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悄悄是离别的笙箫

悄悄是离别的笙箫

作者:九天凉 2016-02-20 12:42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男人递给我一杯深蓝色的酒,精致的玻璃酒杯,像是盛着一汪浅浅的海水。他告诉我,这款酒叫“深爱”。

1

我乘坐的晚上的航班,抵达云南时,已是夜深。

一群年轻人都乘坐的同一辆大巴车,去往附近最近的青旅。我们的目的地是西藏,所以在云南栖身,越省钱越好。

跟团来这儿的人大多有伴儿,我孤身一人,加上舟车劳顿,十分不适,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闭眼轻瞌。

微眯着的眼,看到了灯火阑珊的云南,远处的灯火像星辰缀在混沌漆黑的夜空,近处的,从路灯下驶过时,总会有一两缕昏黄的光晕甘心落寞,停在我脸上。

转瞬即逝,周而复始。

大巴车七拐八拐,进了一条小巷,在一家灯火通明的青旅前停下。

一路走来,仿似在我脑袋里安装了一颗炸弹,现在,炸弹被引爆,炸得我七荤八素,头晕目眩。我抓起包,抢先一步下了车,蹲在路边作呕,却吐不出任何东西。

待我清醒一点,大家已经陆陆续续进店,我疲惫地拖着行李箱,看见一群小憩的人,走上前,强忍着眩晕:“你们有橘子吗?”

大家开始疑惑不解,三秒后,一片哄笑声在我耳边炸开。不知谁说了句:“酸橘吧!”然后,无数目光落在了我平坦的小腹上。

我气得想放哮天犬去咬他们。我只是晕车而已!在车子上时没有橘子皮塞鼻孔,想着到旅社了要两个橘子亡羊补牢,不想惹得一群人异想天开。我恶狠狠地剜了他们一眼,安置好行李坐到店门口吹冷风。

脑袋还是沉重,我摸出圣罗兰,想抽根烟缓解疲劳,不料打了几次,打火机都成罢工状态。

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不掐牙缝,直接噎死。

我将打火机狠狠摔在地上,啐了一口唾沫。

“给你。”带着淡淡鼻音的男声响起,还有递到我眼前的火柴。我抬头,是一个轮廓硬朗,相貌英俊的男人。估摸,三十好几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猎艳记

  

下一篇:她说她没醉,却摇摇晃晃掉眼泪

  

本文标题:悄悄是离别的笙箫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34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