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使君原是此中人-----读苏轼《浣溪沙》

使君原是此中人-----读苏轼《浣溪沙》

作者:烟雨芦荻 2016-02-19 17:16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薄薄一本竖排版的《唐宋词选释》,被我翻看了若干遍仍不觉乏味,反而越读越有味了。论理,我们的书架上此类书籍不少。因着我的喜爱,闫某每每去旧书摊都会给我淘回来几本这类书籍。加之爷爷留给爸爸,爸爸又送给我的书,我的竖排版书籍就多了好些,且互不重复,相映成趣。 初读古诗词,我甚喜李白的狂放和桀骜,;后来,我体会到了杜工部的沉郁,常为他的深情而伤怀不已;再过了几年,接触了花间的浓艳,易安的凄楚,辛幼安的壮志难酬,我有了自己的方向,就像经历过跌宕起伏终于回归平静一样,我开始喜欢陶潜、王维、苏轼了。 我佩服他们对

  薄薄一本竖排版的《唐宋词选释》,被我翻看了若干遍仍不觉乏味,反而越读越有味了。论理,我们的书架上此类书籍不少。因着我的喜爱,闫某每每去旧书摊都会给我淘回来几本这类书籍。加之爷爷留给爸爸,爸爸又送给我的书,我的竖排版书籍就多了好些,且互不重复,相映成趣。

  初读古诗词,我甚喜李白的狂放和桀骜,;后来,我体会到了杜工部的沉郁,常为他的深情而伤怀不已;再过了几年,接触了花间的浓艳,易安的凄楚,辛幼安的壮志难酬,我有了自己的方向,就像经历过跌宕起伏终于回归平静一样,我开始喜欢陶潜、王维、苏轼了。

  我佩服他们对日常细节信手拈来的功底,更倾慕他们广博温暖的情怀。他们的诗词大都不壮烈,但却能给我以壮烈无法给予的超凡脱俗的宁静。要说王维,我最喜欢“人闲桂花落”之句,我可以透过诗句窥见诗人拈花一笑的淡然,甚至在方正的文字里嗅见钟南山清新缈远的夜风里甜甜的桂子香气。

  说起苏轼,凡他的诗词我都愿多读几遍。这不仅仅因为他有着令人扼腕的身世,更重要的是他的诗歌里有着给人醍醐的力量。这几日,我就浸在他在元丰元年所作的这几首《浣溪沙》里,体验了一次“诗意化的农耕生活”。

  然而,提及“诗意化的农耕”,最出名莫过于陶潜。但我认为陶潜重在白描,苏轼却给予了农耕更多的艺术加工。到底是晚了好几个朝代的人,苏轼也算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写诗填词的人了。他的诗词好在“巧而不露”,叙述自然亦不失聪慧,诗人能将随意一瞥、寻常景象巧妙入诗并不露修饰的痕迹。一见其情深而手到词来,二见其功夫的确道地,三见其淡泊与清明。

  农耕的文明,在于野村宿雨信手即可入诗。人们都活在画里,只要略微心思纤巧些的,就可以清清嗓子吟出一首诗来。而今的人类,想要找寻些许原始的影子,须得驱车前往,热热闹闹准备半天甚至更久,兴冲冲在桃林溪涧匆匆留影,又要盘算着回家的旅程,将堵车、意外的时间算进去,赏玩的时间亦所剩无几。哪里来的作诗饮茶的兴致?农耕的文明就这点好处,出门就是桃林溪涧,取一破壶汲水,拾几根干柴燃火烹茶,尽情享受山林野风与潺潺流水带来的惬意与舒适。做起诗来自然毫不费力。“簌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缲车,牛衣古柳卖黄瓜”,这是何等的朴素与繁盛!“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熏”,这是何等的清澈与清香!“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潇潇暮雨子规啼”,这又是何等的旷达与洒脱!

  写诗唯真,读诗唯静。苏轼的真,是千古有名的。他的生命很有韧性,乐观放达,随遇而安。惟其如此,才成就了他的千古诗名。他感叹“何时收拾耦耕身”,足见其对田园风情的留恋与神往。当然,他是一个失意的文人,更是一个诗意的农夫。他羡慕农人的简单快乐,不禁重申“使君原是此中人”,可见他的韧性是有归宿感的,那种能够给予他归宿感的力量来源于乡土。浩浩黄土,是足以包容一切荣辱、叛逆、悲戚的母体。它就像慈母,能够包容桀骜的儿子一切的罪过,更能唤起疲惫的游子深深的皈依之情。

  经历是一笔财富,对苏轼如此,对我们亦是如此。不同的是有些人在经历中强大,有些人在经历中异化。苏轼的真、农耕的苦与乐、天地的广阔无垠,在东坡的笔下变成小令,叮叮咚咚如风铃一般敲击着后人在钢筋水泥里逐日木讷的灵魂。放翁曾云“素衣莫起风尘叹”,然吾辈终难及先辈的毅力,所以仍需他们的诗词来时时警醒,方不负他们遥远的嘱托。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当时只道是寻常

  

下一篇:缘起项脊轩  梦断枇杷树

  

本文标题:使君原是此中人-----读苏轼《浣溪沙》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00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