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作者:音阶的88种情绪 2016-02-20 13:12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1964年春天,一个名叫查海生的男孩出生在安徽安庆的一个小村子里。15岁的时候,这个男孩考上了北大法律系。像那个年代的所有的知识分子一样,他心中埋着一种叫做“骚柔”的情怀,他热爱“麦地”,热爱“大海”,热爱“太阳”,热爱比他出生早两个世纪的德国诗人荷尔德林,他说:“从荷尔德林我懂得,诗歌是一场烈火,而不是修辞练习。”17岁时,他认识了骆一禾,或许是这次相识,海子明白了诗和生命的关联。次年,他开始进行诗歌创作,把心中的念头铺展成跳动的文字。1983年,海子结识了西川,北大三诗人的命运便开始彼此交织。这一年,

海子

1、海子与诗

1964年春天,一个名叫查海生的男孩出生在安徽安庆的一个小村子里。

15岁的时候,这个男孩考上了北大法律系。像那个年代的所有的知识分子一样,他心中埋着一种叫做“骚柔”的情怀,他热爱“麦地”,热爱“大海”,热爱“太阳”,热爱比他出生早两个世纪的德国诗人荷尔德林,他说:“从荷尔德林我懂得,诗歌是一场烈火,而不是修辞练习。”

17岁时,他认识了骆一禾,或许是这次相识,海子明白了诗和生命的关联。

次年,他开始进行诗歌创作,把心中的念头铺展成跳动的文字。

1983年,海子结识了西川,北大三诗人的命运便开始彼此交织。这一年,19岁的海子从北大毕业,被调到政法大学的编辑部。

20岁时,他把当时祖国的贫瘠比喻成“亚洲铜”,也把民族的精神赋予在“亚洲铜”身上。《亚洲铜》成为他的成名作,初读起来,这首诗显得有些许诡异,这里的意象交织着生与死,希望和绝望,把具体和抽象串联。也让世人永远记住了一个名字——“海子”。

亚洲铜 亚洲铜

祖父死在这里 父亲死在这里 我也会死在这里

你是唯一的一块埋人的地方

亚洲铜 亚洲铜

爱怀疑和爱飞翔的是鸟 淹没一切的是海水

你的主人却是青草 住在自己细小的腰上

守住野花的手掌和秘密

亚洲铜 亚洲铜

看见了吗? 那两只白鸽子 它是屈原遗落在沙滩上的白鞋子

让我们——我们和河流一起 穿上它吧

亚洲铜 亚洲铜

击鼓之后 我们把在黑暗中跳舞的心脏叫做月亮

这月亮主要由你构成


海子

2、海子与麦地

海子热爱梵高,也像梵高一样,热爱麦地和太阳。他像塞林格一样,希望做一个“麦田守望者”,在他的诗中,麦出现了155次,似乎那才是他真正的生活,是他生命的根,他被称为“麦子诗人”。他也像塞林格一样,借由对乡村生活的怀恋和向往,表现出对现实生活的不满。《麦地》、《五月的麦地》、《麦地与诗人》先后问世。

他在歌颂麦地的时候,却被麦地灼伤,他呐喊,我站在你痛苦的质问的中心,被你灼伤。他在兼爱天下的时候,却被天下所负,他说,全世界的兄弟们,要在麦田里拥抱,他又说,有时我一人坐下,在五月的麦田里,梦想众兄弟。一种时时刻刻的矛盾,一直常埋他的心海与诗中,他高呼,人类的痛苦,是他放射的诗歌与光芒。

他这么写:

《麦地》

吃麦子长大的

在月亮下端着大碗

碗内的月亮

和麦子

一直没有声响

和你俩不一样

在歌颂麦地时

我要歌颂月亮

月亮下

连夜种麦的父亲

身上像流动金子

月亮下

有十二只鸟

飞过麦田

有的衔起一颗麦粒

有的则迎风起舞,矢口否认

看麦子时我睡在地里

月亮照我如照一口井

家乡的风

家乡的云

收聚翅膀

睡在我的双肩

麦浪——

天堂的桌子

摆在田野上

一块麦地

收割季节

麦浪和月光

洗着快镰刀

月亮知道我

有时比泥土还要累

而羞涩的情人

眼前晃动着

麦秸

我们是麦地的心上人

收麦这天我和仇人

握手言和

我们一起干完活

合上眼睛,命中注定的一切

此刻我们心满意足地接受

妻子们兴奋地

不停用白围裙

擦手

这时正当月光普照大地。

我们各自领着

尼罗河,巴比伦或黄河

的孩子 在河流两岸

在群蜂飞舞的岛屿或平原

洗了手

准备吃饭

就让我这样把你们包括进来吧

让我这样说

月亮并不忧伤

月亮下

一共有两个人

穷人和富人

纽约和耶路撒冷

还有我

我们三个人

一同梦到了城市外面的麦地

白杨树围住的

健康的麦地

健康的麦子

养我性命的麦子!

《五月的麦地》

全世界的兄弟们

要在麦地里拥抱

东方 南方 北方和西方

麦地里的四兄弟 好兄弟

回顾往昔

背诵各自的诗歌

要在麦地里拥抱

有时我孤独一人坐下

在五月的麦地 梦想众兄弟

看到家乡的卵石滚满了河滩

黄昏常存弧形的天空

让大地上布满哀伤的村庄

有时我孤独一人坐在麦地为众兄弟背诵中国诗歌

没有了眼睛也没有了嘴唇

麦地与诗人

1、询问

在青麦地上跑着

雪和太阳的光芒

诗人,你无力偿还

麦地和光芒的情义

一种愿望

一种善良

你无力偿还

你无力偿还

一颗放射光芒的星辰

在你头顶寂寞燃烧

2、答复

麦地

别人看见你

觉得你温暖,美丽

我则站在你痛苦质问的中心

被你灼伤

我站在太阳 痛苦的芒上

麦地

神秘的质问者啊

当我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

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

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

麦地啊,人类的痛苦

是他放射的诗歌和光芒!


3、海子和爱情

天才,总是难有尘世的幸福。无论这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还是深埋在心底的爱情。他们孤傲怪僻,很容易陷入爱情,却很难和爱的人相守一生,对他们而言,每一次爱情,都是一次灾难。他们很难在生前得到关注、得到认可,死后却没有人能消灭他们在历史上的痕迹。

在政法大学期间,海子遇到了他一生的挚爱B,B也是他的初恋。那时,她还是政法大学的学生,活泼可爱,对海子十分崇拜。像鲁迅和许广平一样,他们不顾世俗,投身热恋中,但是,却不像前者那样可以相守一生。他曾因为她来自蒙古,而给自己取名为“海子”,在蒙古语中,海子是小湖泊的意思。他和她相识于秋日,两年后,也在秋天分手。

那时,他的创作激情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历史》、《中午》、《埋着一只为你祝福的杯子》、《写给脖子上的菩萨》、《打钟》等等,都是写给B的。但是海子不太不懂得人情世故,被B的父母嫌弃,认为他只不过穷酸的教书先生,那些诗,也不能养家糊口,认定他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出息。由于世俗的压力,海子分了手。而那首最著名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也是对B的追忆,据说,那时,B已经远赴重洋,但两人还保持着书信来往,这大海,或许就是他埋藏在心中深爱着的B。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1986年和1988年,海子曾经两次远游,去了青海、西藏和内蒙。而在第二次去西藏的时候,海子结实了神交已久的女诗人P,她年长于他,已经生儿育女,却是海子的长久以来的精神动力。海子亲切称她为“姐姐”,在路上,海子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在青海的德令哈写下了《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海子曾经因为姐姐和家人闹翻过,但是P的理性远大于海子,当她意识到还需要照顾女儿时,她拒绝了海子在拉萨的求婚,并且尽量避免和海子的单独会面。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夜色笼罩

姐姐, 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抒情。

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我只想你。

在P和B之间,海子的感情也并不单调。他和几个女孩有过交往,而自杀前的爆发作《四姐妹》,想必,也和其中几位有关联。

在和B分手后,S成为了海子最直接的一个情感寄托,S成熟稳重而且深爱着海子,但默默奉献却始终不是一个诗人想要的灵魂伴侣。他为她写下《献诗——给S》、《不幸》。

而结束和S的感情时,海子正和A来往密切。A在大学毕业后,离开北京,回到四川老家。她也曾深爱着海子,并且要求海子为她写诗。海子和B的感情破裂后,与S相比较,A才是海子的Soul Mate,虽得知A已经结婚,但是海子依然没有放弃,他去四川找她,和她游山玩水、诗意生活。期间写下了《大风》、《雨》、《冬天的雨》、《玫瑰花》、《王冠》、《玫瑰花园》《长发飞舞的姑娘》,爱意显而易见。只是,在A的家人发现了他们的关系后,他们也只好分道扬镳。

荒凉的山冈上站着四姐妹

所有的风只向她们吹

所有的日子都为她们破碎

空气中的一棵麦子

高举到我的头顶

我身在这荒凉的山冈

怀念我空空的房间,落满灰尘

我爱过的这糊涂的四姐妹啊

光芒四射的四姐妹

夜里我头枕卷册和神州

想起蓝色远方的四姐妹

我爱过的这糊涂的四姐妹啊

像爱着我亲手写下的四首诗

我的美丽的结伴而行的四姐妹

比命运女神还要多出一个

赶着美丽苍白的奶牛 走向月亮形的山峰

到了二月,你是从哪里来的

天上滚过春天的雷,你是从哪里来的

不和陌生人一起来

不和运货马车一起来

不和鸟群一起来

四姐妹抱着这一棵

一棵空气中的麦子

抱着昨天的大雪,今天的雨水

明日的粮食与灰烬

这是绝望的麦子

请告诉四姐妹:这是绝望的麦子

永远是这样

风后面是风

天空上面是天空

道路前面还是道路

与以上四位相比较,还有两位女性,对海子的影响也很大。一位是家里人从小认定的媳妇儿,一位是海子思而不得的女神。

H是海子的青梅竹马,是海子妈妈从小认定的儿媳妇儿,但是在海子离开家,去北京求学后,H就嫁给了他人。不像朱安于鲁迅,不像于凤至于张学良,不像张幼仪于徐志摩,海子不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他没有嫌弃过H的出身,他每次回家,都会去看H。还发誓,如果有来生,一定会娶了H。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杨元庆,你到底是不是合格的CEO?

  

下一篇:错过时代,不能错过经典——10部最好的香港电影

  

本文标题: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35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