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父母爱情|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父母爱情|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作者:菀彼青青 2016-02-21 01:12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20岁时,她是乡演出团的歌舞主力,他是演出团的团长。他精通乐谱和乐器,带领着一帮年轻人精气十足的辗转在各个城镇演出,在舞台一隅他常常拉着二胡望着场内翩翩起舞的她,眼神温柔,像是欣赏初春的蝶。22岁时,他们一起去某个城市巡演,谢幕之后,他面红耳赤的约她出来,递给她一个旧式日记本,上写着梁祝的爱情故事。她羞红着脸接过本子,转身跑开,粗实的大辫子跳跃在夜里,红头绳欢快轻盈似火。24岁时,家乡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大地震,那天夜里她正在参加某个学校的培训,灾难来临后她与姐妹们露宿在残破的广场,身边拥挤慌乱的人群匆匆而过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20岁时,她是乡演出团的歌舞主力,他是演出团的团长。他精通乐谱和乐器,带领着一帮年轻人精气十足的辗转在各个城镇演出,在舞台一隅他常常拉着二胡望着场内翩翩起舞的她,眼神温柔,像是欣赏初春的蝶。

22岁时,他们一起去某个城市巡演,谢幕之后,他面红耳赤的约她出来,递给她一个旧式日记本,上写着梁祝的爱情故事。她羞红着脸接过本子,转身跑开,粗实的大辫子跳跃在夜里,红头绳欢快轻盈似火。

24岁时,家乡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大地震,那天夜里她正在参加某个学校的培训,灾难来临后她与姐妹们露宿在残破的广场,身边拥挤慌乱的人群匆匆而过,她望着家的方向,念着他念着父母,一颗心低落荒芜,如同震后的满目废墟。

25岁时,她成了乡里的老姑娘,媒婆踢破了门槛,但她含笑不语,似乎在痴痴等着一个人。她的父亲终有一日按捺不住,在后门截住了假意路过的他,问道,“你是想来我家过吗?”,他欣喜立即点头。就这样,双亲早亡的他,成了她家的女婿。

26岁时,他们迎来了生命中第一个女儿。他家穷的叮当响,结婚时只有几个旧碗和一个小粮缸,女儿出生后,他在生产队干活更加卖力,力求每天多挣几个工分,如此,秋后便可以多分几斤粮食。

27岁时,二女儿也出生了,随之而来的,在当时的生育计划下,她因小生命的到来而失去了教师的工作。但她不后悔,也没有失去希望,在生产队干起了掏粪的工作。这份旁人都掩鼻嫌弃的活儿,她却干的津津有味。因为这活儿不累,而且工分高,她很知足。

30岁时,农村土地改革包产到户,他们终于结束了大锅饭的生活,可以放开手脚迎接新生活。他踏实肯干,她持家有道,很快家里便添置了自行车、缝纫机。而且这一年,他们夜以继日的盖起了新瓦房。

31岁时,她的父亲病了,脑神经逐渐萎缩,她流泪咬牙带他去天津、北京等大城市看病,并自学针灸医术,每天为父亲扎针,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她的父亲每每谈起这个养女,都是感慨赞美有加。她的累,他看在眼里,他常常在夜里鼓励她说,“嘿,难日子会过去的。”

32岁时,她很意外的又怀孕了。她本已做了结扎手术,没想到顽强的小生命仍不期而至。他们认为这是上天赐予的惊喜与礼物,决意生下这个孩子。年底孩子出生,还是个女儿,有好事者找上门来提出要抱养,他气愤的将好事者赶出门外。他豪迈的说,“就算是要饭,也要给我闺女先要一碗!”

33岁时,家里三个孩子两个老人,他们的压力倍增,于是他开始到城市打工,干的都是建筑工地的木工活,夜里睡的是湿重石板。那一日,他在工作时突然头晕眼花晕倒在地,大夫说是劳累过度。她心疼的带他回家,从此在家开始养兔子挣钱。

35岁时,她的父亲去世了,紧接着,她又安排为母亲做了甲状腺囊肿切除手术,手术很成功。这一年,他们经历了太多悲喜,也愈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家庭。

40岁时,他们有了一次严重的争吵,他迷上了唢呐一心要学,而她不喜欢听唢呐声,于是他气呼呼的离家出走,发誓要去做和尚,她气得哇哇大哭。最后他们彼此还是妥协了,她答应他可以学,他答应她只在地窖里吹。

43岁时,他们的大女儿考取了师范学院,了结了她的一段心事。这一年,家里的经济好转了,成了村里的万元户。他红光满面的喝着热酒,从心里觉得前半生的苦都是那么值得。

44岁时,二女儿也考上了城市的中专,这在当时也是了不起的事情。在接受亲友的祝福之余,他们觉得肩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了。从此,他更加卖力的经营着果园,她也开始找机会做各种兼职,她说,日子再难,因为有着希望,心里都是甜的。

50岁时,他在庭院里突然脑血管痉挛倒地不起,她被吓破了胆立即将他送到医院。结了婚的两个女儿也奔跑回家看望他。他输了几天液,很快恢复了,她却瘦下来十几斤。虽然是虚惊一场,但她从此开始担心他的身体。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嘿,今天你有没有被绑架?

  

下一篇:我是一只不穿衣服的鸟

  

本文标题:父母爱情|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56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