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世界不止一个孤独的熊姑娘

世界不止一个孤独的熊姑娘

作者:马修哥 2016-02-20 21:00 来源:马修哥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世界上不止一个这么孤独的熊姑娘(一)2010年南京的春天还是温柔的阳光和中山路上成片成片的嫩绿,到了初夏就会变成炽热的光线和成团成团的墨
世界上不止一个这么孤独的熊姑娘

世界上不止一个这么孤独的熊姑娘

(一)

2010年南京的春天还是温柔的阳光和中山路上成片成片的嫩绿,到了初夏就会变成炽热的光线和成团成团的墨绿色。在新东方带课的日子也是简单而纯粹,如果不是因为熊姑娘,这个短暂的春日到反而没有什么值得记住的地方。       

熊姑娘坐在新班级的最前排,当我推开教室门的时候,一个庞然大物趴在那里---她用笨拙的姿势把自己围城一堵墙,密不透风。她的白紫色校服遮住了身上几乎所有的地方-包括脸,是的,她把自己的脸埋在粗大的臂膀里,连眼睛都看不见。这是一个不太讲究的孩子,我心想,眼光很自然的往下看,关注到她的鞋子---没错,熊姑娘穿着一双不合时宜的...高跟鞋。       

什么样的姑娘会给运动款的校服搭配一双高跟鞋?熊姑娘注定不是一个平凡的姑娘。

(二)       

第一节课上的很努力---没错,我是说,我也很努力,学生们也投入。这位奇怪的熊姑娘大约使用上了最大的力气来面对两个小时不停的知识输出,脸上露出了艰难的神色。尽管她在第一节的时候还支支吾吾地回答了问题,即使声音微弱极不自信,至少,她努力了。这第一节课并没有什么遗憾。我一直记不得熊姑娘的脸,只能想起她不停地把自己很卡哇伊的文具盒翻来翻去,对了,她还带着一个跟年龄很不相符的幼稚的蝴蝶结。这反差太大以至于我在未来的很多天内都无法忘怀---毕竟这是一个穿着老气高跟鞋的姑娘啊!       

然而熊姑娘只在课堂里出现过两次。

(三)       

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在某次课后,我便试着联系熊姑娘的家长,反应这个情况。接电话的是一个中年的苏北女人,口音极其容易辨识---不过她永远一刻不停的在纠正自己的普通话,说一句,错两个字,再重新说一遍,保证此遍语音完全正确。       

这个苏北女人一聊起自己的女儿,仿佛突然炸雷了般愤怒和失望。隐约可以感到电话那头熊姑娘就在自己妈妈的视野里,这个焦灼、忧虑的妈妈,用歇斯底里的语气一边和我诉说熊姑娘的不是,一边怒吼自己的女儿:你不要碰那个!你饭吃完了吗?你看看你把头发弄成什么样了?跟你说了不要抠脸!!!你快去死吧!你去死啊!        没有人能够受得了那种极端的情绪,我为熊姑娘感到莫名的悲愤,几次想把电话砸掉---没错,砸在她妈妈的脸上。一个在陌生人的电话里可以大骂自己女儿的母亲,简直歹毒到极致。

(四)       

这个电话打了2个小时。中间我几乎完全没有插话的空间,这位母亲仿佛找到了一个倾诉者,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来宣泄。任何人都可以被她的情绪淹没、窒息。她此生这样的时刻应该有好多,但是每一次她都铆足了劲让自己发泄...我好不容易试着安抚家长,想了解了解真实的情况。这个妈妈原来是熊姑娘的姑姑,而熊姑娘的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逃离家门,找不到了。熊爸爸是一个浪子,女儿一出生后,便丢给自己的父母抚养。无奈两位老人年事已高,又为了孙女未来着想,便托姑姑带回城照料。不过,不管如何,姑姑也不应该如此恶毒,在电话里咒骂寄人篱下的侄女,实在让人反感。       

电话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姑姑终于讲起了自己的童年。跟自己的侄女一样,她从小也被寄养着长大,受尽了寄人篱下的滋味,但是超越常人的努力---她曾经为了纠正自己的英文发音苦练一年,以至于形成了随时纠正自己普通话的毛病,她通过自己艰难的努力换来了物质富足的生活---开公司,做项目,挣钱,然而却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

(五)       

熊姑娘的寄人篱下的经历重新唤起了姑姑对自己惨痛童年的回忆---她咒骂着自己的“女儿”,其实是对自己不停的攻击和警告---如果我不好,那么我还会回到那个悲惨的童年世界里。她无尽的失望是因为女儿不像她一样努力自强。她对女儿的态度好的时候温柔似水,差的时候几乎想要同归于尽。一个人的家庭状况如此复杂,几乎每一个成员都每天面临着崩溃。       

电话结束了,姑姑依旧在那头对熊姑娘骂骂咧咧,不时咒骂着让她去死。熊姑娘仿佛也没有听见一样,我行我素。       

只不过,熊姑娘再也没有出现在课堂中。这个从小失去母亲,然后又失去父亲,紧接着失去了爷爷奶奶的小女孩,只有在挤掉自己脸上青春痘的时候感到一丝疼痛。那双不知道是谁的成人高跟鞋不知道是否可以带着她走向成人的世界?那枚别在头发上卡哇伊的发卡不知道是否可以还给她孩子一般最单纯的快乐?她庞大的躯体也许能够帮助她抵御一些恶意和上海...我永远记不得她的脸,也许,她从来就不想被谁记起过吧!

(一)

2010年南京的春天还是温柔的阳光和中山路上成片成片的嫩绿,到了初夏就会变成炽热的光线和成团成团的墨绿色。在新东方带课的日子也是简单而纯粹,如果不是因为熊姑娘,这个短暂的春日到反而没有什么值得记住的地方。       

熊姑娘坐在新班级的最前排,当我推开教室门的时候,一个庞然大物趴在那里---她用笨拙的姿势把自己围城一堵墙,密不透风。她的白紫色校服遮住了身上几乎所有的地方-包括脸,是的,她把自己的脸埋在粗大的臂膀里,连眼睛都看不见。这是一个不太讲究的孩子,我心想,眼光很自然的往下看,关注到她的鞋子---没错,熊姑娘穿着一双不合时宜的...高跟鞋。       

什么样的姑娘会给运动款的校服搭配一双高跟鞋?熊姑娘注定不是一个平凡的姑娘。

(二)       

第一节课上的很努力---没错,我是说,我也很努力,学生们也投入。这位奇怪的熊姑娘大约使用上了最大的力气来面对两个小时不停的知识输出,脸上露出了艰难的神色。尽管她在第一节的时候还支支吾吾地回答了问题,即使声音微弱极不自信,至少,她努力了。这第一节课并没有什么遗憾。我一直记不得熊姑娘的脸,只能想起她不停地把自己很卡哇伊的文具盒翻来翻去,对了,她还带着一个跟年龄很不相符的幼稚的蝴蝶结。这反差太大以至于我在未来的很多天内都无法忘怀---毕竟这是一个穿着老气高跟鞋的姑娘啊!       

然而熊姑娘只在课堂里出现过两次。

(三)       

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在某次课后,我便试着联系熊姑娘的家长,反应这个情况。接电话的是一个中年的苏北女人,口音极其容易辨识---不过她永远一刻不停的在纠正自己的普通话,说一句,错两个字,再重新说一遍,保证此遍语音完全正确。       

这个苏北女人一聊起自己的女儿,仿佛突然炸雷了般愤怒和失望。隐约可以感到电话那头熊姑娘就在自己妈妈的视野里,这个焦灼、忧虑的妈妈,用歇斯底里的语气一边和我诉说熊姑娘的不是,一边怒吼自己的女儿:你不要碰那个!你饭吃完了吗?你看看你把头发弄成什么样了?跟你说了不要抠脸!!!你快去死吧!你去死啊!        没有人能够受得了那种极端的情绪,我为熊姑娘感到莫名的悲愤,几次想把电话砸掉---没错,砸在她妈妈的脸上。一个在陌生人的电话里可以大骂自己女儿的母亲,简直歹毒到极致。

(四)       

这个电话打了2个小时。中间我几乎完全没有插话的空间,这位母亲仿佛找到了一个倾诉者,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来宣泄。任何人都可以被她的情绪淹没、窒息。她此生这样的时刻应该有好多,但是每一次她都铆足了劲让自己发泄...我好不容易试着安抚家长,想了解了解真实的情况。这个妈妈原来是熊姑娘的姑姑,而熊姑娘的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逃离家门,找不到了。熊爸爸是一个浪子,女儿一出生后,便丢给自己的父母抚养。无奈两位老人年事已高,又为了孙女未来着想,便托姑姑带回城照料。不过,不管如何,姑姑也不应该如此恶毒,在电话里咒骂寄人篱下的侄女,实在让人反感。       

电话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姑姑终于讲起了自己的童年。跟自己的侄女一样,她从小也被寄养着长大,受尽了寄人篱下的滋味,但是超越常人的努力---她曾经为了纠正自己的英文发音苦练一年,以至于形成了随时纠正自己普通话的毛病,她通过自己艰难的努力换来了物质富足的生活---开公司,做项目,挣钱,然而却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

(五)       

熊姑娘的寄人篱下的经历重新唤起了姑姑对自己惨痛童年的回忆---她咒骂着自己的“女儿”,其实是对自己不停的攻击和警告---如果我不好,那么我还会回到那个悲惨的童年世界里。她无尽的失望是因为女儿不像她一样努力自强。她对女儿的态度好的时候温柔似水,差的时候几乎想要同归于尽。一个人的家庭状况如此复杂,几乎每一个成员都每天面临着崩溃。       

电话结束了,姑姑依旧在那头对熊姑娘骂骂咧咧,不时咒骂着让她去死。熊姑娘仿佛也没有听见一样,我行我素。       

只不过,熊姑娘再也没有出现在课堂中。这个从小失去母亲,然后又失去父亲,紧接着失去了爷爷奶奶的小女孩,只有在挤掉自己脸上青春痘的时候感到一丝疼痛。那双不知道是谁的成人高跟鞋不知道是否可以带着她走向成人的世界?那枚别在头发上卡哇伊的发卡不知道是否可以还给她孩子一般最单纯的快乐?她庞大的躯体也许能够帮助她抵御一些恶意和上海...我永远记不得她的脸,也许,她从来就不想被谁记起过吧!

     世界上不止一个这么孤独的熊姑娘

           (一)

2010年南京的春天还是温柔的阳光和中山路上成片成片的嫩绿,到了初夏就会变成炽热的光线和成团成团的墨绿色。在新东方带课的日子也是简单而纯粹,如果不是因为熊姑娘,这个短暂的春日到反而没有什么值得记住的地方。       

熊姑娘坐在新班级的最前排,当我推开教室门的时候,一个庞然大物趴在那里---她用笨拙的姿势把自己围城一堵墙,密不透风。她的白紫色校服遮住了身上几乎所有的地方-包括脸,是的,她把自己的脸埋在粗大的臂膀里,连眼睛都看不见。这是一个不太讲究的孩子,我心想,眼光很自然的往下看,关注到她的鞋子---没错,熊姑娘穿着一双不合时宜的...高跟鞋。       

什么样的姑娘会给运动款的校服搭配一双高跟鞋?熊姑娘注定不是一个平凡的姑娘。

          (二)       

第一节课上的很努力---没错,我是说,我也很努力,学生们也投入。这位奇怪的熊姑娘大约使用上了最大的力气来面对两个小时不停的知识输出,脸上露出了艰难的神色。尽管她在第一节的时候还支支吾吾地回答了问题,即使声音微弱极不自信,至少,她努力了。这第一节课并没有什么遗憾。我一直记不得熊姑娘的脸,只能想起她不停地把自己很卡哇伊的文具盒翻来翻去,对了,她还带着一个跟年龄很不相符的幼稚的蝴蝶结。这反差太大以至于我在未来的很多天内都无法忘怀---毕竟这是一个穿着老气高跟鞋的姑娘啊!       

然而熊姑娘只在课堂里出现过两次。

          (三)       

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在某次课后,我便试着联系熊姑娘的家长,反应这个情况。接电话的是一个中年的苏北女人,口音极其容易辨识---不过她永远一刻不停的在纠正自己的普通话,说一句,错两个字,再重新说一遍,保证此遍语音完全正确。       

这个苏北女人一聊起自己的女儿,仿佛突然炸雷了般愤怒和失望。隐约可以感到电话那头熊姑娘就在自己妈妈的视野里,这个焦灼、忧虑的妈妈,用歇斯底里的语气一边和我诉说熊姑娘的不是,一边怒吼自己的女儿:你不要碰那个!你饭吃完了吗?你看看你把头发弄成什么样了?跟你说了不要抠脸!!!你快去死吧!你去死啊!        没有人能够受得了那种极端的情绪,我为熊姑娘感到莫名的悲愤,几次想把电话砸掉---没错,砸在她妈妈的脸上。一个在陌生人的电话里可以大骂自己女儿的母亲,简直歹毒到极致。

          (四)       

这个电话打了2个小时。中间我几乎完全没有插话的空间,这位母亲仿佛找到了一个倾诉者,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来宣泄。任何人都可以被她的情绪淹没、窒息。她此生这样的时刻应该有好多,但是每一次她都铆足了劲让自己发泄...我好不容易试着安抚家长,想了解了解真实的情况。这个妈妈原来是熊姑娘的姑姑,而熊姑娘的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逃离家门,找不到了。熊爸爸是一个浪子,女儿一出生后,便丢给自己的父母抚养。无奈两位老人年事已高,又为了孙女未来着想,便托姑姑带回城照料。不过,不管如何,姑姑也不应该如此恶毒,在电话里咒骂寄人篱下的侄女,实在让人反感。       

电话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姑姑终于讲起了自己的童年。跟自己的侄女一样,她从小也被寄养着长大,受尽了寄人篱下的滋味,但是超越常人的努力---她曾经为了纠正自己的英文发音苦练一年,以至于形成了随时纠正自己普通话的毛病,她通过自己艰难的努力换来了物质富足的生活---开公司,做项目,挣钱,然而却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们的兴趣是如何消失的?

  

下一篇:谋杀凶手(7)

  

本文标题:世界不止一个孤独的熊姑娘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49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