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的失眠症女友

我的失眠症女友

作者:叫我了母 2016-02-19 21:00 来源:叫我了母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二零一四年的夏天,我毕业了。回忆起这几年的生活,仿佛梦一样,懵懵懂懂的就结束了。站在拥挤的车站,目送他们上车,那一刻我觉得心里很空虚,有
一、二零一四年的夏天,我毕业了。回忆起这几年的生活,仿佛梦一样,懵懵懂懂的就结束了。站在拥挤的车站,目送他们上车,那一刻我觉得心里很空虚,有所的人都散了,只剩下我和林在这儿。

      

    我们都是电信专业的学生,却从事着文学方面的工作。那天他说:

   “我要做一个现代诗人。”

   “然而,做诗人并不能养活你自己。”我劝他道,

   “可以作为副业,其实我还有别的梦想。”

   “但是我相信,我工作后就不会花时间去写东西了。”

   “........”

      

    开始的日子十分新鲜,但就这样匆匆的将自己推向社会的前沿总有些不妥,需要时间去适应。林有自己的规划。为了有所谓的灵感,他总是白天睡觉,傍晚出门家教,晚上爬起来写诗。久而久之,我也会在晚上起床,对着电脑,噼噼啪啪的,飞速的写一些没有人要的剧本。

    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日子变得难过了,存下的钱花的所剩无几。家里也不停打电话来劝我放弃写作的想法,赶紧回家上班。我一下子感受到社会的残酷,虽然我想要的并不多,它还是没有为我停下脚步的意思。

    终于,我顶不住压力开始失眠,变得十分焦躁。

二、周三下午是我交稿的日子,和主编约好了六点。我提前调好了闹钟,还是迟到了。当我急急忙忙的赶到时,已经浑身是汗。我有些不好意思,反而是主编先和我打了招呼,示意我区坐下。我看见坐在他旁边的还有一个面容精致的女人,不过她好像有点没精神。

   “时间不早了“,主编开口道”我知道你们两个时间有些特殊,但我得回家了,你们可以聊聊,我觉得你们都是那种想法奇异的写手。”

      

    他估计是回家陪老婆孩子了。其实仔细看就会发现,他是个很有风味的男人,年轻的时候肯定会有一双锋利的眼睛和一个不可一世的心。然而现在的他的皮条有点勒不住他的肚囊了,头发也有点稀疏。上次去交稿的时候,知道他以前的是写特稿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选择做了普通的编辑,现在每天都过得庸碌。

   “咕咕咕咕.....”我对面的女孩的肚子响了,她没吃饭吗?

   “我们一起吃点东西吧。我叫杨轩”其实我也有点饿了。

   “好,张靖,你可以叫我老张。”

    夏天的晚上还是很闷热,渐渐的,我们的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我从面里抬起头,穿过热气打量着她。老张吃的很生猛 ,一口一口的把面吸得很大声,显然是饿坏了。吃完后,她也抬起来了头,对我很风情的一笑,我突然发觉她是个漂亮的女子。她把她那份的钱给我了,告诉我这叫互不相欠。我开始对她产生了好感,仅仅是基于她的卖相。

    我们一起坐在护城河的边上,四周静悄悄的的,我看着眼前的黑暗,心里又开始不安起来。每天我失眠,都会来这里胡思乱想,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得简单一点,不要有那些复杂危险同时无用的思想。 然后看着天慢慢变亮,看着人们开忙碌起来,黑色的西装,白白的豆浆,拥挤的公交、凌乱的面庞。大概九点的时候我便回到寝室睡觉。这样的日子,马上就要到头了。我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

   “我送你回去把。”我想旁边的老张。

   “不用了,我晚上睡不着。”

   “我也是。”我并不惊讶,一座充满机会的城市总有人会失眠。

   “我已经毕业两年了,到现在连一篇短文都没发表过。”她有些激动。

   “其实,我觉得你凭借的你的外表,完全可以找一份很好的工作。”我劝她道。

   “你难道体会不到吗?我一个人来这里,家里人极力反对,我也不是怕辛苦,我害怕最后会发现自己只是个平庸的人。”

   “是吗,我们本来就是个普通人吧。”我对老张,其实也是说给自己听。

   “走走吧。”

 

    我忘了我们一起走了多远,到最后我的腿已经开始发麻,走到天已经开始微微发亮,我记得我们最后穿过了一个隧道,我看见尽头亮着光,那道带着奇怪的力量,让我觉得自己的一切都可以在那里结束了,“天要亮了吧。”老张说,然后玩就睡了过去。

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躺在地板上,这是一个女人的房间,很简陋,应该是老张租的房子。我看了眼闹钟,下午5点。这时,老张推门进来,提着一袋瓜果肉菜,也没有理我,马上开始做饭,像一个主妇。

    这简直有些戏剧效果,我看着老张忙里忙外,心里犹豫。有一个不如意的生活,如果用这种方式可以转移她的不良情绪,也许是件好事, 考虑清楚后,我就抄着手看她干活。原来女人天生就是干家务活的料, 哪怕如老张这样的女孩子也不例外。 

    吃完饭后,我和老张便在一起了。我忘了自己当初是怎么样开口的,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答应。也许我们只是结伴,但是两个孤独的人在偌大的城市相遇,遭遇相近,这样的理由足够在一起了。

    我马上回去拿来我的行李,房间不大,两个人会很挤,所以我经常会睡在地上。我和老张开始相互鼓励对方,督促对方写稿。我们以前都有严重的拖延症,现在慢慢有所改善。老张每天会在冰箱上贴字条,上面有我们能做和不能做的事情。深夜人静的时候,我们出门一起运动,跑遍整个城区。我们一起去看病,医生表示刚刚毕业的人都容易失眠,而且失眠症其实并只是心理上的问题,可能是我们在逃避什么东西,害怕明天的到来,所以无法入睡,他还是给我们开了一些助眠药,但我们都没有吃,天生都抵抗,感觉药会毁了脑子。

    日子变得好多了,我们睡的也越来越早。一天下午,我被热醒,浑身湿漉漉的,老张捋了下黏在脸上的头发,将电扇朝向了我这边,我突然抱住了她,说:“你是我见过最棒的女子了。”“傻逼。”

     

    为了帮助写稿,我们总会切换不同的性格与职业陪对方玩耍,这也是我们固定的游戏时间。上一秒你会见到老张依偎在我的怀里,温情地看电视。下一秒老张便甩给我一个巴掌说:“你一个男人赚的还没我多。”我们一直都用心在扮演,有一次我们代入一对夫妻躺在床上,月光讲窗户映得雪亮,我有点恍惚,好像躺在梦里。老张枕着我的身子,喃喃低语,清香浓密的长发像蛇一样缠住我的心,我就把头埋在她的发里,我觉得我爱上老张了,而且那种感觉很干净。

     我想失眠症患者应该都有这样的情况,在孤独的长夜中,回忆自己的过去,篡改自己的不如意,然后重新开始,继续在幻想中活下去,我和老张一直都这样,然而在相遇后,事情反而没有那么糟,两个疯子总好过一个妄想者。

     

四、又是一个星期三,交稿的日子到了。

    主编坐在我们面前,一页一页翻着,带动着空气的荡漾,打在我的脸上,我的心也不自觉得跟上了节拍。我写的是一个有关猫的故事,讲的是一只叫riki小野猫如何在人类城市中生活下来,一步一步建立自己的家族,相爱、繁衍,后来因为人类的恶行,它失去了自己的一切,年迈的自己也只投靠曾经的人类伙伴,最终怀揣着臃肿的身形死去。

    “题材有些老,但是可读性很强,几个地方的画面感也不错,比你们之前都好多了。”主编看起来很开心,我看见他脸上都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他给了我们定金,比我之前所有的稿费都要多,说如果有投资给联系我们。

    “波。”我高兴极了,抱着老张亲了一口,感觉世间的开心也最多如此。老张急忙推开我,示意我矜持点。但是我看的出来,她略微发红的脸上也带着兴奋。

       

    第二天早晨,我们刚刚跑完步。洗了澡后将自己放入人群中,经过菜场的时候我们嚷嚷着买了很多东西。

    “买点西红柿,回去和鸡蛋一起炒。”我说。

    “你看那个鲫鱼还是活的,我们再去买些豆腐,放一起熬汤。”老张叫道。

    “四季豆和猪肉是绝配。”

    “山药助眠!”

    “甜瓜可以激发思维!”

    “放屁,是你想吃。”

    “那买个西瓜,我们可以一人一半。”

    “好。”

     一个小时后,我们提着红红绿绿的袋子踱步回家。街上的人刚刚才起床,迷迷糊糊地,他们是去上学吗?还是上班?成绩怎么样,能上一本了吗?业绩好吗?房子首付有着落了吗?当别人开始迎接新的一天的时候,我们却正好准备回去睡觉,仿佛这世界的忙碌都与我们无关,这种奇异的感觉让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很想这样特别的活下去。”老张突然对我说,紧紧地挽着我。“即使日夜颠倒,我还是喜欢和你一起的样子。”

     那个早上,夏天的炎热开始褪去,电风扇发出“吱吱的声音,我紧紧的抱着老张,睡得特别踏实。

五、有些感情并不能长久,其实我和她都知道总有一天要分开,所以在相伴的日子里都用心去爱,试图着去抗争命运、改变结局。我们过完了一个夏天,在人生长河中也只是短短的一瞬,即使这样,这次相遇也能迸发出最耀眼的光,将夜间的道路照的通亮。

    五年后的今天,我是一家影视公司的经理,每天朝九晚五,和各种修饰精细的演员见面,吹吹房价,骂骂股票。我的失眠症早就好了,生活也很规律,看书、锻炼,每天和八杯水。生活经常朝着一个方向发展了,很快我就会结婚生子,我妻子的汤一定会堡的很好喝。另外,我还一直匿名给原来的杂志社投稿,不知道那位主编换了没。

    我偶尔会想起老张,那天她突然接到了我妈的电话,我妈说了一些话,大概是虽然我和老张坚持写作梦想是件好事,但是如果因为这样而在这个社会寸步难行的话,是不是该学着圆滑点。而且我和老张的稿子都是我妈买下的,再怎么样还是得先活下去。

    “我们分开吧,找一个正常的方式生活吧。”她盯着我,泪珠打转,语气却很坚定。

    “恩。”

     我们吃了一顿很丰盛的晚饭,吃关了冰箱里所有的东西。睡觉的时候我突然醒来,发现她抓着我的肩膀,失声痛哭,“原谅我......”。

      

     几天后,我见到了林,他现在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诗人了,我们在学校的门口吃烤串,他说:

    “唱首歌吧,你不是最爱唱歌吗?”

    “.....”

    “让你知道

     在你孤单的时候

     还有一个我

     陪着你

     .....

     我要飞翔在你

     每个彩色的梦中

     陪着你”

    

     应该是这样唱吧?张靖。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一起做爱做的事就叫做爱吧

  

下一篇:教小朋友学成语(看心情更)

  

本文标题:我的失眠症女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08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