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喉结

喉结

作者:冬雷 2016-02-20 11:00 来源:冬雷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喉结 王庄原先是没有湖泊的,只有一条河流经过。那条河的河道迂回曲折,滩多水急,也不利于航行。后来政府
                                    喉结

  王庄原先是没有湖泊的,只有一条河流经过。那条河的河道迂回曲折,滩多水急,也不利于航行。后来政府给弄了一个大型水电站,“高峡出平湖”,王庄也就有了湖。因为湖边便有一个寺庙,叫做龙启寺,此湖便取名龙湖了。龙湖湖面烟波浩淼,百余个岛屿、半岛,无数个湖弯、水巷,星罗棋布。岛上长满了植物,常年都是绿油油的,山环水抱,相映成趣,从远处看就像是蓝色盘子里乘着的绿宝石一般。

  我就住在龙湖上面的龙启寺里。

  大概是五岁的时候,又或者是六岁的时候,我不太记得了,就是那时候我娘带着我到了这里,然后她自己一个人走了。我师傅说我娘是一个小姐(我后来才知道小姐是什么意思),带着我不方便,是没有办法才把我送到龙启寺的。起初我是非常讨厌我娘的,为什么就不要我了?为什么就把我送到寺里头?后来我师傅说我娘养我那么大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也受了不少的苦。师傅劝我不能有怨恨心,我听师傅的话便也不再恨她了。但是我不想理她,也不想见她,因为她每次见到了我总是抱着我一直哭。我讨厌她哭,我就不想见她了。

  我们龙启寺很小很小,在正门旁边是一个石膏做的白色弥勒佛,大肚子,笑盈盈的。我老喜欢坐在弥勒佛的肚子上,从它的肚子上滑下去可好玩了。正门进去便是一个半圆形的水池,水池里放着一口矮矮的米黄色水缸,水缸里种着盆荷,到了夏天才开出一朵小小的花,一点也不好看。我总感觉盆荷会死掉,因为它没有一点活力。池子里头还有几只金鱼,三两只鲤鱼,再有就是三只乌龟,两只小的,一只大的。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将那两只小的乌龟捞上来玩,让它们比赛,看谁跑得快。不过它们都很懒,半天也不走一步。池子过去是一块小空地,种了夜来香,栀子花,一颗橘子树,其他就是兰花了。到了夏天,栀子花和夜来香都开了花,白的是栀子花,味道淡淡的;红的是夜来香,香气浓些,好像要让人醉,都很好看。池子进来就是一个坪,我们用来晒一些地瓜干、萝卜干之类的东西,每个月的十九号(农历),我们寺里头念经祈福,坪上就会摆上几桌饭菜,供来往的香客食用。从坪中进去,进了门便是走廊,走廊正中央放着一个大大的香炉。再进去就是天井,天井里种着万年青。上了台阶就是大雄宝殿。我们殿内供奉的是千手观音,我数过了,其实只有二十二只手,连百都不上。观音旁边是善财和龙女,都是金碧辉煌的。大殿两旁各有两间厢房,左边做了厨房和柴房,里头还有一颗桂花树。右边的住人,我住里头,师傅住外头。我房间门口还有后门,出了后门就是随便搭起来的一个洗澡的地方,再往后就是后山,厕所也在那里头。后山上有一颗香樟树,有十多层那么高,我最喜欢爬的就是这一棵香樟树了,爬上去视野开阔,可以看到整个龙湖,龙湖上没有雾气的时候还能够看见对面隐隐约约的县城。尤其到了傍晚的时候,西天的祥云就照在县城上,金碧辉煌的,好像佛祖就住在那里头一样。香樟树上的风大,闭上眼睛吹着可舒服了。到了冬天,树上还有松鼠窜来窜去。后山还有我们的一块地,有七分地,种花生,种玉米,种番薯,种青菜……

  我的师傅叫做圆慧法师,我不知道他有多少岁,因为我问他的时候他总是不肯说明白,有时候说是八十几岁,有时候又说有九十多了,有时候是七十多。反正每一次问,得到的答案都是不一样的。我想他是挺老了,他的鬓角和胡子都花白了,脸上的皱纹也很多,一条一条的,不过他的牙齿很好,一口象牙白。因为我很皮,他总是打我,用竹条打我屁股,很疼,打上去就是一条红色痕迹。但是我并不生气,因为师傅说得都很有道理。但是我依旧很皮,师傅打了也没有用。师傅教我念经,每天早晚各一炷香的时间,教了我很多很多,但是我只记住了《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门品》和《心经》因为到了六月十九观世音菩萨得道的时候我要念这个。其他的经书师傅也教,但是我都不想学,因为其他的经我都用不着,只能念给自己听,没意思。师傅教的时候我就老爱打瞌睡。师傅只要一听见我没跟着他念了就会悄悄地走到我的身边,然后拧我耳朵,似乎要将我的耳朵给撕下来一样。师傅虽然打我,但是他从来都不会骂我,只说我太皮了。哪怕他打我的时候也就是皱皱眉,不会凶,打完了还给我擦药。

  师傅还会写毛笔字,家家户户的对联就是他写的。他还会画山水画,很好看,在师傅的禅房里便有一张山水画,画了一颗古松,曲曲折折的,还有一些嶙峋的山石,上面还字着“蝉噪林更静”。我也学毛笔字,不会太难,学没多久就有点像样子了。我学画画,画了一张池里的老乌龟,师傅说很难看便不学了。师傅还会打算盘,可厉害了,霹雳啪啦响,我看着就很羡慕就叫师傅教我打。我学会了加减之后就要学乘除,乘除要背口诀,很难,我就不学了,师傅也不勉强。师傅还是很疼我的,这个我是知道的。比如我们和尚不能吃肉,我就要吃,师傅也就破了例让我吃肉,但是他自己从来都不吃肉。

  王庄的人并不多,稀稀疏疏的,分散得很,有了龙湖之后,大部分村民的房屋都被淹没了,所以很多村民也就搬到了县城。人少了,我们龙启寺收到的香火钱也就少了。支出倒是很多,香纸蜡烛,灯油每一项都花钱,每一个月还有一次念经做福。我娘是寺里的大香主,每年的元宵节就到我们寺里头来,送上一大笔的钱。送了多少我也不知道,师傅只是说要是没有我娘就没有这个寺了。每年我娘都会买上许多烟花来,到了那天就让我去点。她每一次都抱着我看烟花,也不说话。她的脸上红红的,嘴唇总是凑到我的脸颊上,湿湿的,我不喜欢这样。要是她眼睛流了泪了,我就把她推开,我不喜欢她哭。我娘还给我一个红包,先前是五十块钱,后来一百,再后来就是两百。我拿这笔钱来买糍粑吃,每次寺门口响起“世上只有妈妈好……”的声音我就出去买半斤的糍粑。买了就我一个人吃,师傅不吃,有时候吃不下我也会分给池里头的鱼吃。

  我七岁的时候,我们寺庙里头来了一个穿黑袍的尼姑(带发修行),年纪比我还要小,身上也很脏,头发乱蓬蓬的。我问道:

  “你来这里找谁?要拜菩萨吗?”

  她不回答我。

  “我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她还是不理我,只是想要进寺里头。我拦住她,不让她进去。我说道:

  “不回答我我就不让你进去。”

  她还是要进去,我就推她。她站起来就咬着牙用脚踢我,我也踢她,她踢不过我就坐地上哭,像我娘一样。我最讨厌别人哭了,便拿起扫帚说道:

  “你再哭我就打你。”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修行(完结)

  

下一篇:荒芜(十一更)

  

本文标题:喉结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25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