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牌坊

牌坊

作者:沐葛叶 2016-02-20 15:16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王兄领着那人来见我时,我便知道这桩婚事有多荒唐。传说中那个英勇善战的中原将军,原来只是我西凉的降俘罢了。

王兄领着那人来见我时,我便知道这桩婚事有多荒唐。

传说中那个英勇善战的中原将军,原来只是我西凉的降俘罢了。他并不怎么说话,只是偶尔在王兄聊起中原时才说一二句,也不过是风土人情。

父王推崇的中原礼制教法,全都系在这样一个沉默男子身上。他始终含在嘴边的笑意,完全是一副面具。

我拆了头上新编的小辫儿,晨起拴上去的珠花是翠色的,我随意取下来捻在手心里玩。那人却看着我,两道若有所思的目光黏在我身上,这令我有些厌恶。

只是我和王兄都明白这桩婚事是拒绝不得的。

这人是中原降将,父王惜他才学想将他留下,我这个未嫁女自然得派上用场。

王兄知我心思,凑在我耳侧说:“青儿莫气,王兄送你十二个少年英才。”

大婚的当晚他坐在窗前,寒冰似的月光洒在他眼里。我觉得这样也的确不是夫妻之道,勉强问了他一句话:“在想什么?”

他是这样回答我的:“思念故土,故乡,故人。”

真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这样掉书袋子的家伙,怎可能是我的良人?我也不理解,父王何故推崇于他?

一个在战场上投降的将军,比一个死人更为可耻!

他从来也不和我聊起那场战争,仿佛他也知道那是我最为不齿的事情。

可我的不满并不会改变什么,父王是那样信赖于他,也是那样坚信我的婚姻幸福而美满,因为这是他为我安排的夫婿。

我只能长日待在剑房中,练剑、练剑、练剑,直到我的一个男宠将我打败。

可你知道这样平淡的日子我过了多久?十八年!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小红求求你,在美丽的折多山等我

  

下一篇:厦门记忆(2)(更新中

  

本文标题:牌坊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40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