闻到一股被千年古老文化熏陶过的气息。在那些古老的街头巷尾,不时会有微微的风吹过来,带着一股子沉重的酸腐之气。而斯时,那些古老城墙的断壁残垣正笼罩在漫天夕阳下,透出一股逼人的寂清感,冷艳、悲壮,犹如八关斋那口上古年间遗留下来传说是大禹锁蛟的古井,呜呜响个不停。在最初的几天,正好是初秋季节。古城初秋的天气清纯得犹如二八少女,能够粉嫩得能够捏出水来。后来,古城开始进入了漫长的雨季,往日那些万里无云的晴空总是布满了墩布似的云彩,不捏也能出水了。”

四条长街将古城分为四个部分。北街最繁华,是商铺集中地。南街保持着最完整的古街深巷。书店,古墨宣纸,大红的灯笼高高挂,斑驳的红砖,沧澜的蓝瓦,古街深巷,深深小院,这样的场景,摄影家是最喜欢的。瓦蓝色的长裙,光着穿着帆布球鞋,长长的围巾一揶到地,踩着青石板铺就的街道,还没有被重工业污染的天空,还可以看得见的星星,街道两边仍然朴实的人,冬日的午后,老街角的长椅上抽烟的老人……这样的场景,就像是从文学作品中走出来的。

南门叫做“拱阳门”,意为拱着太阳。原来已经坍塌,后来经过修整,已经恢复原貌。南门外有水域称作南湖。湖水初平,平沙出岛,岛旁有鱼,云群落燕,燕飞柳扬。湖的东南方向是应天书院。应天书院与江西庐山白鹿洞书院,湖南长沙岳麓书院,河南登封嵩阳书院并称北宋中国四大书院,是范仲淹早年求学及任教的地方。后来被称作“清初文章第一家”的侯方域便是出自应天书院。根据史料记载,侯方域是古城的官宦世家。他与李香君的爱情故事经过孔尚任的《桃花扇》渲染,成为才子佳人的佳话。张爱玲说:“普通人的一生,再好些也是桃花扇,撞破了头,血溅到扇子上,就在这上略加点染,变成一枝桃花。” 

在南城里的一处深巷里,曾经有个叫做“慵懒书屋”的地方。慵懒,其实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人舒服的字眼儿,它的发音,就有种远远悠长的惆怅,yong~~~。慵懒书屋,说是书屋,其实是个文艺青年们聚集的地方。他们办画展,举行诗会,提着相机在城墙根下到处乱转,用镜头记录下这个古城的角角落落。闲下来的时候,他们就和朋友就着花生米,喝“蓝牌”啤酒。书屋的创建者老木说,他喜欢这种慵懒的感觉。他说他觉得最文艺范儿的东西不是棉布长裙,光着脚穿帆布球鞋,不是坐在有落地玻璃窗户前喝咖啡,而是夏日的午后,看着古城的老大爷坐在大树下,一手摇着蒲扇,一边眯着眼睛吸溜茶水,一边给你讲他年轻时候的事儿,有点逗,又有点悲凉。

在古城,还有很多像老木这样的文艺青年,他们是古城文化和啤酒文化的追随者,很多都是从喧嚣的大都市过来寻找想象中世外桃源的。他们喜欢在黄昏的时候爬上城墙,几个人并排坐着,穿着大裤头、人字拖和扭筋儿背心,一手夹着红旗渠香烟,一手拿着“蓝牌”啤酒,吹牛,聊天,骂人,举办朗诵诗会,看夕阳落下去月亮升上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泪流满面。他们喜欢这里仍然保持着的不被尽染的风物,喜欢这里慵懒的方言,就像他们喜欢用牙齿咬开啤酒盖儿的时候溅起的泡沫儿。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元宵节坠楼事件

  

下一篇:绝世好武功,干了这碗元宵

  

本文标题:隐在我的城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77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