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的鼹鼠女友

我的鼹鼠女友

作者:叫我了母 2016-02-19 21:00 来源:叫我了母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那可不是一个长得像鼹鼠
那可不是一个长得像鼹鼠的人,那是一个活得像鼹鼠的人,那是我的女朋友。

回想起那个时候,我面临毕业,考研失败,拒绝培训,似乎总找不到一种合适的姿势进入社会。没有勇气,没有愤怒,每天要面对的就是那结结实实的迷茫,那是一个格外需要被温柔对待的时期。而在这时闯入的人,脸上总是带着救赎的曙光。

毕业像一场瘟疫,每天有人离开,每天有人分手。他们和我说再见时,让我觉得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见了,一旦不相见,就如同死了。所以对于那些可能要死的人,我都一一送别。我耐心的帮他们打包行李,安排行程,陪他们过完安检再独自回到学校。送完最后一个人,我一头扎进枕头里,撑开四肢,大口大口地喘气。我觉得我青春没了。像一首吉他曲拨到最后一个和弦那样,顺理成章的结束了。

几天后,我搬出了寝室,不顾家里人的要求,在这座城市的角落租了间房子。我发现我的东西少有点寒酸:几件款式简单的衣服、一只旧旅行包、一台写满小说的电脑和几本迟子建的书。从房东手里接过钥匙的那一刻,我仍不相信,我懵懵懂懂的学业生涯已经像梦一样结束了。我24岁了,在这个年纪我本该像同龄人一样,去做一些看起来成熟的事,加以时日,好让自己成功过渡成一个合格的大人。可我始终打不起精神来,甚至在一次面试中,我盯着女面试官笔挺的西装走了神。她问我的大学经历,我回答:我一共养过3只猫,其中一只叫奥斯卡。

我想我更喜欢上学时生活的方式,每个月都象征性的拿一点生活费,靠一些懒散的工作填充自己。短期家教、不正规的学生旅游,或是冬日的时候给小区里的早餐店做临工,到现在那些简朴的早餐还在我的手艺之内。我还会刻橡皮章,在学校的跳蚤市场上也能小赚一笔。可是这些技能是上不了台面的,也不能打印成证书向这个社会展现我的阅历。所以我讨厌正儿八经的工作,至于何去何从也无从而知。

“你以后就卖字为生吗?”我的前女友也曾关心过我。

“恐怕不行吧。我只会写自己的以前的事,从小到大,从早到晚。丢过风筝,偷过的地瓜,如果有一天我们分手了,我就会添油加醋的写成一个故事,在那里,我会给我们一个好的结局。等过去的好与歹都写尽了,我想我又会努力的活下去了。”

我就是在这种状态下遇见余虹的,而且是在一场相亲会上。

当然我远远没到相亲的年纪。那只是一次共赢的交易:我拿着一个校友给的300块在一家餐厅里呆一下午,他就能完成家里给的任务。

那家餐厅其实是家酒吧,不过白天换个样子赚点外快。我来的太早了,便走到吧台买包烟消磨时间。可这只坐着一个双马尾,我便问她:“小妹妹,这儿有烟吗?”

“喊谁小妹妹呢?”她一下子站了起来,原来是个落落大方的女孩,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素着张脸,一副纯粹的样子。

“姐姐,买包烟。”我立刻挤出歉意的笑容。

“这里没人,我只是在这看书。”她朝我晃了晃手里的《世界上所有的夜晚》。

“那你也是来相亲的?”

“对啊。”

我们坐在窗边了,她仍旧怀着书,同样在她怀里的还有透过窗户的斜阳。只是面对面的坐着,我就发现我身上的苯基乙胺正肆意地分泌,这是一种感情激素,我喜欢上她了,仅仅基于她这份干净的卖相。

“这是你吗?”她拿我的资料卡,“张硕,28岁,研究生……”

“这是我一个校友,我替他来的。不过我一样想和你约会。我叫杨轩。”

“好,明天下午二点,还是这里。我叫余虹。”

干净利落。

第二天我们一起去看展会,其实我根本不懂。这些被过多形式包装的艺术我实在没水平欣赏。但是和余虹一起来实在太开心了,她教会了我如何装作老练的样子,花上一张门票的钱吃上一下午的点心。

“拿东西的时候你的眼睛要一定放在那些展品上,让别人觉得你拿吃得这一举动是多么不经意。”她扬起眉毛轻声的说。

“我已经吃不下了,我们快走吧。”

“再等等,我再给你讲个故事。”她拖着我的手,轻快的走在前面,我看见她背上的发尾也在欢快地跳跃。

“很多年前有一个夏天,你还没来这里念书,那时候热的出奇,而蚊子们像是迎来了生育革命,多的要命。在学校里有一个各方面都不出众的女孩,她就每天义务给同学打蚊子。”她轻轻做了个拍手的动作,像一个母亲那样温柔,“你知道吗?拍蚊子要像这样轻轻的。”

“重一点不行吗?最多就是沾点血啊!”

“不是这个问题,是那个女孩想要留下蚊子们的尸体,做标本。”

“嗯?”

然后,她松开了手,停在了一副展品前。那是一副声势浩大的蚊舞图,里面的无数只蚊子都被摆出不同的姿势。每一只都像是被温柔的杀死,每一只都像是要冲出图框,继续给人们带来烦恼。恍惚间我以为回到那个盛夏,回到那间烦闷的教室,我看见余虹踮起脚尖,耐心地拍着蚊子,像个拙略的芭蕾舞姑娘。当然,我还看见作者那栏写着匿名。

“为什么不留个名字呢?”

“怕啊。我怕我留了名字,我就耐不住寂寞了。”她捂着胸口,怔怔的说。

那天晚上我们就在一起了。我很喜欢她,怎么说呢,她身上有许多我羡慕的东西,她的超然和市井,她那份没心没肺的快乐,人总是缺什么就会爱什么。但是我感觉这次和之前谈过的恋爱不一样,那是一份很干净很细腻的感情。

第二天早晨,余虹敲开了我的门,她身后是她的行李。我二话没说,和她开始了同居。

第三天,我给她看我的小说,然后教他刻橡皮章。她教我画插画。

第四天,我们去后街杵桌球,我一局没赢。

第五天晚上,我爬上了余虹的床,我记得那晚月亮透过了窗帘后变了朦胧的光,我有点恍惚,以为是在梦里。我还记得那浓密的黑发,和自己被缠住的心。

第六天,我们开始讨论生计,余虹是个平面设计师,但我却迟迟没找到工作,只是偶尔接一些零活。所以我们的衣食住行都尽量节约,我是不在乎的,大学四年我都是这样过来的。如果不考虑出人头地,就单纯的活下去而言,这座城市可能没有人比我更精通了。商量之下,她同意以后的三餐都由我决定。

之后的日子里,我又回到大学的生活的方式。我开心极了,因为我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与自己相处,每天看书或是刻章,等余虹回来就和她一起买菜做饭。吃到再也动不了了,就往床上一躺,打开旧电脑,找一部老掉牙的电影一起琢磨一晚上。

余虹从不对自己的工作上心,只要碰上一个阳光普照的日子,她就翘了班来找我,我就会带她去乡下划船。我们认识一个捕鱼的大叔,每次他都回叼着烟说:“你们就划那条破船,晚上让我老婆子多煮碗饭,一块儿吃,一共50。”

晴朗的秋天从不让人失望,当我门划到小湖口时,抬头看着如墨涌动的白云,尽情的点染着天空这张柔软的宣纸:低头时就任由凉爽的秋风拂过身体。余虹总让我使点劲,她就站在前头说:“我觉得我就是古时候的义贼,现在就要去劫富济贫啦!”

“那我是什么?”

“你就是我的小马驹啊!”

“应该是雌雄大盗吧!”

等到天上的太阳跑累了,我们去大叔的家,在饭桌上听大叔讲早年在港口出海的故事,当然我们都知道,是添油加醋过的。茶足饭饱后就照着路灯,一圈一圈的,蹬着自行车回去。

有一天晚上,我问她为什么愿意接纳一个无业游民。

“你啊?我一直觉得你傻兮兮的,我看见你周围的人都削尖了脑袋往上窜,就只有你一脸有恃无恐的样子,明明你比任何人都需要努力,可还是每天游手好闲,简直是个废物呢!”

“废物?”

“或者说年轻的穷鬼,而这也是我喜欢你的地方。”

“你喜欢我,难道不是因为我像年轻的吴彦祖吗?”

“别贫,我喜欢你这副不肯随波逐流,却又一无是处的样子。不会去上班,不会朝九晚五,在这座城市中落没的活着,内心却像艳阳一样丰盛。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感觉就像躲进了一个远离人世的鼹鼠洞,里面囤满了食物,两个人相顾而活,孤独又美好。”

“如果你想,我也可以找一份工作,让你活的好一点。毕竟鼹鼠需要用一个秋天来囤积食物,那可是一个玩命的季节。”

“我知足了,现在这样就足够了。”

“像你说的,别人都在努力变好,你甘愿做一只鼹鼠吗?”

“你玩过游戏吗?”

“当然啊!”

“我小时候玩过一款游戏,练级的那种。我不会任何技巧,一刀一刀地砍怪,一点一点地赚钱。虽然很慢,但我觉得十分有意思,我坚信有一天我能打败所有的怪物,拯救游戏里的世界,直到有人告诉我一个作弊器。我开始只想调入一些钱,后来觉得慢,又换了装备,到最后干脆开了无敌。那以后游戏没了目的,于是我打算从头玩过,但是我再也受不了那一刀一刀缓慢的效率,就直接删了游戏。”

“你太较真了,你自己都说那只是游戏。”

“那你看这个。”余虹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锈迹斑斑的奖杯,“知道那天为什么你输了一下午的桌球吗?”

“你年轻的时候太酷了!”

“是的,如果后来我没打假赛的话!“她顿了顿,又执着地盯着我,”所以我不想变得更好了,我们身上的伎俩足够活下去了。我不想你去玩命,只为了给我钱和那些多余的物质,只为了给我一个开挂的人生。我不要!我就想现在这样,脚踏实地的,昂首挺胸的,一分一秒的活着。”

我忘了那天晚上我们讨论了多久,半夜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她的手穿胸膛紧紧的搂着我,嘴里仍喃喃低语着。我轻轻的给她抚着背,一直到她脸上露出了安心的表情。那天晚上,我做了很奇怪的梦,我梦见小时候丢失的风筝,梦见它说自己已经长大成人。

就这样,我和余虹一起过了大半年。临近新年,她照常留着这里,我则遵从家里的意愿回去呆上几天。这回轮到别人送我了,动车站的人群中,她用小腿轻轻的勾着我说:“回家看见那些可人的姑娘,可不要腿软!”

过年时,我每天都在外面喝酒。有一次在街上撞见了我的前女友,她彻底变了,漂亮了,高贵了,总之看起来过得更好了。她邀请我去她那儿坐一坐,我想了想,去接受下打击也没什么不好的。

她娴熟的驶进一个高档的小区,她的家很气派。两层的花园洋楼不知道实际住了几口人。我没有去判断她是否傍了款发的,我想别人的事情与我无关。她看来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高尚精致的生活,从她的每个细节,都观察不到以前那个小女人的样子。人原本就是应变能力很强的动物, 要不怎么能从猿进化到现在?

我们面对面坐在客厅喝茶。

“你今年几岁了?”

“24了。”

“做什么工作?”

“家教,还有卖橡皮章。”

“存款呢?”

“一点儿也没有。”

她轻松地优越地笑了,我一点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好意思。说来也奇怪,我本打算谎造一个成熟的生活给听,她升值加薪,或是小说写出了名。但我懒得做了,因为我仍把她当朋友。

“看看,我过得不错的吧!那会儿我们分手后,认识了一个风投,我从我爸那儿借了点钱,就发了家。一转眼快两年了,没想到还能看见你。”她故意停顿了下,等待我的称赞。

“看来我错失了一个入赘的机会。”

“你还是那样不要脸,你那时候对我没上过心吧,看见你现在的样子,我有点开心,原来机会一直都是平等的。”她优雅的坐到我边上,“怎么样?留下来吧!我承认,我还是有那么一点喜欢你。”

“我是没怎么喜欢过你,可能那段关系只有在开始时让我感觉有点新鲜。另外谢谢你的施舍,我没想过要过的多好。”我仍笑着看着她。

“穷鬼不都喜欢听人说‘我养你’吗?”她一下瞪圆了眼,那份优雅也随之而去。

“是啊,我到现在也只有几件衣服和几本书,但’我养你’这句话已经有人对我说过了。”

我不顾她的发作,自己徒步往家走。

我突然很想余虹,想立刻和她做点什么,骑个单车也好,做个饭也好,吵个架也好。我猛然的发现自己开始像她靠拢,慢慢的活成她的样子,想在某个城市的小角落里,和她一起偷偷的哭着笑着,就此刻而言,这就是我最自然的样子了。

快到家的时候,月亮早已玩累了。我看着门口站着一个人,梳着过时的双马尾,跺着脚等着谁,看见我便朝我拼命地招手。我知道,那是我的鼹鼠女友。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曾许不负莺花愿2.0版 更5

  

下一篇:忽如一夜春风来

  

本文标题:我的鼹鼠女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08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