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这一秒

这一秒

作者:酱油1027 2016-02-20 11:01 来源:酱油1027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1)这一秒,我手持一把银色的左轮手枪,站在一扇白栏铁门门口。推开门我朝着目标前进。走到目标跟前,我看着他惊诧地看着我举起手枪。Ba
1)

这一秒,我手持一把银色的左轮手枪,站在一扇白栏铁门门口。

推开门我朝着目标前进。

走到目标跟前,我看着他惊诧地看着我举起手枪。

Bang!一声巨响。

2)

还是先跟你们从11年说起吧。

那年的最后一个月,我参加了一次集体翘课的旅行。

目的地:云南大理。

发起人: 克赛。

参与人: 丽莎,吴迪,董春娇,和我。

丽莎和吴迪是对lovebirds,我通过老乡董春娇认识了他们,再通过他们认识了克赛。

五个人收拾好家当,再不约而同地各自找好上课帮忙喊到的“托儿”,就潇洒地离开了学校。

克赛这个人,比较爱玩,朋友多, 人送外号十三亿, 简而言之和谁都熟。 在学校周边的各种交际场所,只要你提起他的名字,总会有人笑着说:“噢,克赛阿!就是有些神经的那个!我知道他! ”

当时特别流行“2012是世界末日”这个说法,克赛简直相信得不得了,老早就在空间写了好几首题名类似《再见,我所爱的世界》以及《再见,停在我心头的姑娘》的长得恐怖的诗。 我们对此是鄙视的。 但他依然在坚持自我的道路上疯得我行我素。

随着日子的逼近,终于有一天他宣称要在世界末日到达之前走遍他想去的地方。 大理站是克赛旅游计划中的第三站,在那之前他去了新疆和西藏。

我想他虽然有些疯狂,但是他对生命是有热情的,这大概就是,那么多人,愿意和他交朋友的原因。

我们这四个人当初决定和他搭伴去大理,是图好玩,当然也有像我这样,为了解闷的。

自从闺蜜A和我暗恋的学长B勾搭在一起后,不管是在逼仄的小路,还是在硕大的操场,我总会在不经意地抬头与低头间和他们大小眼相瞪,敢情这就是所谓的“冤家路窄”阿。 A永远是一副“事情变成这样我很痛苦,可是我也没办法”的表情,而B则是“咦,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于是我当机立断地选择去远些的地方透透气。

上火车前,我给阿奇发了个短信,内容只有五个字:“翘课去大理。”

3)

阿奇是我在一家ktv里遇到的帅哥。

那晚灯光涣散,人声鼎沸,在我挺着一个装满啤酒的大肚子疯奔向厕所的时候,晃眼间就瞧见了他。

那时他正躲在一个闭塞又阴暗的角落里抽烟。

侧脸帅到爆炸。

我趁着酒意正浓当机立断地扑进他的怀里。

并且死皮赖脸地瘫在他的身上不离开。

希望能成就我多年以来的一个艳遇梦。

不过隔了三秒后,旁边有个男人出现了。

“宝贝怎么了?”男人对他说。

我瞬间就酒醒了,那感觉像是喝了一杯被投了一百粒苍蝇蛋的牛奶。

我匆忙地跑去厕所呕吐,方才的小插曲就真的变成了一个很小的插曲,在不知不觉中被我遗忘了。

不过缘分这种东西嘛,有时候又很难讲清。

不久后,朋友介绍我们认识了,我也是通过他才回忆起那晚发生的事情。

霎时间才觉得自己那晚有些贱,像是一个欲求不满的小婊子。

不过他喜欢男人。

这是重点。

4)

我和阿奇那会儿,不算熟,就是见面打个招呼的关系。

我和他,同校不同系,我学会计他学设计。本来是八竿子打不着边的关系,竟也这样认识了。

本来我告诉自己,这是缘分。

后来又想到他的性向,我又用我和他都爱好男人这个相同的兴趣来安慰自己。

出来混,圈子不同不能硬闯这个道理不是白说的。

虽然我承认自己有些喜欢他。可是不能成情人就成朋友咯。

ktv,酒吧,夜店。这些消欲解闷的地方,我爱去,他也爱去。时不时碰上了会一起跳个舞唱首歌喝口酒,再不然就一起去勾引几个帅哥。

慢慢地,我和他嘛,也能称得上是姐们或是哥们的关系了。

你别听我这样说就觉得他很娘。我告诉你,阿奇一点也不娘。 身高188,腿长肩膀宽,人又长得异常精神,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有鬓角诶! 有鬓角的男人最性感了不是吗?

所以当你乍得一看,你会觉得这个男人简直就是典型的撸妹小能手,情场小霸王,渣男王子什么的。。

但如果你深深地与他接触,又会发现,你的猜想都是正确的,不过不是在直人圈,而是同人圈而已。

5)

“小婊子,玩得那么疯? ” 他半小时后给我回复了短信。

“这叫眼不见为净。”

“多拍点照片发给我。”

“不行,我带的衣服都土死了,不想拍。”

“我是说大理的风景。”他回复。

正在我想,该是发“讨厌”还是“滚”的时候。

他又发消息过来了,“还有帅哥。”

“滚!”我发过去。

6)

克赛带我们住进了一个偏僻的青旅。

那老板是他在网上认识的朋友,叫小黑,人随名字一样黑,但是笑起来一口白牙,刺得我们直眨眼。

住在小黑这家青旅的大多都是些二十几岁的青年,有的是和我们一样闲的发慌,翘课来旅游的,有的,“想停下来看看这个世界”的文艺青年,动不动就畅谈“梦想”畅谈“热血”,我是没兴趣,克赛却很兴奋,我仔细一想,他也算是文艺大军的一份子。

当然如果有帅哥出现的话,我会主动地听他谈论风生或是臭屁,实在对眼的话,我会加他联系方式,再和他照一张相。

然后传给阿奇。

是呀,我就是典型的“嘴上说着不想要,身体却还是很诚实”的那种人。

不过相信我,大多数女生都是。

7)

吴迪和丽萨住我隔壁,也住春娇隔壁。

简单来说也就是他们的房间在我和春娇的房间的中间。

所以,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我就能和春娇聊聊他两谁叫床比较大声的八卦了。

我两说着说着会笑的岔气,岔完气,又不甘寂寞起来。

两个人瞒着其他人去成人夜店玩了三晚。

其实也不是故意要隐瞒,二十多岁的人了,谁没看过几个毛片啊,谁没看着男女神的照片yiyin过啊?

只是没机会去说。

吴迪和丽萨早就沉浸在你侬我侬的二人世界了,而克赛又交了不少朋友,正忙着应酬呢。

所以,在夜店里面睡了男人的事情,我和春娇也没和谁说过。

多大点事儿?

我把偷拍的男伴的床照给阿奇发过去,他很快就回复了:“没我的大。”

“不信。”我回复。

“等我拍了发给你。”

一时间我的心跳竟然有些加快,我等着他发消息过来,但是我不希望看到他真的发自己下面的照片。

“傻逼。” 十五分钟后,他回复我。

8)

为什么我要和你说这档子事?这和我手拿左轮手枪对准别人开枪有什么鸟的关系吗?

你想这样问我吧?

老实讲,其实关系真的不大,前面那些都是我瞎唠嗑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你都看到这儿了,也不会在乎浪费那么一点时间,是不是?

重点是下面我要说的话。

你别嫌我要说的事情太狗血。

因为生活比故事更狗血,你要记得这点。

在我到达大理的第五天。

阿奇打电话过来,电话里他哭了,他说他失恋,他被甩了。

对方就是我第一次在ktv里面见着的那个叫他宝贝的男人。

“他要结婚了。”

“和谁?”

“和一个女的!”

“为什么?他突然变直了?”

“就算他喜欢男人,他也总要结婚的。”

“废话他还能和男人结婚不成?”

“我不知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他要结婚的——”

“我去揍那个女的。”

“她也是受害者啊。”

“那我去揍那个男的!”

“我心疼。”

“那你等我回来揍醒你。”

说完电话我发现自己哭了,我也需要被揍一揍。

9)

时间的洗礼慢慢成为了阿奇强颜欢笑的借口。

他以为大家都以为他忘记了。

可是他没忘记,大家也没忘记。

这两个曾经在大街上不顾旁人地拥吻,曾经在身体上为对方纹身,曾经在朋友圈里被爱情冲昏头拼命虐狗的人,怎么会突然间说不爱就不爱了?

10)

两年后男人离婚。

有一次看见那个和他离婚的女人一脸yindang的挽着另一个男人走进酒店。

想来离婚的原因是性生活不协调。

也罢。早猜到了。

11)

阿奇得了抑郁症,还在网络上开了一个叫《我等你到33岁》的帖子。

大家伙都挺心痛,也帮着为他给那个负心汉传达消息。

可惜啊这世上永远有一种不可抗力叫“世俗的眼光”。

那个脆弱又胆小的男人选择背叛自己背叛阿奇,他又准备结婚了。

阿奇在某个夜晚里,躺在浴缸中割开手腕上的动脉,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12)

我一直觉得爱情这东西俗气,和金钱一样,俗气得要死。

什么东西一旦想要得到的人多起来,必不可免的会变得俗气。

所以我不信爱,更不信钱。

因为不想让自己俗气,也不想自己因为那些俗气得东西而变得世俗和脆弱。

所以当我沉浸在失去阿奇的悲伤无法自拔时,我毅然决然地去买了一把手枪。

我想赶在那负心汉的婚礼那天,狠狠地惩罚他。

13)

这一刻,我正站在那个负心汉面前,拿着枪,仰着头,耀武扬威。

“怕了吧?”我问他。

他没敢说话,眼睛直直地看着我的手枪。

“我要你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你真实的样子。”我说。

他沉默了三分钟后,艰难地开口:“我是gay,我喜欢男人。 ”

众人哗然。

bang! 一声巨响。

银色手枪的枪口里冒出一朵花。

“恭喜你!”我说!

(瞎写,瞎看。)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邻居小姐

  

下一篇:红裙

  

本文标题:这一秒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28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