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萧红:你们爱她的轰轰烈烈,我偏爱她的细水流长

萧红:你们爱她的轰轰烈烈,我偏爱她的细水流长

作者:濡以墨 2016-02-21 06:12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关于这位女作家,大家都爱聊她惊世骇俗的爱情故事:年少时离家出走,逃离婚约,独身跟着一个男人去北京求学;三十余年的菲薄生命里,来来往往四个男人,两纸婚约,也是两次怀着前夫的孩子嫁给下一任丈夫;还有从后人回忆录中被品评出来的,鲁迅先生对她独有的偏爱。不用说以前,就算放到现在,大概也会被骂一句“混乱的婊子”,文艺一点的说法是“一位私生活很浪漫的作家”。有些东西,一定要隔着漫长的岁月重新检验。所以,今天喜欢萧红的人,都爱她敢于轰轰烈烈活一把的勇气,爱她把短暂的生命翻出缤纷的花样来,爱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生活琐碎而

来自许鞍华《黄金时代》剧照

关于这位女作家,大家都爱聊她惊世骇俗的爱情故事:年少时离家出走,逃离婚约,独身跟着一个男人去北京求学;三十余年的菲薄生命里,来来往往四个男人,两纸婚约,也是两次怀着前夫的孩子嫁给下一任丈夫;还有从后人回忆录中被品评出来的,鲁迅先生对她独有的偏爱。

不用说以前,就算放到现在,大概也会被骂一句“混乱的婊子”,文艺一点的说法是“一位私生活很浪漫的作家”。

有些东西,一定要隔着漫长的岁月重新检验。所以,今天喜欢萧红的人,都爱她敢于轰轰烈烈活一把的勇气,爱她把短暂的生命翻出缤纷的花样来,爱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生活琐碎而繁重,她的这种洒脱的态度,我当然也爱。

单拎出这些故事,她确实足够特立独行,可是读过她的《商市街》,我发现那里面的萧红,更值得喜爱。

萧红第一个爱人是汪恩甲,据她说是很帅很帅的,但确是个懦弱的男人,终究忍受不了流言和贫穷,把大肚子的萧红抛弃在旅馆里。这时候来帮助她的人,就是萧军,带着钱,带着关于文学的梦想。第一次见面,两人就聊了一整天。

萧红拖欠旅店房费,被旅店老板扣留在房间里。恰逢松花江涨水,淹了大街小巷,萧军借了船,用绳子把萧红从窗口救出。

听起来狼狈不堪,可是现在想来,萧红从那个时候起就应该不会再爱上别人。我们念念不忘那句话——“我喜欢的那个人,会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大概就是萧红遇见萧军时候的感觉。

因为他是萧红生命中的一场雪中送炭,其后出现的端木蕻良和骆宾基,都不过是可有可无的锦上添花。


“理直气壮地走在街上”

萧军救走萧红,两个人先是住在商市街的欧罗巴旅馆,后搬入租住房中。那时候她还是张乃莹,他是三郎。他们没有光环,没有名气,更没有钱。萧红的《商市街》写的就是两人这段时期的生活,每一天除了饿,就是冷,可是书里充裕着的满满爱意,大概之后所有作品中都没有的。

住在欧罗巴旅馆里的时候,仅有交房费的钱,租不起铺盖,两个人在草褥子上拥抱接吻,用脸盆喝水。旅馆经理要求交足一个月的房费,两人交不起,萧军用剑吓跑了经理,结果经理报警冤枉二人携带兵器,警察气势汹汹地来抓人,一番争斗后才发现只是一场误会。

后来,萧军出去做家庭教师,可以赚一点钱,赎回两件当铺里面的衣服,两个人穿得暖暖和和地去吃饭。萧红详细地写下了这一段话:

惟有我穿着他的夹袍,两只脚使我自己看不见,手被袖口吞没去,宽大的袖口使我忽然感到我的肩膀一边挂好一个口袋,就是这样我觉得很合适,很满足。

电灯照耀着满城市的人家。钞票带在我的衣袋里,就这样两个人理直气壮的走在街上,穿过电车道,穿过扰攘着的那条破街。

一扇碎碎的玻璃门,上面封了纸片,郎华拉开它,并且回头向我说:“很好的小饭馆,洋车夫和一切工人全在这里吃饭。”

萧红接着写,他们占了一个桌角,她看到小圆木砧子上堆着煮熟的肉,萧军就去让人切了半角钱的猪头肉。她又看见火炉上煮着肉丸子,心想要花很多钱吧,便说:“这么多菜,还是不要肉丸子吧”,萧军说:“肉丸子还带汤”,萧红心里知道,萧军这就是愿意的意思了,所以“一决心,肉丸子就端上来”了。

更详细的菜单是这样的:小菜每碟二分,五碟小菜,半角钱猪头肉,半角钱烧酒,丸子汤八分,外加八个大馒头。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白又白的朋友

  

下一篇:感谢你,赠我一场空欢喜

  

本文标题:萧红:你们爱她的轰轰烈烈,我偏爱她的细水流长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67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