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梯田记忆

梯田记忆

作者:冬雷 2016-02-20 11:00 来源:冬雷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梯田记忆一个月前一个老朋友邀我去桂林游玩,由于工作原因抽不开身我委婉地拒绝了他。临行前我要他到了桂林千万记得发点漂亮的图片给我,就当是我也到
梯田记忆

一个月前一个老朋友邀我去桂林游玩,由于工作原因抽不开身我委婉地拒绝了他。

临行前我要他到了桂林千万记得发点漂亮的图片给我,就当是我也到了桂林。昨天他发了一张龙脊梯田的图片过来,美得实在透彻了。我一直以为桂林就以山水出名,从未曾想到原来梯田也这般亮丽。那张图片也勾起了我在闽西山区的一段回忆。

虽说闽西山区的梯田比不上龙脊梯田的美,但也足以赏心悦目了。

2008年我大学毕业,就业压力颇大,因为条件符合我决定去当选调生。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我顺利过关被安排在福建西部的一个叫做普坊村的小村落里当一名大学生村官。在我的脑海中凡是与“下乡”挂钩的地方那一定是穷山恶水,所以我准备好大干一场,修路、搭桥、接通自来水等等。

我到那个地方才知道一切没有我想象中的坏。道路是刚修的,足够一辆中型客车通过;那个地方又不缺水,家家户户都不存在用水问题,这样就让我觉得有一种浑身是力但却没处使的感觉。

村里没有旅店,我被安排在一农户家暂住。那是一个四四方方的老房子,通电通水什么都不缺。

大门口种着两颗三角梅,枝繁叶茂。到春节前后火红一片,给节日添加不少气氛。大门进去就是一个天井,左右各有一间厨房和一个客厅。走过天井又是一个客厅,比之前的那两个大,大客厅的左右又各自有两间厢房。

老房子那时只住了一个老头,姓邹,他有两个儿子,都搬到县城去住了。他两个儿子倒是苦口婆心的叫他也搬到县城,但是邹大爷硬是不愿意。邹大爷一把蒲扇,没了夏天;一个火笼,没了冬天,日子是过得相当悠闲。他种了许多瓜果,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他种瓜果也不是为了吃,田地里的瓜果每每都烂掉。他也爱写一写书法,但是写得东西连他自己也觉得不好。他爱玩象棋,天井里就摆了一张刻画了棋盘的石桌子。因为没人陪他玩,石桌子也起了青苔。

自我住在那之后,邹大爷老高兴了,不仅有人陪他玩象棋了,还有人帮他吃瓜果不至于浪费。

村里头没有信号,通话只能靠电话更别提用手机上网了。所以在当村官的那一年我实在是百无聊赖,只能天天和邹大爷唠嗑。

邹大爷见我一个人炒菜做饭很是麻烦就向我提议和他一块吃,我一个月补给他600元的伙食费。

邹大爷吃斋,但我去之后每天都会买上一斤的猪肉,那时猪肉一斤要15元,所以邹大爷是一分钱都没有赚我的。他厨艺又不错,在那边呆了一年吃得我油光满面的,走的时候竟比来的时候重了十斤。闽西一带的村民都爱喝两口米酒,家家户户都会酿上几斗米酒。邹大爷酿的米酒味道甘甜,香气醇厚,每每闻到酒香味我总要向邹大爷要一碗来喝。

那米酒不能喝太多,因为后劲强大,也不能喝太快,得慢慢喝才能品出味来。

有一天我见邹大爷又洗床单被套又收拾房间就问他是不是有人要来住,他收拾着东西乐呵呵地和我说是他孙女要回家来。从邹大爷的口中我得知他孙女名叫邹夜菡,是一个艺术生,爱画画。她这次回家一是为养病,二是为采风。

三天后,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女孩一手托着行李箱一手夹着画板来到那座老房子。

“你是邹大爷的孙女?”我上前将她的行李接到手中。

“恩,你就是那个大学生?”她冷冰冰的问。

“不,我毕业了,现在是村官。

哦,你爷爷去种田了,傍晚会回来。”我立在原地嘿嘿地笑着。

邹夜菡点点头不再言语。看她那么难交流我把东西搬到她房间后也就出去了。

“你有摩托车?”傍晚我回到家后她问。

“有的,你要做什么吗?”我客客气气地说。

“等下我有些东西要买,你载我到镇上。”她的口气强硬,就像是命令一般。

“说话怎么不带商量的。”我嘀咕着,声音很小。

“诶,你们大学生村官不就是服务群众,现在群众有困难了就得全心全意地帮忙啊。哪能有你那样的服务群众的?”

“成,成!我说不过你,你就饶了小的吧。

”我略带调皮地回应她。

邹夜菡唔着嘴巴咯咯笑着。

自此之后,邹夜菡总拿着“为人民服务”的理由来让我当她的司机和扛画板的助手。村里头也实在没有什么事可做,每次能和邹夜菡拌拌嘴打发时间也还不错,所以我每每半推半就地应了她的要求。

南方的冬天冷得刺骨,邹大爷家又没有暖气,我冷得我直哆嗦,也就躺在床上不大愿意出门。

“大男人的,至于冷成那样?”邹夜菡跑到我的房间,她手里拿着一个火笼。

“谁曾想这里那么冷,我东北老家那虽说温度更低但都有暖气,还不至于这样。”我打一个哈欠。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公交车上

  

下一篇:孙燕

  

本文标题:梯田记忆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26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