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嫖哥传奇

嫖哥传奇

作者:白又白大王 2016-02-21 06:02 来源:白又白大王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和嫖哥正式相识是在九五年,我的第二个和第三个大学之间的补习班,补习班位于新街口附近的南草场胡同,离我家有二十分钟公交加上一支香烟和两个
  我和嫖哥正式相识是在九五年,我的第二个和第三个大学之间的补习班,补习班位于新街口附近的南草场胡同,离我家有二十分钟公交加上一支香烟和两个包子的距离。而在此之前嫖哥已经和我住在同一个大学院里超过十年,只是没什么正式认识的机会。所以说,到了时间,该成为朋友的人总会相识,我和嫖哥就是这样。

  少年的友情就在互相摸来摸去之间不断加深,直至成为多年的至交好友。这听起来有点色情,实情是我对嫖哥当年就已经圆鼓鼓软乎乎的肚子很好奇,经常会要求摸摸他的肚子,而嫖哥每次都大张双臂痛快地满足我的好奇心。嫖哥对我当时已经及肩的长发也同样好奇,“还没见过老爷们儿这么长头发!”,不同于我的光明正大,嫖哥喜欢突然袭击,通常都是趁我不注意从后面呼噜一把我的脑袋,有时还会顺手揪一下。可能因为嫖哥已经在我的生活里失踪了的缘故,这些都报应在了我一个人,我现在拥有嫖哥当年样的肚子,头发却掉的七零八落,已经稀疏的盖不住头皮。

  嫖哥是个温暖的朋友。第三次高考之后,我人生第一次陷入对未知的恐惧,我以为自己考不上大学了,我不知道自己不上大学还能去干什么。那个年纪,谁都不懂安慰人,嫖哥拉上我,在小饭馆里干掉了两瓶红星二锅头,然后并肩坐在马路牙子上,嫖哥看着我扯开喉咙冲着下水井猛吐,轻柔的拍着我的肩背。虽然当时神志已经不太清醒,但是我清楚的知道,嫖哥是我不能随便放弃的朋友。

  

  时间一转就已经是二零零四年。这些年里,嫖哥有了让人艳羡的收入和地位,也有了游戏机以外新的爱好:嫖娼。

  嫖哥还是记挂着我的,经常在半夜十一点以后敲开我的门,点上烟和我对坐,极其生动的用各种煽动性极强的词句详细描述他当天要去游玩的地方和服务,被我拒绝后悻悻离去,下一次仍然不计前嫌的来动员我。

  根据嫖哥动员我的频率和他讲述的细节,我猜测他每周起码要出去嫖五次,加上他当时不知从哪来的口头禅“一生辛劳只为嫖”,让我决定在他的传奇故事里用“嫖哥”来称呼他,而不是他那清雅的和本人不相配的本名。

  那天深夜我被手机吵醒时,正睡的迷迷糊糊,摸过电话也没看来电信息,直接贴在耳朵上:“谁呀?”

  “是我,”电话里是嫖哥的声音,“你现在手里方便么?”

  “嗯,什么?什么方便么?”我当时心里对于被吵醒是很不满的,什么事不能等白天说。

  嫖哥电话里很着急,“你现在能凑出两万五千块钱吗?赶紧带钱来方庄派出所接我一趟!”

  挂断电话,穿衣服的当口,我已经理顺了真相:嫖哥,嫖娼被抓了,在派出所等我带钱去捞他呢。

  嫖哥运气不错,我当时有份体面的稳定工作,家附近的提款机也没有歇工的。很快我就凑够了钱打上车赶往方庄派出所了。

  进派出所,找值班室。

  “您好,我是xx所在公司的领导,听说他出了些情况,我是来交罚款领人的。”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类似的场景听人描述的多了,想不到还有用到的机会,心里有点忐忑,还有点为自己的演技自豪。

  办公桌后面坐的是个三十多岁,脸长的特正直的警察,“罚款都带来了?”

  我连忙的点头哈腰,“都带了,带够了。”

  “坐下说吧,要不要收据,要的话两万五,不要的话少交一千。”说着话,正直脸扔过一个发票大小的本子,我一看,《治安管理处罚通知书》。

  “要吧,回公司也要有个交代。”正直脸开始数钱,开票,我怎么总觉得他脸上有瞬间嘲笑的表情……

  手续很简单,几分钟就好了,正直脸打了个电话,“等会吧,你同事一会就过来。”说着话,又扔过来一根烟。

  抽着烟,正直脸低头看了眼卷宗,抬起头来对我说:“你这哥们儿也他妈够逗的!”

  “不是,不是哥们儿,是同事。您说什么够逗的?”

  “你那哥们儿,噢,同事,不用你再提醒,和出租车司机吹了一路牛逼,到地方给司机一百,还“不用找了”,还他妈给小费呢,结果他下车上楼了,司机跟他后头悄摸也上去了,看准他进了门就打电话举报了。”

  “啊?这也太……”

  “谁他妈说不是呢,内孙子拿了举报的奖金就要撤,就那么两百块钱。我揪着骂了丫一溜够,要么你就别拿人小费,拿了还举报人家,甚么玩意儿啊!”

  警察的正义感对我的世界观造成了巨大冲击,我使劲挣扎,一时间还是有点摇摇欲坠。

  如果不是嫖哥被带出来了,我可能会在这沉重的哲学问题中一直迷惘下去。我和嫖哥对视了一下,都没有说话,我转过头去,对着正直脸表示感谢:“那我就带他回去了,我们一定对他加强教育……”

  正直脸打断了我,不屑明显写在脸上,“装,还装,就跟谁看不出来似的!该回家赶紧回家去吧,大半夜的,谁还教育谁啊。”

  原来我的演技一早儿就被识破了,我有点沮丧,转身正要走,“啪”的一声一小叠钞票又被扔在了我面前,“通知书给我留下,你们要它有个屁用啊?”

  我之前的兴奋被打击得荡然无存,垂头丧气往外走,走没几步,正直脸提高了声音说:“叫你哥们儿以后出来耍低调点,别他妈在给小费了!”

  

  回去的出租车上,我和嫖哥并排坐在后座上,嫖哥先给我讲了他那个版本的故事:

  前不久,嫖哥才买了辆悍马,当时北京还不超过五十辆。嫖哥觉得开着这么牛逼的车去找楼凤儿太过扎眼,于是就打车前往。一路上在司机的逢迎之下,聊的相当投机,嫖哥这时候的性格越来越张扬跋扈,碰上逢迎的自然要有点表示,就直接扔了一百块给司机。到了楼凤儿的家里,据说是个颇有几分姿色、气质也不俗的姑娘,要价也不菲。姑娘给嫖哥展示了满满两柜子的名牌包包,又给嫖哥讲述了自己的坎坷经历:名校毕业,嫁给富家子弟以为过上了幸福生活,因为误会被扫地出门后,觉得上班太累就走上了高级鸡的道路。两人正在喝酒聊天培养感情——我不无恶毒的猜测当时他俩相谈正欢,就被警察同志敲开门捏了个正着。

  嫖哥讲完,我补充了警察告诉我的信息,这中间前面开车的司机不时插话进来,发表点自己的意见,我俩偶尔“嗯啊”一下,基本就无视了。

  嫖哥听说那个出租车司机拿完小费又举报他的消息,勃然大怒,对北京市出租车从业人员的全体家属发出了最为亲切的问候。可是嫖哥忘了前排的司机也在他问候的范围之中,或许,嫖哥根本就不在乎这些NPC的感受吧。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的青春谁的她

  

下一篇:植树

  

本文标题:嫖哥传奇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67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