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清代第一女词人贺双卿‖牧童斜插嫩花枝

清代第一女词人贺双卿‖牧童斜插嫩花枝

作者:暖思 2016-02-20 14:12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暖雨无晴漏几丝,牧童斜插嫩花枝。小田新麦上场时。汲水种瓜偏怒早,忍烟炊黍又嗔迟。日长酸透软腰肢。——清·贺双卿《浣溪沙》正是江南的梅雨时间,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那雨下得有些缠绵。春末的山谷里,天空飘着小雨,那雨被微风轻轻地吹,看着斜斜的模样。正是江南农家农忙的时节,麦场上散发着新麦的淡淡清香,丝丝入脾,令人心生愉快,那是多么美的秀色风光。那骑在牛背上行走在乡野间的稚气牧童啊,他的头发上插着一根嫩绿的花枝,他看上去是那么的无忧无虑,悠然自得。可是在这样一个忙于丰收喜悦的日子里,双卿却不得不操持起

图片来自网络

谁怜我心?谁知我情?谁解我语?唯不见卿卿“镜里相看自惊”。她,钟灵毓秀、玉洁冰清,却红颜易折;她,饱经风霜、命运多舛,却负绝世才。她,被称为“清代第一女情人”,又被称为“清代李清照”。一代才女贺双卿在文学的追求之路上,可谓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她“以粉为代墨”、“以叶代纸”的事迹无不让人为之潸然。双卿悲惨的人生际遇致使她的词凄怨愁苦,缠绵悱恻,格调含蓄幽深,意旨幽深,风格哀婉凄恻,感人肺腑,其间抒发的“山水情怀”和“自我抒怀”无不令人为之惊艳。

暖雨无晴漏几丝,牧童斜插嫩花枝。小田新麦上场时。

汲水种瓜偏怒早,忍烟炊黍又嗔迟。日长酸透软腰肢。

——清·贺双卿《浣溪沙》

正是江南的梅雨时间,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那雨下得有些缠绵。春末的山谷里,天空飘着小雨,那雨被微风轻轻地吹,看着斜斜的模样。正是江南农家农忙的时节,麦场上散发着新麦的淡淡清香,丝丝入脾,令人心生愉快,那是多么美的秀色风光。那骑在牛背上行走在乡野间的稚气牧童啊,他的头发上插着一根嫩绿的花枝,他看上去是那么的无忧无虑,悠然自得。

可是在这样一个忙于丰收喜悦的日子里,双卿却不得不操持起繁重的农活,忙完了田头和麦场里的活,回到家里又想着去溪涧打点溪水来种瓜瓠,丈夫见状却又怒斥双卿,说瓜种得太早了。似乎已习惯了丈夫的冷艳对待,双卿转过身默默地走进厨房里,忍着烟熏火燎的滋味,做起了饭来,哪知道这个时候婆婆又走进厨房责怪双卿做饭做得太迟。夏日炎热,一天劳作下来,已是腰肢酸软,酸痛,回到家里却还要在丈夫和婆婆之间左右为难。

这首词作于雍正十一年(1733年)夏四月,那是双卿嫁与丈夫周姓佃农的第二个光年,没有享受到丈夫的任何怜惜与怜爱,许是掀起盖头的那一瞬间,双卿那颗向往爱情甜蜜的心早已冷却。记得出嫁前那一天,镜子里的小人儿是那么的娇艳欲滴,那么的容光焕发,那时的双卿是那么的天真烂漫,那么的纯洁无暇,那时的双卿带着对新婚的期盼,把自己的全部交于那个粗犷的男人,他的丈夫。只是一切,似乎都背离了自己的初衷,她的微笑早已消失在无边的谩骂与指责中。

丈夫家的田地本就稀薄,于是不得不租了地主家的田地,双卿除了忙于田家的农活,又要操持家里的农活,已是身心疲惫的双卿却得不到一点好脸色,更别说只言片语的安慰。她不知道婆婆为何那般的斥责于她,哪怕她已经倾尽自己的所有,为这个本就贫瘠的家奉献着自己的所有努力。也许,这世间,世情原就凉薄,有时候,哪怕你做得再多再好,在不喜欢自己的人的面前,所有的付出似乎都是无济于事,似乎没有任何的价值与意义。

那满腹心酸,满腔幽怨,无处可诉,无处可露,只能默默地隐忍,将所有的愁苦与哀怨化作文字,化作诗词,似乎那样才能给自己疲惫不堪的心灵一点点慰藉。据《西青散记》记载,这一首词是双卿用粉写在芍药叶上,交给了当时在绡山避暑的史震林和他的好友段玉函,于是这首词才得予问世。

一代学者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里言: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然遽以此意解释诸词,恐为晏欧诸公所不许也。

王国维先生所说的第二重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里,双卿“以粉代墨”“以粉书叶”的行径,那种尽管遭受生活的曲折与磨难,却依旧在文学路上坚持和锲而不舍的精神风貌正是与之相契合。18世纪的江南,经济繁荣,人才荟萃,据相关学者的研究道明,那时候“江南才女群”大量涌现,已成为了一种不可忽视的社会文化现象。但双卿毕竟出自农家,不像历代大多才女,出资书香门第,富庶之家,自幼便沐浴着良好的文化之浴。

但正是在那样艰难的环境里,双卿不畏外界条件的束缚,仍旧坚持自己的创作,那样的精神无不充斥着满满的正能量,鼓舞人心。无论是放在18世纪还是如今的21世纪,这样的精神和对创作的热爱都是值得后人学习的。这使我不得不想起,那些容易放弃的人们,在看到这样的励志典范的时候,是不是会慨叹一声自己的不足。

我们知道21世纪的今天,女性的地位得到了提升,女性的人格也得到了应有的尊重,女子不再是男子的玩物,不再是可以买卖的货物,但18世纪的中国,女子还在恪守着自古以来的女性道德规范,但是我们不能以今人的眼光来批判那时的时代,我们自是知道它的落后和不足之处,但若是我们也处于那样的境地之中,我们也未必能跳出时代的枷锁与禁锢。但无论怎样,双卿身上那种恪守贞德的行为规范也无不诉说着她作为一个妇女能够恪守自古流传下来的道德规范,能够做到应有的基本礼节习惯,不得不说,双卿这样的一个女子为何能够令当时史震林和段玉函等才子所倾慕。这样一个真性情的女子,又是这样的貌美如花的女子,无论男女,都会难以忘怀吧!

说到双卿词,史震林这位学者可谓是功不可没,源于他的“慧眼识珠”,我们如今才能欣赏到如此唯美的词作,据《西青散记》记载,当时这位才子因为落榜,于是便来到了绡山的耦耕书院陪表弟伴读,与段玉函等几位才子游历山水,这才邂逅了这位秀外慧中,令人惊艳的女子。常言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双卿这位“千里马”若不是遇到史震林这位伯乐,或许她的才华便只能埋于世间,无人知晓。如今的我们,便也不能知晓这位女才人。由记载也可以得知,双卿与才子们的交往也是“发乎情而止乎礼仪”的,并没有任何的越举行为,才子们虽然同情双卿的遭遇,也欣赏双卿的词作,也不是没有想过帮助这位女词人。但这些,都被双卿一一拒绝了,双卿还是回到了那样的境地之中。

透过双卿《浣溪沙》一词,我们也可以风景秀美的山水风光,不同于历代女词人的抒怀相思之作,双卿将视角更多的伸向了下层农妇的劳作艰辛,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可以说双卿在选材上的题材拓宽和内容上的丰富也是令人惊叹的,双卿的词作并没不是刻意而为,而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流露,这才使我们看得到这样毫不娇柔做作的佳作。可以说,双卿的天赋是仅有的。在许多文人眼中,农村或许成为了桃花源的所在,但透过双卿词的下片,我们也可以得知,在双卿眼中,农村并不是那种悠然自得的桃花源,那里有的更多是辛苦,是劳作的艰辛,我们不得不说这是双卿词有的独特景象。

附:参考书籍:杜芳琴《贺双卿集》,中州古籍出版社。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每个伤害,都能练狱成长

  

下一篇:你也未必热爱折腾,你只是没有选择

  

本文标题:清代第一女词人贺双卿‖牧童斜插嫩花枝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38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