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寻找王二

寻找王二

作者:破罐 2016-02-21 01:00 来源:破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弟弟结婚以后,在重庆买了一套房子。有一次出差,我住在他们家里。晚上,我们坐在沙发上聊天,不知不觉快到十一点了。弟妹在卧室里喊他早点睡觉,
  弟弟结婚以后,在重庆买了一套房子。

有一次出差,我住在他们家里。晚上,我们坐在沙发上聊天,不知不觉快到十一点了。弟妹在卧室里喊他早点睡觉,弟弟突然神秘地朝我眨了一下眼睛,对我说:“我给你变一个戏法。”说完,他双手比划,掌心朝上,提升,吸一口气,像武侠片里 “气运丹田”那样。

紧接着,让人措手不及,他张开嘴,吐出一个粉红鲜嫩的物体,托在手掌上,把我吓一大跳。

  我凑近一看,那物体的质地像一块猪肉,有红色也有白色,形状是一个大桃子,上面还有黏糊糊的液体,冒着热气,而且还在微微地鼓动着,看着有些恶心。我问弟弟:“你把刚才吃的肉吐出来了?”

  弟弟摇摇头说:“你仔细看看,这是我的心脏。”

  我一下子被震惊得瞠目结舌,尤其是他那平静的语气,不容人置疑。

于是我左右前后仔细地看了看他手中的物体,确实是我曾经在哪见过的“心脏”的模样。那微微的鼓动不正是心脏在跳动吗?

  我迷惑地看着弟弟,他却不紧不慢,托着心脏,说:“我先把这个给她,等会再告诉你。”说着,他把心脏捧进卧室,弟妹已经侧卧在床上,他把心脏放在她的胸前,轻轻说了一句:“睡吧。”随后,往外走,顺手把灯熄灭了,关上门,坐在我对面。

  我急着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并且伸手去摸他的心脏位置,身体还是温热的,但胸腔里已经没有跳动了。我听说有的人心脏在右边,于是我又摸了摸右边,还是没有跳动。很显然,他也不是有两个心脏的人。

  弟弟看着我茫然不解,手忙脚乱的样子,哈哈大笑。

他问我:“你觉得一个人是靠心脏,还是靠脑子活着?”

  “活着”是一个非常大的概念,而经常我们所谓的“心”其实就是思想,也就是脑子。弟弟明显不是在问我一个生物问题,这个问题带着哲学的味道。

  一个人没有心脏无异于死亡,而脑死亡就变成了植物人,如同行尸走肉。我想起《加勒比海盗》里面的死魂棺,盛放着“飞翔的荷兰人”号船长戴维•琼斯的心脏。

只要谁掌握了他的心脏,就可以命令他做任何事情。现在,弟妹掌握着弟弟的心脏。

  生物在环境变化或者生存条件发生改变的情形下,是会产生进化的。弟弟的情况就是这样的,他向我讲述了结婚前后的“环境变化”。

  弟妹的性格和行为我早就听弟弟说起过,有一段时间他经常向我诉苦,“指控”弟妹对他的管制和约束。这个女人非常爱我的弟弟,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然而爱是自私的,在弟妹的身上表现更为明显。

  她不容许弟弟和其他女人说话,甚至我姐姐和妈妈,弟弟都不能说她们一句好话,否则就是在含沙射影,指桑骂槐。

重庆的美女很多,走在路上,弟弟必须目不斜视,稍不留神,就会被拧耳朵。

  弟弟是一个文字工作者,经常会写一些小说,我从来没有在他的文章中看到过爱情故事,他告诉我,弟妹不允许他写其他女人,文章中有一个“她”字都会造成“蝴蝶效应”,虽然不会跪搓衣板,但一顿折腾是避免不了的,有一次她差点要割腕。弟妹要求弟弟“你的心里只有我没有她”。

  三年前,弟弟练就了“吐出心脏”的进化功能。

他发现,把心脏留在老婆身边,并不影响他日常工作和生活。为了安抚老婆,在情况发生时,他只需要把心脏吐出来,交给她,阴云密布和暴风骤雨就会停歇下来。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着,发展到后来,弟妹只要守着弟弟的心脏,就可以安心地睡觉,舒心地吃饭。有时候兴之所至,她会带着弟弟的心脏去上班。

她还精心为这颗心缝制了一个锦囊,订制了一个精致的盒子。

  此刻,弟妹正在卧室里抱着弟弟的心,甜蜜地睡着了。而弟弟的身体却不知疲倦,他对我说:“我带你去酒吧。”

  我瞄了一下里面用眼神暗示他,弟妹不会知道吗?他说:“没事,她有我的心就够了。

来一趟重庆,一定要去看看重庆的美女。”于是我们换了衣服,穿上鞋,径直去了耍坝酒吧街。

  酒吧里,灯红酒绿,穿着暴露的女人点缀其中,红着眼睛的男人在寻找猎物。我和弟弟坐在一个角落里,两个女人坐在旁边。

我第一次进酒吧,不懂如何搭讪,端着酒慢慢地呷着。很快,弟弟就和边上的女人勾搭上了,她直接坐在了弟弟的大腿上,弟弟的手也开始不老实的四处摸索着。

  另外一个女人也慢慢靠近我,她问一句我答一句,气氛有点拘束。后来她把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拨弄着我的头发和脸颊。

我没经历过这种事,不知如何处理,女人虽然漂亮,但我想起了我的女朋友,我爱她,她也爱我。即使我们不在一起,我也能感受到她的爱。

  我和“艳遇”的女人谈起我的女朋友,谈起我们是如何认识的,经历了什么好玩的事情,我们计划年底结婚,去一个海边城市生活一辈子。

  中间弟弟和坐在他腿上的女人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时有些衣衫不整,再后来两个女人离开了,我和弟弟打车回到他的家里。

  半年后,我再次来到重庆,弟弟已经不在原先的房子里。确切地说,是他的身体不住在这套房子里,他的心还留在那里,陪伴着弟妹睡觉,吃饭,做家务。我问弟妹,弟弟在哪里?她说:“我不知道,他的心在这里就够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包小姐

  

下一篇:扔石子的少年

  

本文标题:寻找王二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54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