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白鹿原》:如何做一个好人

《白鹿原》:如何做一个好人

作者:王铁牛 2016-02-20 20:14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学为好人”“孺子愿学为好人”是小说里“朱先生”给他的恩师“方升”信中的一句话,是他书院的办学宗旨,也是他一生践行的人生信条,后来他把这句话中的“学为好人”四个字送给了他的关门弟子“黑娃”。“学为好人”四个字在小说里出现的频率很高,一共出现过九次,其中四次出自“朱先生”之口(笔),三次出自“黑娃”之口,一次出自朱先生的内弟“白嘉轩”之口,一次出自“朱先生”的侄子“白孝文”之口。“朱先生”在小说中是神一般的存在、“白鹿原最好的一位先生”、关中最后一位大儒,他经常做出一些在常人看来出乎意料的事情,退清兵、毁罂

“学为好人”

“孺子愿学为好人”是小说里“朱先生”给他的恩师“方升”信中的一句话,是他书院的办学宗旨,也是他一生践行的人生信条,后来他把这句话中的“学为好人”四个字送给了他的关门弟子“黑娃”。

“学为好人”四个字在小说里出现的频率很高,一共出现过九次,其中四次出自“朱先生”之口(笔),三次出自“黑娃”之口,一次出自朱先生的内弟“白嘉轩”之口,一次出自“朱先生”的侄子“白孝文”之口。

“朱先生”在小说中是神一般的存在、“白鹿原最好的一位先生”、关中最后一位大儒,他经常做出一些在常人看来出乎意料的事情,退清兵、毁罂粟、赈灾民、编县志以及发表抗日宣言,一生都在践行“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关学”的人生理想,真正做到了“自信平生无愧事,死后方敢对青天。”

县长何德治到白鹿原去找白嘉轩出任滋水县第一人县议员的时候,白嘉轩说:“嘉轩愿学为好人。自种自耕而食,自纺自织而衣。

不愿也不会做官。”以此来拒绝何县长。白嘉轩是白鹿村的族长,一辈子腰挺得又“硬”又“直”,让不正直的人害怕,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一辈子都是光明正大,没有做过偷偷摸摸的事情。他也是传统“好人”的代表,多次以德报怨,主要体现在他的两次搭救“仇人”的事情上。

土匪黑娃抢劫了白家还打断了白嘉轩的腰,但黑娃被白嘉轩的县保安团的大儿子白孝文抓住了后,白嘉轩毅然决定到儿子面前求情,营救黑娃,理由是:“瞎人只有落到这一步才能学好。学好了就是好人。”后来他的一辈子的冤家鹿子霖也被抓了,他不仅没有幸灾乐祸又找到儿子想法营救,他想“让所有人看看,真正的人是怎样为人处世的,怎样待人律己的。”

白嘉轩(电影《白鹿原》海报)

黑娃和白孝文都不能算“好人”。

黑娃“第三者插足”别人家庭,与别人老婆通奸,后来闹农协失败后落草为寇,不仅没有报答恩人白嘉轩还抢劫他的家、打断了她的腰,后来拜朱先生为师一心向学,弃暗投明转投共产党,但在最后被抓了审问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光明磊落。白孝文作为族长候选人自甘堕落,婚内与田小娥鬼混,抛弃妻子,见利忘义,对朋友阴狠歹毒。

“好人难活”

镇嵩军的“乌鸦兵”开到滋水县强征军粮,民怨沸腾,时任滋水县长彭县长无力回天只能为虎作伥,感觉无颜见仁人贤达,“愧对滋水父老”,后来弃职逃跑,下落不明,之前他让朱先生算卦“乌鸦兵”什么时候可以离开,朱先生给了他四个字:“好人难活”。

“好人难活”体现最明显的是白嘉轩。

黑娃是白家长工鹿三的儿子,白嘉轩花钱供他读书,在黑娃主动辍学后给他提供到白家当长工“熬活”的机会,但黑娃当了土匪之后并没有记得他的这些恩德而是一直记得他没有让他和田小娥进祠堂的事情,认为他和田小娥的悲惨境地是白嘉轩造成的,最后土匪黑娃洗劫了白家还打断了白嘉轩的腰。

还有朱先生,朱先生携其他八位老先生发表抗日宣言,一时间轰动全国,但当他们拖着老迈的身躯赶赴抗日前线的时候却被国民党军档在一条河边,而当他们得知抗日的国军早已撤走去“剿共”了,他顿时觉得自己的一腔热血变成了一个黑色幽默,抗日不成,这倒成后来了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军利用他的一个由头。还是就是编撰县志,虽然是埋首故纸堆的事情,但对于滋水县的后人来说,史料价值不言而喻,县最高长官支持则已,不支持轻则冷嘲热讽,重则断钱断粮,最后是靠卖书院的树才勉强完成。

“好人难活”难的原因主要是三个:一个是做好事本来就是逆流而上的事情,比顺流而下的事情要难;二是做好事总有坏人作对,“好人”白嘉轩有个一辈子的对头“坏人”鹿子霖如影随形;三是“老天”的作对,当然,“老天”也和“坏人”作对,鹿子霖的一生就是一个例子,二儿子战死沙场,大儿子也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愿光宗耀祖,而是成了“共匪”,处心积虑积累起的家产在自己坐牢后丧失殆尽,虽然在他出狱后挽回了一些损失,但元气已伤,最后疯癫至死。

什么样的“好人”才算“好人”

白嘉轩是白鹿原的好人,腰杆又直又硬,做事公允,德高望重。在对待“淫妇”田小娥的事情上,虽然在当时的白鹿原除了黑娃和田小娥自己,没有人说一个“不”字,但看看田小娥借鹿三的口说的一段话:

我到白鹿村惹了谁了?我没偷旁人一朵棉花,也没偷扯旁人一把麦秸柴禾,我没骂过一个长辈人,也没搡戳过一个娃娃,白鹿村为啥容不得我住下?我过不好,我不干净,说到底我是个婊子。可黑娃不嫌弃我,我跟黑娃过日月。村子里住不成,我跟黑娃搬到村外烂窑里住。

族长不准俺进祠堂,俺也就不敢去了,咋么着还不容俺呢?

田小娥和鹿子霖(电影《白鹿原》剧照)

田小娥说得没有错,从她和黑娃来到白鹿村就被白嘉轩厌弃,进不得祠堂,得不到族人的认可和祝福,被鹿三残忍杀害后得不到同情,反而被当成瘟疫的罪魁祸首。“好人”白嘉轩要“把她的尸骨从窑里挖出来,架起硬柴烧它三天三夜,烧成灰末儿,再撂到滋水河里去,叫他永久不得归附。”另一个“好人”朱先生的主意是“把那灰末不要抛撒,当心弄脏了河海,把她的灰末装到瓷缸里封严封死,就埋在她的窑里,再给上面造一座塔。叫她永远不得出世。

田小娥跟他们没什么仇也没有什么怨,但却遭到他们这样“狠毒”地对待,不光今世如此,还要延续到永世。为什么?在当时的道德体系里,贞洁有着崇高的地位,讴歌贞女烈妇,“淫妇”则是道德鞭挞的对象。蓝田县(滋水县原型)一部县志二十多卷,竟然有四五个卷本是用来记载该县的贞妇烈女的事迹。归根结底是符合他们的道德准则,就是“好人”,否则就是“坏人”、“恶人”

其实,什么样的“好人”才算一个“好人”本来就是一个道德判断,任何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时代都是如此,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做一个符合当时当地道德标准的人就是“好人”

但今天的好人明天不一定还是“好人”,在白嘉轩的时代,他对待田小娥没有什么错,但在今天看来却是在“作恶”,他肯定不会想到这一点。虽然当时的“为生民立命”、以德报怨、扶弱济贫现在仍然是为人称道的美德,但普世的道德准则肯定是不存在的

因此,做一个“好人”就要跳出道德准则的束缚,道德卫士或者道德绑架多数时候会成为“恶人”,宽容地对待违反道德准则的人倒有可能成为一个“好人”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人人都有一颗阴谋论的心

  

下一篇:向“老”而生

  

本文标题:《白鹿原》:如何做一个好人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48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