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妈,其实我真的不喜欢你把肉让给我

妈,其实我真的不喜欢你把肉让给我

作者:布乖 2016-02-19 21:12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跟我一样的体验:据我爸说,有我在的时候,家里的饭菜总是特别丰盛比如说今晚,一家三口围在一起,桌上是标准的粤式三菜一汤。当中的主角,当数那一道人见人爱老少咸宜的——可乐鸡翅。八个色泽诱人的鸡翅摆在眼前,我解决了三个,留着爸妈的份,我确实吃够了。但是,等饭菜没了一半,那五个鸡翅才被我爸夹走了一个。我下意识地说:“妈,吃鸡翅啊。”我妈回应:“行了,我吃其他菜就好,你多吃,把剩下的吃完吧。”我夹起一个放她碗里:“我想吃会自己夹啦,你多吃才对。”没想到我妈硬是把鸡翅又放我碗里,“你喜欢吃嘛,来,你吃

你总觉得,这块肉我想要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跟我一样的体验:据我爸说,有我在的时候,家里的饭菜总是特别丰盛

比如说今晚,一家三口围在一起,桌上是标准的粤式三菜一汤。当中的主角,当数那一道人见人爱老少咸宜的——可乐鸡翅。

八个色泽诱人的鸡翅摆在眼前,我解决了三个,留着爸妈的份,我确实吃够了。但是,等饭菜没了一半,那五个鸡翅才被我爸夹走了一个。我下意识地说:“妈,吃鸡翅啊。”我妈回应:“行了,我吃其他菜就好,你多吃,把剩下的吃完吧。”我夹起一个放她碗里:“我想吃会自己夹啦,你多吃才对。”没想到我妈硬是把鸡翅又放我碗里,“你喜欢吃嘛,来,你吃。”结果,好好的几块肉,你推我让几个回合,反而显得更加尴尬。

类似的场景,总在饭桌重现。

每当这一幕重演,我总是隐隐地感觉到不太舒服。

说句老实话,我不喜欢爸妈把肉让给我吃,发自内心地不喜欢潜藏在这一块肉背后的“我比他们更重要”的内在逻辑。

什么情况下,我们会“让”?大多数的情形,是我和你想要同样的东西,可是它不够,而你认为我的需求优先,于是你“让”给我。“稀缺性”和“优先级”这两个条件使得“让”成为了父母长年以来体现对孩子的爱的一种方式。尤其是在那个物质比较缺乏的年代里,想想在“民以吃为天”的中国,他们愿意把最好吃的让出来,就好比一个吃货让出了薯片的最后一口、西瓜的最中间一块,是以“割爱”的方式表达爱。

于是,从小大家就说,在吃鱼肉的时候,要感谢正在啃鱼骨的爸妈;当啃鸡腿的时候,要感恩咽下鸡屁股的爸妈……

但是,我渐渐发现,鸡屁股其实可以扔掉,肉不够下次可以买一只更大的鸡;鱼骨头其实也可以不用啃,肉不够可以买多一条鱼。

发现了没有?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有一些“让”,其实不那么必要。

如果说“稀缺性”和“优先级”成就了“让”背后的爱,那排除了“稀缺性”之后的“让”还剩下什么呢?——爸妈眼中,始终认为我比他们更加重要。在他们深信的“优先级”下,即使生活中的资源已经不那么稀缺,依然停不下单方面的付出和让步,而这一口肉只是他们所有付出的冰山一角。

问题在于,这一些“让”,我想不想要呢?

当我想吃鸡翅的时候,我可以买,可以煮,也可以像今天一样,自己夹。

但当爸妈的付出超过了我的需要后,这一种无条件的让步和付出,便渐渐成为一种压力。当我可以独自处理学习、找工作、找伴侣等问题以后,各种无条件的关照和让步,多少显得有点尴尬。就像那一口肉,你无条件地让出来,我感激,但我真的吃饱了啊。这一口肉背后的“付出感”,我又应该接受不接受呢?

当然,看到这里,估计会有人说,爸妈这种让步,归根到底还是因为爱,是天性啊,多少年来中国的家庭都是这样子的,我一个身在福中的年轻人怎么就不领情了呢?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考个好学校,到底有多重要?

  

下一篇:小牲口——记曾经残忍的我们

  

本文标题:妈,其实我真的不喜欢你把肉让给我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09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