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的鸡朋友

我的鸡朋友

作者:叫我了母 2016-02-19 21:00 来源:叫我了母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她叫老张,我初见她的时候还是大三。学校收集学生的信息,新华社的人在教室搭了一个小篷,成千上万的人挤在那儿拍照。这就像是来了位京城的歌姬,乡下

    她叫老张,我初见她的时候还是大三。学校收集学生的信息,新华社的人在教室搭了一个小篷,成千上万的人挤在那儿拍照。这就像是来了位京城的歌姬,乡下的毛胚子争先恐后地推挤,踮起脚想先瞧一眼,就连空气也因为摩擦而带上了点精液的味道。

    我踢开厕所的门,迎面刚好走来一个人,看上去无所事事,挂着一副苦逼脸,定睛一看,原来是面镜子。我找了墙根靠着,掏出烟来,手指一弹跳出一根,点火、深吸、吐气。熟练却毫无意义。我并不喜欢抽烟,完全是为了觉得自己与众不同,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卷入奔流不息的人群。

    我就是这个时候遇见她的。

    在我还在苦恼一个下午就这么白白浪费时,她进来了,而且还夹着烟,真吊,当时我这样想。我就读的是一所二本工科学校,女生少之又少,更别提这样明目张胆的。她扎着马尾,略微垂着眼,偏绿的双眸却炯炯有神,高挺的鼻梁,圆润的鼻尖,薄嘴唇,锁骨精致,腰肢纤细,一副纯粹的样子。她静静地经过我身边,还对我微微一笑。乖学生的模样,抽烟的乖学生,我心里涌起鄙夷。我平时经常缺课,混迹于学校的学生会,挤上了副主席的位置,在别人口中是个“不错的”学长,私下里却为了些小利益做了一些勾当。这时她出来了,我也对她一笑。两人默不作声地在洗手,我挺想问问她的号码或是名字,但还是忍住了。

    果然,她的名声传的很开,我那帮朋友告诉我,她叫张**,和我一样是大三,隔壁学院。我在课上睡觉时,听见他们嘲笑似在讨论她的事,说一个如何优秀的学长被她拒绝,又得知了她平时里是怎样一副乖巧上进的样子。

    后来,我去学校隔壁的小区买早饭时碰见过她,后面隔着很远,怔怔的跟着一个男生。

    我故意和她选了同一门公共选修课,而她却从未出现,快到到期末时,她才来上课。课堂上,老师还在讲村上春树与渡边淳一,她就悄悄地从后门溜进来,坐在我旁边,低下头,认真地听起课上来。真是做作。

   “这节课就讲到这儿,同学们选一部他们的作品,自己做一些分析,就当是期末测评了。” 这话如同一只灌牛奶的气球,重重地砸进一个装满猫的箱子,气球破裂,奶香四溢,猫咪们都被吓得四处逃窜,不去管那是什么液体,因为它们太怕水了。

   “真是没什么意思呢!”老张拿起笔立马就写了起来。

    这份作业我早就做好了,学校老师授课的习惯都千篇一律,容易摸透,而且这两个作家我也是很熟悉。从《冷酷仙境与世界尽头》中迷茫的我到《失乐园》中久木与凛子一次又一次有力的性交,从《天黑以后》中的爱情旅馆到《女忧》中松井须磨子一点一点接受戏里戏外的游戏规则。一个阴郁另一个深刻,一位与诺贝尔失之交臂,却名利双收,另一位弃医从文,笔耕不辍。当我迷失于他们创造的世界中时,所得到的满足远比周围的人给的多。

    才一会儿工夫,老张的纸上密密麻麻的已经写了很多了,她说:

   “世界上哪有十全十美的爱人或夫妻啊,只是表面上装的所无其事而已。现在从媒体到企业内部无不削尖脑袋打探艳闻,于是男人们都战战兢兢的如履薄冰。从表面上看一本正经的样子,内心的欲望却被压抑和扭曲,丧失了自由潇洒的勃勃朝气。于是渐渐蜕变为嫉妒、中伤横行的险恶的社会了......”

    从没来上过课,写成这样,多少得有点本事。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小小草

  

下一篇:我本打算在秋天死去

  

本文标题:我的鸡朋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08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