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缘起项脊轩  梦断枇杷树

缘起项脊轩  梦断枇杷树

作者:烟雨芦荻 2016-02-19 17:16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之前,对《项脊轩志》并无深刻的领悟,只知道它是课本中一篇普通的课文,我教过两遍,对学生疏通了字词,分析了语法,联系了“文贵情真”的写作原则。仅此而已。  那日,听同事略加推荐,声情并茂,始细细品味、慢慢琢磨。家道中落,亲人之思,仕途坎坷,陡然呈现。  遂,将一二感悟记录下来,愿与诸君共赏。“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不美的项脊轩,在归有光的再三修葺之后,变成北向四窗,安然恬静的幽静书斋。令人讶然。我曾经那么善于感慨风景贫瘠,生活索然。迄今为止记忆里最灰暗的日子,是与小宁张蓓三人



   之前,对《项脊轩志》并无深刻的领悟,只知道它是课本中一篇普通的课文,我教过两遍,对学生疏通了字词,分析了语法,联系了“文贵情真”的写作原则。仅此而已。

   那日,听同事略加推荐,声情并茂,始细细品味、慢慢琢磨。家道中落,亲人之思,仕途坎坷,陡然呈现。

   遂,将一二感悟记录下来,愿与诸君共赏。

“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不美的项脊轩,在归有光的再三修葺之后,变成北向四窗,安然恬静的幽静书斋。令人讶然。我曾经那么善于感慨风景贫瘠,生活索然。迄今为止记忆里最灰暗的日子,是与小宁张蓓三人挤在一间泛着混凝土灰色的冰冷的房子里。每日顶着嘈杂的音乐,听窗外风雨凄凄,我们或围炉煮豆,酣谈不已;或批卷阅文,俯仰畅怀。虽然我常在漆黑的夜里听见原野上犬吠猫逐,甚是惨淡,但若当初没有李、张二人玩笑嬉闹,真不知自己会在怎样的心情下走过那段绝望的日子。也就是从那时起,我终于静下心来玩弄笔墨。每当漆黑的墨流进同样泛着柔光的漆黑的砚上的时候,我的无论是烦躁不安还是欢愉不已的心情,都会在瞬息之间变得平静又庄严。空空如也的屋子,亦因纯净的墨香而更加澄明,更加肃穆。再后来,我看到了一个美术老师的屋子,那本平常无奇的小屋,却因她聪慧过人的修饰变得异常美好起来。此后,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风景之于人,是个见仁见智的简单理解。那么我们何必纠结于贫瘠,苦恼于索然。上天给予我感受贫瘠的机会,我便要努力在它索然的日子里,绽放最美丽的笑容。

 “瞻顾遗迹,如在昨日,令人长号不自禁。”思念故亲,堂堂男儿亦泪沾衣襟。我生命的初期,是在年已七旬的外婆的照顾下度过的。至今,仍有一些挥之不去的场景,于梦中悄然闪现。那么真,那么真。我推开雕花的木门,眼前是一个庞大的老式黑色木柜,柜上整齐地摆放着些年代久远的物件;左边的土炕上,歪着身穿黑色大襟棉袄、裹着小脚的外婆,只留给我一个背影,外婆身上没盖被子,我知道,她在静静地玩纸牌,黑釉的枕头,衬出老人家花白的银发,我伸手就可以触到绑了葫芦的灯绳;右手边的墙上,挂了一幅庞大的字,内容已记不清楚了,只模糊记得有“女人心”字样,墙下是个陈旧但整洁的沙发,坐在上边可以看见窗棂上外婆亲手剪出的细致的窗花……那是我住了十年的地方,那十年,曾是那样漫长。而今,几近两个十年过去,最初的十年闪现在梦里,不过一瞬。上周,讲到韩愈《祭十二郎文》中“敛不凭其棺,窆不临其穴”时,几乎潸然泪下。脑中便浮现出外婆下葬的那天,九岁的弟弟跪在距离墓穴最近的地方,哭得可怜到发抖的样子。也许,弟弟早已忘记了那一幕,但我却早已将它放在了记忆里,永不忘却。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同事喜欢“亭亭如盖”,她能品出暗含其中的悲苦与辛酸。而我这个愚钝之人,是在讲到这里的瞬间,脑中才闪出一丝感触,几个人物。年迈的巴老、优雅的萧珊、欢蹦乱跳的包弟,甚至于《筑草为城》里的杭家儿媳、得荼、得放,那双不合时宜的高跟鞋……所有与之相关相似的情节一涌而来,令人茅塞顿开,不吐不快。几个女生,在回忆了巴金的变迁,听完我的叙述之后,眼里闪现出晶莹的光彩。我心甚慰啊!

古人讲:“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我想,这是很有道理的。若没有同事的竭力推荐,我怎能在瞬息之间有如此滔滔之感慨。不过,写东西写出这么多伤感来,的确令我始料不及。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使君原是此中人-----读苏轼《浣溪沙》

  

下一篇:kindle Unlimited包月阅读,你会为此买单吗?

  

本文标题:缘起项脊轩  梦断枇杷树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00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