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植树

植树

作者:白又白大王 2016-02-21 06:02 来源:白又白大王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老家伙的故事往往时代久远,久远的老家伙自己都记不清准确的时间。  那大概是一九九七年的秋天,在我上过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大学上到第二年","cover_url":null,"state":"0","parentid":"0","count_of_words":"2660","count_of_details":"7","tags":null,"channel":"1","issecret":"0","shareurl":"http://www.xiniugushi.com/read/read.html?l
  老家伙的故事往往时代久远,久远的老家伙自己都记不清准确的时间。

  那大概是一九九七年的秋天,在我上过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大学上到第二年的时候。至于我为什么上过三个大学,以及那几年跌宕起伏、波澜壮阔的人生,篇幅肯定百倍于接下来要讲的植树,留到以后慢慢说吧。

  第二年一开学,我就被撤掉了班长和系学生会学术部长的职务,表面上的原因是我挂科太多,传说我是学校历史上唯一一学期挂三科的学术部长。不过我自认为我被撤职的直接原因是在公共场合侮辱副系主任:一次大会,我坐在台下公然说副系主任“村儿”,气质就像烧锅炉的。其他同学发现他出现在我们身后时慌忙散去,而我轻蔑的看了他一眼,点上烟叼着直接出了电教室。

  不管怎么说,失去了所有的官职,我仿徨失落了起码若干袋烟的时间,之后就迅速恢复过来,变本加厉的寻找各种可能的娱乐项目——担任那些烦人的职务让我大一少玩了不少。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得知有个去赤峰种树的机会,花不了几个钱还有好几天可以理直气壮的不上课,第一时间我就兴冲冲的报了名。这里还要再插句闲话,我怀疑那个烧锅炉的系主任真不是捕风捉影,他从中作梗害得我在本系没报成名,要不是会计系负责老师怕凑不够人给我报了名,我还真就险险去不成了。

  而向我通报植树活动这消息的,是我在会计系的熟人,为了下文提到便于称呼,就叫他鹏吧。鹏高中时学的是日语,身材矮小的很像日本人,相貌猥琐的很像日本人,热衷和各路姑娘搭搁的习惯,恩,可能应该也像日本人吧。鹏家境优渥,我人生最早吃到的寿司就是他在华堂商场买来的,一盒十几二十块,那时候俭省的女生一个月生活费可还不到一百块。可惜的是,他分给我的寿司有一块在嘴里嚼着的,在他离开后冲服了,其他的都被扔进了垃圾堆,那时候真的受不了生鱼生肉的味道。

  印象里,是个九、十月份的晚上,北京市被组织起来的青年们在北京北站混乱的站前广场上集合了起来,讲了活动意义和注意事项之后,跟着小旗就上了火车。

  现在北京往北去往内蒙方向还没有高铁动车,更不用说那会了。去种树的我们霸占了绿皮车上相邻的几个车厢,晃荡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上午才抵达只有四百多公里以外的赤峰。在这十几小时的旅途中,鹏已经和两个同校的姑娘颇为熟络,顺便还认识了坐的不远的几个外校姑娘。回想起来,“好女怕磨男”、“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些话还真不是盖的。

  一下车,早就等在火车站的政府工作人员安排我们上了大巴,去往几小时路程外的什么什么旗。关于这个什么什么旗到底是什么旗,我最近换着关键词百度过数次当年的植树活动均没结果,所以我也不纠结了,反正知道它是沙漠边缘当时很不发达的一个旗就好了。

  中午过后,我们到达了旗政府所在地,就等于是内地的县城。当时这个小城市只有一条比较宽的马路,大部分商业设施都集中在这条街上。这条街的边上,有一些不太高的楼房,大多两三层,往街道后面望去,基本就都是平房了。而我们住的宾馆就是以当地旗的名字命名的,大概是四五层的样子,只记得在我们的房间几乎可以俯瞰半个城市。

  第三天清早,我们开始了那几天植树的规律生活:清早起床吃饭,大巴把我们拉到沙漠边缘开始植树,中午再把我们拉到一片蒙古包当中去吃中饭,饭后稍事休息拉回去继续种树,傍晚回酒店吃饭、自由活动、睡觉。

  我们种的是一种叫“梭梭”的灌木,树苗最矮的不到二十厘米,长的也就是三四十厘米的样子。种起来也不像内地种树还要挖坑,正确的种植技巧是:先把铁锹翻过来,凸起得那面朝上,和地面成约六十度,根据种苗植株的大小,把一到三株种苗紧紧的贴在铁锹背上,慢慢的把铁锹插进沙土里,让种苗跟着一起进到土里,最后把铁锹抽出来,适量浇水,一个坑就算完成了。

  有一点超出想象的是,沙漠并非如预料的那么干燥,走不出多远,就会遇到小小的水洼,我们得到的指示,就包括遇到水洼可以提高种植密度,适量多种。

  每个人每天都是有定额的,可以自由组合队伍,反正队伍里人多就要种的多呗。想想那时候人真实诚,居然没多少人偷奸耍滑,经常到集合时间还有很多人赶着完成任务,推迟发车时间。

  据我观察,这好几百去植树的小青年儿中,很少有单打独斗的,大多是两三个人一组,四个人一组的也不算少见,毕竟一个房间两个人,往一块一凑合就四个人了。我们也不例外,开始的队伍里,有鹏、我和那两个本校的姑娘。

  我们的植树小队随着鹏社交能力的发挥在不断扩大。鹏不断的吸收那些只有女生的小队伍加入我们,队伍里女生比例的不断提高无疑也让后加入的姑娘们觉得这是个安全的集体。

  我已经记不清当天队伍最庞大时到底有多少人。我只记得我们的小队在植树第一天扩张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规模;我还记得其他男生看我们的仇恨眼神里还带着“看这俩傻逼”的嘲弄;我最深刻的记忆,是我负责携带的树苗们。

  开始的时候两只手就能掐过来,边走边种树苗却越来越多,中间的时候要用两只胳膊环抱在胸前,那些树苗很短,抱在胸前除了会被小枝子扎脸以外,还会频繁的掉到地上。鹏热情的和每个愿意与他聊天的姑娘交谈,教人家种树,偶尔会伸手从我这里抽走几颗树苗,连枝叶擦过我的脸他都不会注意到,当然也就注意不到掉地上的小树苗了。我只能自己手忙脚乱的试着捡起掉在地上的树苗,结果往往是越掉越多,只有某位好心的姑娘关注到我,这场面才会稍微好转。

  总而言之,当时的场景就是鹏走在最前面,殷勤的招呼每个姑娘,姑娘们就像郊游,一个个和希腊女神一样,手里举着几根树苗,或许另外一手还会拎把铁锹。我跟在最后,怀里抱着不知道几百几千根树苗,似乎我还一直拽着一把铁锹……

  还好我机智是与生俱来的,没多久,队尾的我变成了背着一条装满树苗的麻袋,另一手拽着铁锹的造型。

  姑娘们累了、倦了、晒了,反正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我们的队伍。可是!她们的树苗都他娘的留给了我们。慢慢的,鹏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鹏不再风趣幽默的陪姑娘们聊天,鹏提着铁锹开始全神贯注的种树。

  太阳偏西,很快就要集合了。我的麻袋里还有小半袋树苗,眼看是种不完了,我们逃兵一样沮丧的拎着铁锹乱走,连说话都没了兴致。

  翻过一个小小小小的沙丘,我们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水洼,还是个不小的水洼。我们想起之前接受的教导:遇到水洼可以适量提高种植的数量和密度。

  我俩对视了一眼,无需言语,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几分钟以后,我俩轮流和一大蓬梭梭合影,因为是个大水洼,所以种的数量比较多,为了留纪念,我特地在这蓬梭梭边上写道:“此处共有梭梭xxx棵。”

  百位数是四。

伙食

烤羊腿

红山公园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嫖哥传奇

  

下一篇:驴火揭秘之旅

  

本文标题:植树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67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