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一件小事

一件小事

作者:破罐 2016-02-21 01:00 来源:破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哥是个程序猿,是个禽兽。2008年,8月8日,这个日子,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年夏天因为奥运会在北京举办,暑假我就没有回家,从天津来到北京,住
我哥是个程序猿,是个禽兽。

2008年,8月8日,这个日子,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年夏天因为奥运会在北京举办,暑假我就没有回家,从天津来到北京,住在哥哥的宿舍里。我刚上完大一,哥哥马上就要大四了。他在北京大学念中文,却喜欢上了编程,已经拿到了中级资格证书,正在准备考高级。我问他:“读中文不是挺好的吗?”他说:“我最讨厌那些娘娘腔的中文系男生。”我没读过中文系,所以一点也不理解。但我哥哥确实不是一个娘娘腔的男生,他甚至有点粗野。

8月8日,那天下午,哥哥去教室看书复习,宿舍里就只剩下我,于是打开黄网,看起毛片。不知过了多时,我接到哥哥的电话,他让我去西门接一个人。我问他是谁,他有点迟顿,吞吞吐吐说是女朋友。我又问他为什么自己不去接,他有点不耐烦了,说:“让你去就去。”我嘟哝着:“去就去,那么大声干什么。”电话那头突然温柔下来了,说:“你跟她说,我要和她分手。”

我靠,这是什么鬼。我马上大嚷道:“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没想到哥哥的声音更大,吼道:“不去马上给我滚,今天晚上别在我宿舍里睡!”我电话差点没拿稳,吓了一大跳。不过他立即压低了嗓音,跟我讲道理,他说现在不想谈恋爱,只想好好考试,把高级证书拿到手。他以前对我说过不喜欢文字方面的工作,毕业后想去网络公司发展。

但他说不想谈恋爱,我觉得是屁话,他们谈了三年多,肯定是厌倦了腻烦了,没有新鲜感和最初的热情,爱情即将走向坟墓。那个女生我还没有见过,只听哥哥谈起,在另外一所大学读艺术专业。他们开始谈恋爱,我还在读高中,特别羡慕憧憬,也想马上去读大学找个姑娘。等我上大学了,哥哥周期性地和女朋友吵架,有时,他会给我打电话,说自己烦死了,想跳楼要撞墙,然后劝我还是好好学习,不要那么早谈恋爱。这就跟已婚人士劝未婚的小青年不要急着赴死一样。

哥哥对我说,这个时候我出面是最合适的,对他们两个人来说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他说:“你不想我去跳楼吧,你不想她把我杀了吧?”你知道,我没谈过恋爱,真的搞不清楚会出现什么状况,被哥哥的这一番话吓到了。最后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他,替他见女朋友,宣判她即时成为我哥哥的前女友。我是不是要做好逃跑的准备呢?

我换了一条内裤,把床上的卫生纸扔进垃圾篓里,出门去见我的前嫂子。此时太阳已经西下,彩霞殷红如同朝霞,天空好像一幅油彩画,煞是好看。今天是个好日子,适合开幕式,适合开启新的篇章。我想起我本来是要去鸟巢和水立方看奥运开幕仪式的,哥哥的女朋友肯定也是来邀他一起去看烟花的。然而,这一切都被打乱了,浪漫的事儿演变成了一场狗血剧。

我来到了西门,给哥哥给我的电话号码打电话,我看见一个长发女生在接电话,就走了过去。女生身材高挑,个子比我还高,也比我哥哥要高。她穿着黑色小短裙,露出修长白皙的腿,上衣也是无袖的,露出胳膊和光滑的肩膀。“真好看。”我心里在想。她却面色焦虑,焦急地问我:“你哥哥呢,他凭什么不出来,他死了吗?”我本想先缓和一下她的情绪,再让她接受那个残酷的事实。可面对她如此毫不客气的诘问,我只得老实告诉她:“他不想见到你,他说要和你分手。”我心里说:“真可惜。”

“你说什么?!”她瞪大着眼睛,朝我大声吼道。没等我回答,就直接给了我一巴掌,“啪”的一声,清脆又响亮。不知为什么,我觉得特别委屈,眼泪居然不争气地流出来了,抽噎着说:“又不是我要和你分手。”没想到,她也哭了,指着我说:“你还是男人吗,自己不敢出来让你弟弟说,算我看错你了,懦夫!”路过的人歪着头看我们俩,我更加委屈了,哭出声来。她突然拉着我,我怎么扯也扯不掉,她说:“你跟我来,给我说清楚。”

她拉着我进了西门外一个饭店,粗声地命令我坐下,她叫了一箱酒。我的脸上还留着她的巴掌印,火热火热的,肯定也是通红通红的。她一口气开了五瓶酒,把一瓶放在我面前,也不管我,咕咚咕咚地就干下一瓶。干完就伏在桌子上哭,放声大哭,嚎啕大哭,搞得周围桌子上的客人都看向我。我起身要走,她马上抬起头,恶狠狠地说:“你敢走!你哥哥不过来,我不会放你走的。”看来,我成了一个人质。我赶紧给哥哥打电话,对方居然关机!

“懦夫!懦夫!”我心里骂他,坑弟啊!

她喝完两瓶,慢慢平静下来了。突然直勾勾地看着我,足足有三五分钟,我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开始问起我在哪上学,读什么专业,问我学过马哲毛概邓论没有,我说学了思修和毛概。她问我答,慢慢我就和她聊起来,她让我也喝,我就倒了一杯,又一杯,不知不觉也干掉了三瓶,而她面前已经摆了五个空瓶子。她接着喝,接着聊,可我不胜酒量,脑袋晕晕乎乎,渐渐不清醒了。身边的人们在一声接一声为奥运会开幕式呐喊惊呼,电视里烟火灿烂。

后面我只模模糊糊地记得,她扶着我,带我进了一间房间,我仿佛倒在一叶颠簸的小舟上,荡呀荡。直到醒过来,头还有点痛,我发现自己没穿衣服,躺在一间连锁酒店的宾馆房间里,墙上还贴着酒店的logo标志。衣服被扔在地上,新内裤、五分裤、T恤,眼镜架子收起来了放在小台桌上,手机关机,没有其他人,也没有其他人的物件,一阵空虚袭来,我像是丢失了什么。

开房费用被人付了,我落寞地回到哥哥宿舍。没有人在,很显然哥哥去教学楼复习了,准备他的高级程序员考试。我犹豫着要不要给哥哥打电话,可整整一个上午,他也没有给我打过来,或许他全知道了。我感到羞愧不已,匆忙地给他留了一张纸条,灰溜溜地逃离了北京。

哥哥那年拿到了高级系统架构设计师职业资格证书,毕业去了谷歌公司上班,再后来谷歌退出中国,他又去了微软。而我摸爬滚打,当编辑,当记者,终于放弃工作决定做一名自由职业者,写小说,虚构美好的未来和过去。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新婚

  

下一篇:披着羊皮的狼

  

本文标题:一件小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54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