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大多数无所谓的背后

大多数无所谓的背后

作者:夏苏末 2016-02-20 18:12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和我的父亲,从小关系就不好。给他失望,从小生成的嫌隙如死结一般,在我成长的过程中长期潜伏,时常猝不及防地咬我一口。待我成年,这伤口已经深入骨髓,让我痛彻心扉,几乎没有和解的可能。我和父亲几乎无话,家中欢声笑语处是以姐姐和弟弟为中心的,而我只能一个人蜷缩在无人关注的角落里,跟父亲之间...

我和我的父亲,从小关系就不好。

给他失望,从小生成的嫌隙如死结一般,在我成长的过程中长期潜伏,时常猝不及防地咬我一口。待我成年,这伤口已经深入骨髓,让我痛彻心扉,几乎没有和解的可能。

我和父亲几乎无话,家中欢声笑语处是以姐姐和弟弟为中心的,而我只能一个人蜷缩在无人关注的角落里,跟父亲之间的对话仅限于招呼。

“吃饭。”

“哦。”

小时候我被寄养在外婆家,他经常在进城开会回来的路上到外婆家来,无论我当时和小伙伴玩得多欢乐,只要在村头看到他的身影,都会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跑掉,迅速跑到隔壁邻居花脸奶奶家的大衣橱里躲起来,不管外面外婆的呼喊声有多迫切我也绝对不会答应,直到他离开才如释重负地从衣橱里跑出来。有时候恰巧被外婆逮个正着,拿着他买来的水果递到我跟前,我从来不接,外公外婆哄着我向他打招呼,我也不吭一声,倔强地等待着大人们疏忽的空隙,一溜烟跑掉。

十九岁从湖南回家,家里晚餐的开启模式必然是他对我的数落。

他说我智力不行,底子上跟姐姐没法相提并论,完全不在一条起跑线上。他给我安排的工作泡汤后,嫌我自己不争气,不知道主动去找工作。我诚惶诚恐,第二天跌跌撞撞跑去询问路人找到了人才中心,可惜那天没有招聘会。好不容易捱到周三,我收拾好自己带着简历去应聘,幸运地应聘到一家食品集团做统计。每天下班回来,饭桌上仍是他的牢骚和不满,说谁谁谁家的女儿两年就拿到了中级会计职称,我傻不愣登都不知道学习和上进。我唯唯诺诺,去了书店买了教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学习,却以两分之差挂掉了财务管理这门课。沮丧之余,听他继续在饭桌上数落我的各种缺点,我不服气,也觉得委屈,最后情绪爆发,跟他大吵一架。

记忆中,这是跟他最激烈的一次争吵,也是最严重的一次争吵。

我向他吼,“我知道从头到尾,你从来都是看不起我!”

他瞪着双眼,脸因怒极而胀得通红,“你有什么能耐让我看得起?”

我跑回房间,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甩开门去了外婆家,打开门走出去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已经不再与这个家有任何关系。

为了证明自己,我循着姐姐的足迹考了一所很好的学校,也拿到了中级会计师资格证。而徒留的这些不美好的回忆,只是想着会有一天,把它拿出来晾晒在阳光下,这样的幼稚现在看来很可笑,可每每想到,眼泪还是会忍不住潸然而下。

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跟父亲一起逛过街、一起看电视、一起聊过天,看着姐姐和弟弟恣意跟他撒娇,看到他们四口人和睦融洽地相处,我连羡慕都羞于启齿,因为这样的温暖,我从未得到过。

所以,我佯装不在乎,我告诉自己无所谓。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准新娘必看:结婚前要准备什么(含各种买攻略)

  

下一篇:秒懂电影语言:史上最专业细读《肖申克的救赎》CD1~多图预警!

  

本文标题:大多数无所谓的背后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44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