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那些“年”的闲扯

那些“年”的闲扯

作者:冯小风 2016-02-20 15:12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从除夕这天开始,一直到正月初五,来我家拜年最多的并非亲戚邻居,而是一群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打我记事起,这群人便有着从来不变又非常打眼的装束。他们大多是头发微白至全白的老人,长者可至七十多,少者也几乎都五十以上。他们穿着很厚却又显得破旧的棉袄,一条不太合身的棉裤,脚踩解放鞋或者邋遢的棉鞋,拄一根枯枝做成的拐杖,肩挎一个硕大的布袋,这种布袋主要是用来装米的。不过近几年,背这种布袋的人慢慢少了,米变成了钱,既实用,又轻便。放在平时,这群人被称为乞讨者,但是过年期间,他们应景一变,成为了送财神的。我查过一些资料,以

图片源自网络

从除夕这天开始,一直到正月初五,来我家拜年最多的并非亲戚邻居,而是一群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打我记事起,这群人便有着从来不变又非常打眼的装束。他们大多是头发微白至全白的老人,长者可至七十多,少者也几乎都五十以上。他们穿着很厚却又显得破旧的棉袄,一条不太合身的棉裤,脚踩解放鞋或者邋遢的棉鞋,拄一根枯枝做成的拐杖,肩挎一个硕大的布袋,这种布袋主要是用来装米的。不过近几年,背这种布袋的人慢慢少了,米变成了钱,既实用,又轻便。

放在平时,这群人被称为乞讨者,但是过年期间,他们应景一变,成为了送财神的。我查过一些资料,以前送财神的人有些讲究,包括自身打扮,进门仪式以及喜庆的颂词都是特定的。现在,这些东西已经简化成一句话,“老板,恭喜发财。”然后循环几次,就会有人拿钱给他们,金额以五角为下限,上不封顶,在我家这边,最多也就五块十块,一般都是一块两块。接过钱,他们大多会按你给的金额大小,送你一张相应尺寸的财神。

说到财神,这两天,我们家已经收到六张,说实话,收到这些财神其实也不知该如何很好的处理。以前,家里有那种非常传统古旧的大柜子,我们便把财神菩萨贴满整个柜面,权当装饰,也讨个吉利。现如今,家中的柜子已足够漂亮,贴一张财神上去反而破坏整体的美感,所以现在我们家处理方式基本上都是叠好,然后卷好,再用皮筋束好,便随意找一处放置。

这天,母亲对着刚收到的一张财神注视了良久,然后突然向我问道,“这财神到底是谁啊?怎么以前收到的财神跟现在这财神长得不一样啊?”

我本来在慵懒地晒着太阳,听到母亲如此一问,也觉得有些懵。我努力挖掘自己小时候的记忆,想将以前的财神模样在脑海中勾勒出来,但最终也只是得到了一个模糊的印象,但不管那印象如何模糊,可以肯定的是确实与现在的财神形象相差挺大。

小时候的财神像是用红纸剪裁,再用黑色墨水印制出来的,表情有些愤怒,一副不好惹的样子。而现在的财神像则是用塑料制成,上面喷绘出鲜艳的颜色,财神居中,持如意,捧元宝,慈眉善目,甚是和蔼。

相传财神的版本众多,比较普遍的一种看法是,分文武财神。文财神为比干、范蠡,而武财神为赵公明和关公(关公是个厉害角色,什么行业都能插上一脚)。我想,以前的财神形象大多是用的武财神,而如今,或许以文财神居多,所以形象有了很大的差别。

最为普遍被大家熟知的应该是赵公明了,其实,姜子牙封神之时,并未将其封为财神,但是由于他统领四个掌管世间财富的小神,所以作为他们的领导,被后人以财神之名供奉也是合情合理的。

小时候,我有一个癖好,便是喜欢看对联,每每都能吟诵下来。所以对于收到的财神像,我第一时间会去看的是印于两侧的对联。看得多了,我发现其实财神像两侧的对联,和我们贴在门边的春联有异曲同工之妙。很多其实都可以完全称得上是春联,只是春联所包含的意蕴更加广,而财神像两侧的对联所括的范围就比较窄,大部分不外乎“财源广进”“生意兴隆”等与钱有关的词句。

说起春联,这东西也与财神像一样,变化颇大,你不能说它是与时俱进,毕竟这到底是不是进步还很难说。

小时候的春联都是手写,裁好红纸之后,便邀一家(族)之中书法能手挥毫写就。红底黑字,不纷繁杂乱,却传统意味深刻。如今几乎所有的春联都是印制,一来,印制的春联更加的绚丽多彩,内容可以更加丰厚,字的颜色也用上了闪亮的金色,更加符合现代人的口味;二来,一家(族)之内,能将毛笔字写好的人越来越少了,更何况还是要悬在大门上的春联。(说句题外话,毛笔字已经受到了钢笔等字的一次冲击,然后又是现代印刷术的冲击,加之现在电子书又较为普及,提笔的机会越来越少,所以颇为书法这项高雅艺术的前景堪忧。)

王安石有一首诗,其中两句是,“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新桃旧符本为一样东西,即桃符,而这刻着神荼、郁垒的长方木板便是今日春联的雏形。神荼、郁垒都是降鬼大神,所以可以看出,以前的桃符最重要的作用是为了驱魔求平安之用。直到宋朝,以纸代木,春联才开始流行,明清之时,春联的艺术性越来越高,思想也较以前更为深刻。但时至如今,在思想上好像又倒退了,纵观大部分人家的春联,无时无处不在迸发着“要发财”的气息。

说到发财,就不得不提到钱,而在春节期间提到钱就不得不提到压岁钱,这可是很多孩子一年到头最梦寐以求的东西了。不晓得有多少人去真正思考或者查阅过,为何叫压岁钱了?

其实,以前并不是压岁,而是压祟,祟字何意,实乃小妖也。传说,在古时候,这种名叫祟的小妖会在大年三十这天夜里出来祸害小孩,而大人们害怕自家的孩子受到伤害,所以会选择彻夜不眠,是为(防)守祟,现在知道为何称三十晚上熬通宵叫做守岁了吧。而每年都这么搞,精力上有点受不了,又怕自己一时疏忽,不慎睡着,害了自己的孩子就罪过大了,所以他们寻寻觅觅一种可以治祟的方法。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单身汪大战情人劫

  

下一篇:我用了七年,来蜕变成你喜欢的样子

  

本文标题:那些“年”的闲扯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40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