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傻瓜祥

傻瓜祥

作者:冬雷 2016-02-20 11:00 来源:冬雷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三年了,傻瓜祥还没有回来。他走后,满公酒喝得更厉害了,天天都是醉醺醺的,嘴里总是念念有词。  傻瓜祥是我满公的儿子(不是亲生的),他比我
  三年了,傻瓜祥还没有回来。

他走后,满公酒喝得更厉害了,天天都是醉醺醺的,嘴里总是念念有词。

  傻瓜祥是我满公的儿子(不是亲生的),他比我大两岁虽然按照辈分我应该叫他叔叔,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这样叫过。其实傻瓜祥并不傻,只是行为怪异些平日里邋邋遢遢的,给人的感觉和傻子是没有什么分别的。

  在傻瓜祥十岁的时候,满公把他和我婆婆接过来。

他全身都脏兮兮,衣服邋邋遢遢,头发乱蓬蓬的,脸也是黑乎乎的,鼻子上永远挂着鼻涕。要是那鼻涕要流出来了,他就使劲地吸一口气就让那鼻涕又流回鼻孔,要实在不行就用手捏住鼻子再用劲一擤,接着就用手或者是衣服随便一擦。他来的时候全村人都笑我满公带回来一个傻儿子。

  满公管他管得老严了。

满公见不得傻瓜祥做什么让人笑话的事,要是看见或者就是听到傻瓜祥做错些什么,总会非常生气地用荆条来打他。

  婆婆是极疼我的,总时不时给我些吃的。那时我老爱粘着她,可没多久她就去世了。这样傻瓜祥没了妈,满公就又当爹又当妈。

  我小时候是极讨厌傻瓜祥的,全身脏不说,做点事情总是怪里怪气的。那时候我总爱欺负他,他就像个死人,不会还手就是多说几句也不敢的。每次要是让我逮着傻瓜祥的错处我总会毫不客气得去告他的状,要是我做错了什么也习惯性把错处往他身上推,有时候实在是无聊的话他就是没干什么我也会想着法子说出些什么来。大概是大家都这么做,我也就不怎么觉得心里不安。

傻瓜祥是不会记恨我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二)

  我读五年级的时候,傻瓜祥上初一。初中得到镇上去念,镇上那边的中学学风不正,学校里流氓地痞比学生还多,打架是常有的事。傻瓜祥一个星期回一次家,我也就比较少见他了。

  傻瓜祥在读书的时候受尽欺负。他们打扑克、偷东西、喝酒抽烟的时候就叫傻瓜祥探风;他们要是想抽烟喝酒就叫他去买;他们要是想打人了,傻瓜祥就是靶子。凡是危险的、麻烦的事都是傻瓜祥的事。

  去中学没多久傻瓜祥就学会抽烟了,怕被满公发现总是一个人偷偷在茅房里抽。

不仅这样,那些个坏样他都学到不少了。他学会赌钱,还学会打人了。当然他不会像以前一般邋遢了。衣服穿的整整齐齐的,看上去倒是像一个人了。

  上初中后他个子一下变高了许多力气大了许多,我也就不怎么敢惹他了。

  我读五年级上学期的时候,语文老师向大家推介买一本《现代汉语词典》,要30块钱,班里面不少人都要买,当然我也想买。那字典倒不是非常有必要,只是觉得别人都有我也应该有——这点才是我在意的。

  我的家庭经济比较拮据,我知道母亲是不会答应的。

我只好自己垫付5块钱告诉我母亲说是那字典要25元,好说歹说才让我母亲答应下来。那5块钱是我自己卖桐子和一种可收购的叶子得来的。

  那天我小心翼翼地带着30块钱去学校,由于有些人没有把钱带来老师说钱统一下午上交。中午我得回家吃饭,我家离学校有5里路,路上带着钱不安全我就把我的钱放在书包里。

一回到学校我就去确认下钱还在书包里不。结果钱没有了,没有了!我都把我的桌子都翻起来了,找不到。

  “回来啦,字典嘞,拿回来没有?”母亲接过我的书包。

  “没……没有呢,太重了。

”我尽量装作一切都挺正常的。

  “还是拿回家来,这么贵的书放学校多不安全啊。明天拿回来我看下,要是买贵了还得退嘞。”母亲说。

  “恩,恩……好的。”我想能拖一天也是一天。

  第二天,母亲没有问我要那字典了。第三天,母亲依旧没有问我。

过了许久我以为母亲忘记这件事了。

  那段时间我一看到别人翻着厚厚的字典我就有一种拿把打火机烧掉它的冲动。当然我没有放过那个偷我钱的人,我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个遍。

  期末,母亲来来学校开家长会,当然把我的东西收拾好拿回家。

  “诶,你不是买了本字典吗,哪去了?”母亲看着我。

  “哦,字典啊,哦,我借给同学了。”我低着头。

  “借给谁了?赶紧拿回来啊,寒假还要用嘞。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雾里的人

  

下一篇:伯母

  

本文标题:傻瓜祥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27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