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新婚

新婚

作者:破罐 2016-02-21 01:00 来源:破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弟弟结婚不久带着弟妹来我家做客,吃完饭我和弟弟坐在沙发上抽烟,看电视。弟妹和我老婆钻进卧室,关了房门,窃窃私语去了。  电视里在放着《金
  弟弟结婚不久带着弟妹来我家做客,吃完饭我和弟弟坐在沙发上抽烟,看电视。

弟妹和我老婆钻进卧室,关了房门,窃窃私语去了。

  电视里在放着《金婚》,张国立和蒋雯丽相互牵扶着在雪中行走……弟弟抽完一根烟,在烟灰缸里摁灭了。他突然对我说:“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想离婚。”压低着声音。

  我大吃一惊,结婚才几个月,就要离婚。我忙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弟弟告诉我:“新婚头几天,我也没看出来。你知道,我们在床上,配合得……很好。

”弟弟向我透露了一个细节,开始做那种事,弟妹会抽经、痉挛。后来他发现,弟妹睡着后会磨牙,咯吱咯吱地磨牙,这让他崩溃。

  寂静的夜里听一个人磨牙确实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咯吱咯吱,像拉锯又像是磨刀,对于患有轻度睡眠症的患者来说,太折磨人了。

  弟弟说,每天晚上,他还没有睡着,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开始响起,他辗转反侧,即使在床上弄得嘎吱嘎吱地响也无济于事。

他坐起来又躺下,看着身边的女人,睡得那么安详,可他再也不会觉得她美丽可爱了,有一种罪恶的念头在他脑中升起,他想掐死她。

  可他下不了手,他是一个正常人,正常人就得忍受。这时,他就会下床,拿起一瓶易拉罐啤酒,站在阳台里喝酒。隔着一扇窗,他还能听见卧室内的磨牙声,或许是他的幻觉,他觉得自己再也摆脱不了这个磨牙声,这个女人了。

  他喝完酒,想起小时候别人教他的,怎么把易拉罐头部弄成开口的。人们通常是拿剪刀或者小刀把头部盖子剪掉或割开,这样弄开的口子,锋利尖锐,容易割到人,并不完美。完美的方法是把头部磨掉,只要你把易拉罐倒过来在水泥地上或磨刀石上来回或转动地磨,磨呀磨,最后盖子就会自动掉下来,留下一个完美的开口。

  于是,弟弟就蹲下来,捏着易拉罐在地上磨呀磨,呜吱呜吱的响声慢慢跟进咯吱咯吱的磨牙声……渐渐,他完全陷入了那种混而为一的声音中,陷入了在地上转动的圆中。

  他想起儿时的无忧无虑,少年时的意气风发,单身时的风流韵事。他想,人为什么要结婚啊,人生已经够艰难,何必还要自寻烦恼。要不是父母的催促,他才不会去相亲,和一个只相处一个月,并不了解的女人结婚。

  他要是知道这个女晚上会磨牙,死活也不会跟她结婚。

他后悔结婚之前没有和女人睡觉,没有去“试婚”。现在生米煮成熟饭,追悔莫及,难不成要离婚?

  弟弟觉得自己被欺骗了,他恨这个女人,心里恨得牙痒痒的。这时他又听到女人的磨牙声,磨牙霍霍,像是要吃了谁似的。弟弟心里的恨意又加重了一分,手上的力道也加重,易拉罐磨得呼啦呼啦响。

  不一会,他听到一声微弱的刺啦声,“盖子快磨掉了”,弟弟想。他调整了转圈的速度,摩擦的声音也减小了,随之房间里的磨牙声也跟着减缓。终于,声音越来越小,弟弟把易拉罐转过来一看,“差不多了”。于是,他把食指插进喝酒的口里,一勾一提,盖子就轻易地脱离了罐体。

  弟弟借着月光,看了一圈了易拉罐磨开的口子,粗糙而平坦,不像剪开的那样薄软锋利、高低不平,“完美”,弟弟得意地笑了。

  他把自己完美的作品拿进卧室,放在窗台上,感到心满意足,也有点筋疲力尽。于是回到床上,顾不得身边的女人是不是在磨牙,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可是,第二天,他又进入了这个循环。

他只有借助喝啤酒和磨易拉罐,帮助自己睡眠。日复一日,这样坚持了三个月。

  我老婆睡觉也有一个毛病,打呼噜,但不大,轻声的呼气。起初我也很不习惯,但日久天长,就适应了。

可是磨牙,就不好说,因为那声音确实怪恐怖的,不用想就知道,你可以自己试试,特别是安静昏暗的夜里。

  可我听说,夜里磨牙的人是因为身体缺钙,所以我建议弟弟买些钙片给弟妹吃,看看会不会好点。弟弟表示,也只有这样了。

  把他们送走后,我和老婆回到屋子,上床。

老婆突然问我:“你知道你弟弟晚上睡觉梦游吗?”

  我大吃一惊,说:“不知道啊,他老婆告诉你的?”联想弟弟说弟妹磨牙,我马上想到是弟妹告诉我老婆的,这有意思了。

  老婆告诉我,弟妹跟她说:结婚不久,弟弟晚上睡到半夜就会坐起来,转头看看她,眼神涣散,表情严肃。一会儿下了床,自己去拿瓶易拉罐啤酒,“噗呲”一声拉开,细品慢酌把一瓶酒喝完。不可思议的是,他喝完酒居然把易拉罐在地上摩擦,鼓捣半天,拿起易拉罐看了看,又“噗”的一声,原来他把盖子磨开,拉掉了。

月光之下,弟弟面带微笑,阴森森的。

  我也有些害怕了,忙问老婆,弟妹有没有起来试探弟弟,是不是真在梦游。

  “她说试过了,没有反应,又不敢叫醒他,他会自己回到床上睡觉的。”老婆说。

  我把弟弟告诉我的也讲了一遍,老婆和我面面相觑。太多不能解释的东西,太多隐藏的细节,这种事难道不应该是两个人相互坦白吗?毕竟他们还有更多的时间去认识对方。

  管不了那么多,我爬到老婆的身上,说:“想不想xx一下?”

  老婆大叫道:“会不会磨牙啊!”

  一个月后我去弟弟家做客,发现屋子里养了许多植物,有吊兰、绿萝、仙人掌、玉树……各种植物都种在啤酒易拉罐里,开口的易拉罐,我知道是弟弟磨开的。屋子里空气似乎也清新怡人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艺术家老王(一)

  

下一篇:一件小事

  

本文标题:新婚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54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