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宣布一件事情:欠XX的钱,我不打算还了!”

“宣布一件事情:欠XX的钱,我不打算还了!”

作者:涛心涛肺 2016-02-21 05:12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个节假日的晚上,跟五六个同学一起玩德州扑克,此前我没接触过这个游戏,一边学一边玩。我身上没带零钱,只好先从东道主兰总那里借5块钱“上底”。很怪异,前面几个回合下来,赢家基本上都是兰总一个人,我手上的资产仍然是-5元。在洗牌的空档子,大家又开始高谈阔论了,然后我郑重其事地高喊一声:“注意力集中了,我宣布一件事情!”随后,大家都安静下来了,有人急着问:“宣布什么?”我神情严肃地说:“刚才借兰总的5块钱,我不打算还了!”“为什么?”“因为他现在是首富,我开始仇富了!”我这样一说,一群输家纷纷表示“强烈支持”。

一个节假日的晚上,跟五六个同学一起玩德州扑克,此前我没接触过这个游戏,一边学一边玩。我身上没带零钱,只好先从东道主兰总那里借5块钱“上底”。

很怪异,前面几个回合下来,赢家基本上都是兰总一个人,我手上的资产仍然是-5元。在洗牌的空档子,大家又开始高谈阔论了,然后我郑重其事地高喊一声:“注意力集中了,我宣布一件事情!”随后,大家都安静下来了,有人急着问:“宣布什么?”我神情严肃地说:“刚才借兰总的5块钱,我不打算还了!”“为什么?”“因为他现在是首富,我开始仇富了!”我这样一说,一群输家纷纷表示“强烈支持”。得到了同伙的支持,我便觉得自己可以理直气壮地赖账了。

我还没来得及得意,突然发现自己的资金链断裂了,不得不再次谦卑地向首富举债了。首富先生断然拒绝:“不借了,你的信用记录太差了!”于是,我转而求助于其他尚未破产的输家;因为我觉得他们跟我是难兄难弟,应该能够同病相怜,能够“设身处地”为我想。可是,这群先前还强烈支持我不还所欠首富的债务的兄弟们,现在都变成首富先生的应声虫了——“不应该借钱给信用状况不好的人。”最初宣布赖账不还的时候,我曾经显露了英雄气概,无限豪迈;现在才发现,这个豪迈的代价是众叛亲离。

【 阶级兄弟往往是靠不住的:让他们在“道义上”、感情上对你进行零风险、零成本的口头支持或曰“声援”确实很容易,可一旦对你的支持有可能损害他们自己的利益,他们会特别谨慎。 对于为富者的不仁,我们比较容易心平气和地接受;但是倘若阶级兄弟对你不仁义,我们会觉得非常寒心——他们可是我们最后的指望啊。】

诚然,这些都是自己人之间毫无顾忌的玩笑话,可是,玩笑话,往往反映了我们潜意识中的某种真实想法。我当然不是说这个玩笑话暴露了我不打算给兰总还钱或者他不打算继续给我借钱这样的“真实想法”,而是说,在日常的工作、生活和学习中,我们很难摆脱这样的思维模式。

譬如说,我们欠一个亲戚或朋友一笔钱,他原来很有钱的,我们也不急着还;现在他的公司突然破产了,日子不好过了,被债权人“逼得要上吊”,此时,倘若我们不是特别没良心的人,就“哪怕砸锅卖铁也要尽快把人家的钱还上”。 可是,换一种情况:我们欠一个朋友一笔钱,现在他突然中彩票或炒股炒房爆发了,身价暴增几十倍,那么,即使我们现在有偿还能力,也不急着还给他了;或者,倘若我们是那种比较差劲的人,干脆就不打算还钱给他了——他那么有钱,也不缺这点儿了。俞敏洪讲过,当你突然间有钱了的时候,会有些根本不缺钱的亲戚或朋友来向你借钱,其实就是想占点儿便宜了,没打算还。问题是,人家有钱,就可以成为你耍无赖的理由吗?一般的群众心理是,欠富人的钱不还与欠穷人的钱不还,两者相比,前者的主观恶性小于后者;这种逻辑的一个结果是,欠“私人”钱不还的人很难被谅解,但欠银行钱不还的人却往往被认为“有本事”,甚至还成为很多人崇拜的偶像。实在很抱歉,在下愚钝,看不出来这两者的“主观恶性”有何不同。

又譬如,我们的朋友圈子里有一位“混得比较好”,在大家聚餐或一起玩的时候,倘若没有AA的习惯,我们便都在潜意识中认为应该由他来买单比较合适,不管他是否心甘情愿。印象中之前有一次在复旦碰面,晚上比较迟了,正在为继续玩一会儿还是散伙犹豫不决,我提议说:“到附近的宾馆开个房间打牌吧。”某同学率先表示抗议:“不行。每次你们都建议开个房间打牌,但每次开房间的钱都是我付的。” 哈哈,你不是兄弟们几个里面最有钱的吗?大家乐,你来买单,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是的,我们潜意识中都是这么想的吧,怪不得每次其他人买单的积极性都没有该同学高。

可是,凭什么啊,凭什么应该由人家混得好的人来买单呢?混得好的人就有义务为兄弟们服务吗?如果这个混得好的人乐意,那当然好;但是,在很多情况下,这个混得好的人都是被“民意”给绑架了——甚至连他的“乐意”也是装出来的,而这伪装又是被逼出来的。我这个混得不好的,没有买过一次单,也没有人说过个啥,似乎混得不好的人享有豁免权;可是,那个混得好的人,要是有哪一次没有买单或者没有表现出一幅要抢着买单的样子,其他人即便是嘴上不说,也会在心里嘀咕。牛根生讲,蒙牛上市之后,他的儿女与同学的关系就不好处理了:每次大家一起玩,其他人都觉得你应该买单——你爸爸那么有钱。 可是,凭什么啊?

前几天,“惊闻”某同学将要结婚的消息,我故伎重演:“别邀请我参加你们的婚礼,我可没钱给你送红包。”这,就是“玩笑话的本质”:在很多时候,当我们厚着脸皮以故作轻松的口气将一个平时不好意思说的“无耻念头”表达出来的时候,它就变成了玩笑话。以玩笑话的形式表达出来的“无耻”想法,往往给“无耻者”本人留下了很大的回旋余地,不容易得罪人,也能够避免把场面弄得很尴尬——倘若你接受我的无耻想法,那很好;你不接受,那没关系,我可以体面地收回我的话,“它只不过是个玩笑而已”。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暖·阳

  

下一篇:在最落魄的日子里,我遇到了真爱

  

本文标题:“宣布一件事情:欠XX的钱,我不打算还了!”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65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