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终身学习的一代人

终身学习的一代人

作者:极客学院Wiki 2016-02-20 19:12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定时推送技术文章258.jpg被访者简介:AndyMatuschak,现就职于知名在线教育网站Sparkle的创建者。可以说无论是iOS开发者还是Mac开发者,我们其实每天都在使用着Andy所开发的东西。Andy,谢谢你抽空接受采访。可以跟我们谈谈你是如何开始编程的吗?我想应该跟很多人一样是从游戏开始的。小时候有段时间,家里是不允许我玩游戏机的,于是我就经常去公共图书馆。在我九岁的时候,我发现那些我以为是教编程的书其实只是罗列了基本的源码。还有一些讲游戏设计的书整本都是源码。于是当我想玩游戏的时候就把这些

定时推送技术文章

258.jpg

被访者简介:Andy Matuschak,现就职于知名在线教育网站 Sparkle 的创建者。

可以说无论是 iOS 开发者还是 Mac 开发者,我们其实每天都在使用着 Andy 所开发的东西。

Andy,谢谢你抽空接受采访。可以跟我们谈谈你是如何开始编程的吗?我想应该跟很多人一样是从游戏开始的。小时候有段时间,家里是不允许我玩游戏机的,于是我就经常去公共图书馆。

在我九岁的时候,我发现那些我以为是教编程的书其实只是罗列了基本的源码。还有一些讲游戏设计的书整本都是源码。于是当我想玩游戏的时候就把这些源码输入计算机,但又常常半路遇到语法错误,而我当时还不能理解这些错误信息,也不知道如何解决。所以我不得不重来一遍,直到我终于可以玩这个游戏,如此反复之后我意识到我可以修改这个游戏,而从那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我学了 C++ -- 那时我大概 10 岁 -- 因为人们是用它写游戏的,我试图写过一个 MUD 游戏 -- 那是我第一个大项目,还进行的不错...你完成它了吗?单人模式下所有功能都可以很正常的运行,但多玩家的模式没有完成 -- 所以我想答案应该是没有吧。因为后来我转移注意力到图形方向去了,开始迷恋上 GL 和 3D 渲染之类的事情。然后你就继续做游戏?我做了一阵游戏引擎之类的东西,看了所有 OpenGL 的教程,什么旋转的方块啊,颗粒引擎啊这些东西,然后我开始做真正的游戏。在那个时候,对一个 13 岁的我来说,那真是繁复的工作。

我发现没有足够好的图形工具来显示游戏内容。于是,我跟我的室友开始做一个像素编辑器。我们把它叫做 Pixen。那是我第一次接触 Cocoa,还是开源的。

当我们发布 1.0 版本的时候,我当时大概 14 岁吧,我们去购物中心里面苹果商店的 OS X Panther (还是 Jaguar?) 的发布会。那个时候他们就开始搞发布会了!我们想赠送我们那个像素编辑器的 CD。是不是有其他的什么可能你就不会成为一个程序员了?你当时还对其他什么特别感兴趣吗?我当时的理想就是成为某种工程师。我当时对电气工程,或者甚至是高中的那些化学小实验的理工科挺着迷的,所以当时是想成为这些工程师中的一种,而软件工程是我当时真正可以着手做的。

当时我把这称为编程,而不是软件工程,于是有些人告诉我:“不对不对,你应该叫它计算机科学!”当然,在当时,我并不明白在计算机科学,软件工程和编程当中暗流汹涌的文化差异,我只觉得它们是很有用的清晰的术语。但其实我们常常把它们用错了。好勒。那你现在基本上就是软件工程师了?我肯定不是计算机科学家,虽然我是学这个的。

我觉得我差不多算是软件工程师,一个深受计算机科学影响的软件工程师。不过我最近会花大概一半时间做一些儿童教育方面的研究,读论文和书籍,分析设想,我们希望能在这个方向略尽绵力。离开 Apple 去 Khan Academy,帮助人们学习和教育,看起来是个不小的跨越。这是怎么发生的呢?是什么促动你的?这个, 我想我可以从其他一些事来回答这个问题... 我之前去加州理工学习过一段时间,这所学院支持了大量自然科学的项目,诸如 NASA 和 DARPA,所以当时的讨论都集中在人性化影响上。

当时有一个 NASA 的人过来对我们说:“好了,你们是最优秀的,而你们即将在世界上最好的研究学院之一学习,你们将拥有无数可能。这对你是无限机遇,而你们也应当把握这样的机遇,将它们利用来做些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当我来到更广阔的软件社区里时,我是少数的几个毕业之后没有去做研究的人之一。刚毕业的时候我希望能做一些事情,但我对大多数商业软件工程和软件销售的能产生的影响和追求的目标感到失望,于是我冥思苦想到底可以在哪个领域发挥我的专长, 而最先踏出的第一步最终决定了我的方向。

我深受物理学家 David Deutsch 的影响,通过他我确认了我想要走的方向,那就是扩展人类知识和能力范围,继而我就开始思考怎样才可以做到。如果人类能活得更久一些,那我们就能在知识能力上走得更远,所以在生物技术和化学工程会有很多的机遇。如果人类有更好的工具进行试验,也能更进一步,所以在工具制造,综合工具,虚拟现实,或者是接下去的人工智能领域也都有很多的机会。但基于我的背景和机遇,我最终决定在教育方面做一些贡献,我认为这将会是更好的选择。

因为如果我可以创造终身学习的一代人,那么我们将有更多的人来解决这些问题。那么你是想为后代打造一些帮助学习的工具以便于他们解决更艰难的问题?是的,那是我的期望。学习的一大挑战就是元学习 (meta learning,即“学习如何学习”)。这是一种可以不必摧毁自信或摧毁学习态度的学习方式。

如果我开发的这些工具不但可以让毕业生得到相同成绩,并且他们最终不但对数学有更好的认知而且会更倾向于在之后的生活中学习数学,那我就达到目标了。看起来很显然你并不满意我们已有的教育?你可以详细谈谈吗?是的,它还不够好,并且在很多方面都不够好。最缺乏的是没有让学生得到刚才我说到的那些机遇和资源,我觉得那是最重要并且最首要需要改善的事情。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的任务是给所有人提供免费教育,而 Khan Academy 的使命是为大家提供世界一流的免费教育。

所以现在我们会先将重点集中在为大家提供免费教育上面,接下来会是世界一流的免费教育。但那是后续的事了,因为我对现在所谓的世界一流还有些怀疑和考虑。我有很多同学接受了最好的付费教育,由诺贝尔获奖者授课。尽管如此,他们的学习态度却很糟,认为一毕业就算完。

他们只想结束这一切然后去找份稳定的工作,放空大脑,因为他们已经被系统和制度打倒,而好奇心跟智慧也已经枯竭。听上去真让人沮丧...是啊。如果你问人们你觉得数学怎么样,大多数人都会回答说:“哦,数学很无聊。”或者“我数学不好,我不太适合学数学。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程序猿应该知道的10件事

  

下一篇:《极客周刊》第二期 — — 不断的学习,我们才能不断的前进

  

本文标题:终身学习的一代人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46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