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白素贞,我该拿什么来救你?

白素贞,我该拿什么来救你?

作者:公子燕六 2016-02-20 11:12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的,相间的,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灯光冷冷照在深红色的帷...

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的,相间的,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

灯光冷冷照在深红色的帷幕上,陈淑桦的《流光飞舞》缓缓飘起。我坐在观众席中间,会场只有我一人。帷幕被慢慢拉开,接天漫地的轻纱里,一抹白影飘然转身。她脸上挂着精致的红妆,指甲盖是唯美的胭脂色。碎花落在发梢就像美人温柔的吻,许久,书生踱步上场。

落拓青衫,白衣女子。一把黄油伞谱出婉约唱词。背后的蓝光屏云翻霞涌,苏堤十里,如意春风。

断桥上,残雪中。白衣女子紧拥书生,刹那间,电闪雷鸣。许久,亘古不变的声音浸透身心。雷峰塔外许仙道,白素贞,我该拿什么来救你?

1

年初三月,佳倩给了我一张票。是她们团新编话剧《白蛇传》,因为那天她有事去不了,赠票浪费了怪可惜。知道我爱看话剧,就转手送给了我。

那天,我是一个人去的。上海的初春来得有些晚,南京路上,还残留着些许残雪。这让我想起大三暑假去杭州西湖的情景,那时佳倩在传媒读书,独爱苏杭。小时候一起跳舞就曾说过北上广的繁华与喧闹都没有杭州来得宁静与清爽。而那次去杭州,我和她两人淡淡漫步在湖畔。去的有些早,雷峰塔在朝阳中发着暗晦的金光。光芒里,徐倩顶着逆光的太阳,身后是曲院风荷,阵阵花香。

徐倩说,阿河,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白素贞吗?

我说,我相信。退一万步讲,每个痴情的女人,都是白素贞。说完看了眼佳倩,她一脸意味深长,苦大仇深的样子。

再后来,就毕业了。我辗转到了杭州,在此定居。曾经一同跳舞的人里,只有佳倩还在坚持。而这场话剧,是佳倩毕业后国内首场自发组织的无商业性质表演。跳舞的去学话剧,可见吃艺术饭的人,活得都不容易。

到了就看,白素贞美得叹为天物。灯光、服饰、台词、动作,每一个方面都无比精准,最让我意犹未尽的,是她们改编自徐克版的《青蛇》中的一个桥段,当有着深厚古典舞身韵的女演员一青一白扭动腰肢兰花指飞翘,那种香销玉骨的美,除王祖贤和张曼玉之后,便只有这场剧了。

刚出会场徐佳倩发来微信,询问我的观剧感想。我激动得说不话来,只觉得无比地好。

她发来一段冷冷的语音,说,你注意到台上的许仙了吗?

我说没有。

佳倩说他是浩南。

我问浩南是谁?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亲爱的,别让你爱的人自卑。

  

下一篇:因为活的随意,所以过得轻松

  

本文标题:白素贞,我该拿什么来救你?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31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